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軍的營地,就在城外駐紮。

白仲首先安排人在外麵警戒,防止被楚軍偷襲。

秦國已經滅了韓趙兩國,還把燕國打得半死不活,這些楚軍當然是知道的,他們看到大批秦軍就在城外,隻敢警惕,不敢出城偷襲,在絕對實力差距太大的前提之下,除了派人回去請求支援,就是堅守城池,不能輕易出戰。

回到軍營內。

“你怎麼了?”

白仲發現嬴淑捂住肚子,貌似不太舒服那樣。

嬴淑瞬間滿臉通紅,低聲道:“隻是有點不適。”

“傳醫卒來!”

白仲擔心地說道。

女漢子可是大王的妹妹,如果在自己軍中發生什麼事,可能會挺麻煩,他不敢隨便。

“不用!”

嬴淑連忙搖了搖頭,坐在一旁說道:“我休息一會就好,你彆管我,快讓醫卒回去。”

白仲不放心地追問:“你到底怎麼了?”

但是看她滿臉通紅的樣子,又不像生病,現在還未打仗,不可能受傷。

白仲能夠看出來,她肯定從嬴政那裡得到了自己的長生訣,並且順利地修煉,這樣不容易生病,現在她的表現很奇怪。

嬴淑想了好一會,臉色更紅,無奈道:“你都成親了,還看不出來,我怎麼不舒服?”

看著她捂住肚子的動作,白仲終於反應過來,應該是女人那幾天的情況來了,關心道:“你應該提前告訴我,先留在南郡休息,現在你這樣,還在軍營裡,會很麻煩!”

在這個年代,姨媽來了,確實很麻煩。

尤其在軍中,隨時需要行軍打仗。

嬴淑不再說話,埋頭在膝蓋上,不知道如何麵對白仲。

害羞那是肯定的。

“痛嗎?”

白仲問道。

“有一點!”

嬴淑輕聲道。

白仲建議道:“你先輕輕地按摩肚子,我再想想辦法。”

在軍營裡麵,痛經還能有什麼辦法?

全軍當中,隻有她一個女子。

“多喝熱水!”

白仲想到後世這句至理名言,趕緊讓後勤去燒熱水,這裡又冇有糖,隻能是熱水了。

好一會之後,他端著一碗熱水走進嬴淑的帳篷,叮囑道:“不那麼燙的時候再喝,會舒服很多,如果還痛,你就喊我,再想想辦法。”

說完了,他覺得不合適在她的帳篷內逗留太長時間,放下熱水趕緊離開。

嬴淑瞪大雙眼,好一會後端起水喝了兩口。

肚子瞬間暖洋洋的,舒服了好多。

最近修煉出來的長生真氣,在此時主動運轉起來,不再那麼痛了。

“這個傢夥,其實還挺好的!”

她捧起熱水,心裡想著白仲,可是想到自己的情況,又十分難為情,很快再次滿臉紅暈,害羞地低下頭去。

其實女漢子也會害羞。

白仲冇有她想的那麼多,從帳篷裡出來後,讓人準備一下明天攻城的事宜。

象禾這座城,守衛的力度不強,隻需要雲梯,即可拿下。

第二天早上。

白仲下令擂鼓進攻。

戰鼓的聲音,轟隆隆地響起。

這是他第一次作為主將,領兵攻城作戰,以前是跟在王翦父子麾下。

但是,他冇有緊張,而是很自信。

“贏都尉留下來,所有短兵留在軍中,保護贏都尉。”

白仲看向前方的城樓,下令道:“蒙恬攻打南門,王離攻打西門,進攻!”

“唯!”

命令傳下去之後,蒙恬和王離快速領兵出動。

鐵鷹銳士冇有出戰,任囂和張唐二人,同樣冇有,都跟在白仲身邊,遠遠地往前麵的城池看去。

蒙恬和王離二人都能明白,將軍這是要培養他們獨立領軍攻城的能力,此時一點也不敢怠慢,快速往城樓靠近。

象禾城上。

楚軍慌張地拿出弓弩往下射擊,但是秦軍的士兵,全部舉起盾牌,擋住箭雨靠近,很快雲梯就搭建在城樓邊緣上,雙方第一梯隊的士兵,在各自的將軍指揮之下,開始攀爬城樓。

蒙恬在城下指揮士兵攀爬,王離卻親自帶隊殺上城樓。

象禾是一個小縣城,裡麵的守衛不多。

秦軍同時在兩邊城門發起進攻,守衛不得不分開防禦,隻要分開就會導致兵力不足,很快被秦軍殺到城樓上。

“進城!”

蒙恬看到自己這邊的城門已經打開,趕緊帶領第二梯隊的士兵殺進去。

王離親自殺入城內,同樣打開了城門,帶領大軍攻打進去。

“投降的士兵,全部殺了!”

白仲繼續傳令。

“殺!”

蒙恬和王離齊聲說道。

喊殺的聲音,在城內此起彼伏。

但是持續也不久,因為守城的人隻有八千多,輕鬆地被滅了,隨後秦軍全部進城,接管這裡的一切,並且把原本的縣令殺了,安排自己的人在這裡留守。

在這同時,白仲還快速讓人傳信去南郡,讓寧騰安排部分秦吏過來,接管所有政務。

作為軍中主將,他還要稽覈戰功。

對於大夫以下的爵位,隻要確定戰功無誤,他是有權力封賞,以上的就需要上報回去,等秦王及其身邊的人決定。

他們隻負責打仗,攻城略池之後,後續的管理會有專門的人來負責。

做完了這些,白仲再寫了兩份書信,一份去鹹陽給嬴政,另外一份給王賁,好讓王賁及時作出判斷,何時出兵打入魏國。

最後,白仲在城內找了一個婦人,暫時照顧嬴淑。

“我不需要!”

嬴淑倔強地搖了搖頭。

白仲堅決把婦人留下來,離開象禾時,再把人放走,隨後回到自己的帳篷內,默唸:“打開屬性麵板。”

宿主:白仲

等級:5

成就:中更、五官都尉、屍橫遍野

功勳點:79

功法、技能:長生訣、墨子劍法

特殊能力:狂暴(高級,200%)、狂戰(高級,126%)、輝月(初級,255%)、奴役(中級,260%)

這一場仗打下來,戰功的轉化隻有79,其實還太低了。

這裡的敵人太少,還不夠他們殺,不過打入楚境,殺敵的機會更多,象禾隻是一座小縣城。

“係統,全部加點奴役。”

“加點成功,奴役成功率提升到18%。”

聽到係統的播報,白仲隨手把麵板關了,接下來想到李信和章邯那邊的情況,趕緊派人去聯絡他們

萬一他們拿不下重丘,他就要儘快前去支援。

軍中唯一心情不太好的人,隻有昌平君熊啟,不過他極力地掩飾自己的情緒,甚至還去恭喜白仲,順利地拿下第一座城池,表現得自己對楚國冇有任何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