他們再往上遊走,隻見有一小片蘆葦叢,戰船藏在裡麵,一共有五十艘。

蒙濟還帶來了一百多潁川的水兵,在這裡駐紮好,就等白仲的到來和安排。

這些戰船,冇有白仲想象中很高大的那種,一艘船上大概能乘坐五十多人,甲板放著有一種強弩,船首裝有衝角,這種船叫做突冒,主要是用來撞擊敵人的船隻。

水上作戰的方法,一般是先用弩射,再進行接弦戰鬥,最後是登船格鬥,甚至可以用這種叫做突冒的戰船,來衝擊敵人的船隻,達到殺敵的效果。

白仲簡單地看了看戰船,道:“水兵先上船,熟悉操作這些戰船,庚武你帶領鐵鷹銳士,和南郡的水兵一起訓練,等到李信他們回來了,再渡河攻打上蔡。”

南郡的水兵首先登船。

庚武帶領鐵鷹銳士,過去和水兵的三個二五百主交涉,商量如何在水上訓練。

白仲帶人退出蘆葦叢,在外麵紮營休息,同時讓人去準備大批木材,還要製造浮橋,準備用戰船和浮橋一起,強渡汝水,強攻到河的對岸。

軍營剛駐紮下來。

又有斥候連忙走來說道:“將軍,南邊發現楚軍的斥候,一共有二十人,我們活捉了七人,剩下的讓他們逃了。”

“第一都尉的人,追上去把剩下的斥候殺了。”

白仲並不想他們的具體位置,以及作出的部署,讓楚軍那邊的將領知道了。

嬴淑喝道:“跟我來!”

她度過了姨媽來的那幾天,終於恢複女漢子的本性,帶領部下的人,把逃出去的十三個楚軍斥候全部殺了。

同時,白仲在河岸四周,安排第一都尉的人佈防。

楚軍的斥候回不去,肯定還會再派出斥候渡河打探訊息,到時候來多少就殺多少,古代的戰爭,訊息也是極為重要,秦軍的訊息動向無法傳回上蔡,那麼楚軍會很被動。

傍晚的時候。

李信那邊終於又有訊息傳來,就說他們正在趕來途中。

“李信還有多久能到?”

白仲看完訊息便問。

傳信的人說道:“按照目前的行軍速度,明天下午能到。”

既然明天能到,白仲腦海裡規劃了一下,決定後天強渡汝水,揮手讓這個送信的人下去休息,再去看看鐵鷹銳士他們,如何水上訓練。

銳士們都是軍中精英,學習能力很強,不過數個時辰,大部分人已經學會如何遊泳,剩下那部分冇有學會的,還在練習潛水,以及各種遊泳的動作。

“今天儘可能都學會遊泳,明天開始,跟南郡水兵學習如何在水上佈陣和殺敵,適應水上作戰。”

白仲站在岸邊說道。

就算有人會暈船,也得儘可能地適應。

既然成為鐵鷹銳士,必須什麼都學,途中無法退出,敢提出離開,一律按逃兵處置。

不過這一次水戰,他並不打算讓鐵鷹銳士直接參與進去,隻是派部分人到戰船上,跟隨水兵迎擊敵人,如果楚軍冇有戰船,就最好攻打,如果準備有戰船,可能會麻煩一點。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下午。

李信和章邯的部隊終於趕到,並且送上攻打重丘的結果。

城池拿下來了,陣亡的士兵隻有數百,可以說是大勝,足以證明他們的能力不差。

戰功之類的,也都送到白仲這裡統計。

“戰功先記錄下來,拿下上蔡,一起論功行賞。”

白仲宣佈道:“你們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渡河攻打上蔡。”

——

上蔡城外。

兩萬多楚軍在這裡集結。

下相項氏世代為楚國貴族,族中子弟,基本都為楚國將領。

楚國貴族保衛楚國,不僅為了家國,還為了他們貴族的利益。

在淮陽郡駐軍的將領,就是項氏的項梁,得知象禾失守,便判斷秦軍下一步的動作,不是上蔡就是平輿,而上蔡距離象禾、重丘二城最近,渡過汝水就能攻城。

他認為秦軍首先攻打上蔡。

楚軍在淮陽的主力,都駐紮在岸邊,正等待秦軍到來,嚴陣以待。

此時已經晚上了。

“將軍,下午派出去的斥候,全部都回不來。”

一個裨將走進帳篷說道。

這也是項梁第一次作為主將領軍作戰,所做的很小心翼翼,派出了不少斥候渡河打探訊息,哪知道一個都回不來,肯定被秦軍發現,然後被殺了。

“秦軍應該來到了岸邊。”

項梁沉吟著說道:“最快會在明後兩天渡河,既然他能殺我們的斥候,肯定料到我們會在岸邊嚴陣以待。”

“傳我軍令,調用部分戰船過來,越多越好。”

他考慮到最後,認為秦軍不會冇有任何準備。

絕對不能放鬆警惕。

那個裨將得令,馬上便去安排。

項梁一直皺著眉頭,自己人生的第一戰,壓力有點大。

他已經打探清楚,這一次攻入淮陽的是秦將白仲,此人這幾年聲名大振,滅韓、滅趙,都有其身影,據說還殺人如麻,隻要是戰場上的敵人,能殺的基本不會心慈手軟。

第一次作為主將,就對上這種狠人,他的神經繃緊,繼續下令讓全軍加強警惕,防止秦軍在彆處渡河,或者有什麼陰謀詭計。

很快,天亮了。

“將軍,戰船來了!”

昨晚的裨將在帳篷外麵,把項梁給吵醒。

他趕緊到岸邊,隻見十多艘戰船停靠在一旁,這才稍稍放心。

汝水沿岸,一直很平靜,冇有秦軍偷渡的訊息,平輿那邊同樣如此。

也就是說,秦軍決定在上蔡西邊,強渡汝水,要和他們硬碰硬。

對付敵人渡河,最好的方法就是半渡而擊之,項梁已經讓人準備好大量的弓弩,現在戰船也來了,隻要秦軍敢渡河,他就有信心讓秦軍葬身汝水,過不了這條河。

“將軍,又有船!”

就在此時,一個楚軍士兵指向上遊。

“哪裡還有船?”

項梁疑惑地抬頭往上遊看去,突然渾身一震。

那些戰船,都是突冒,在船首處,還插著秦軍的黑水龍旗。

“那是秦軍的戰船!”

有裨將驚訝道。

秦軍還準備有戰船,數量比他們的還要多。

五十艘突冒,順著水流直衝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