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卿你這東西,該如何看?”

嬴政接過長生訣,迫不及待地看一遍,很尷尬地發現自己根本看不懂,無論是上麵的文字還是圖形,都看不懂。

白仲說道:“如果大王相信臣,接下來由臣來教大王如何練。”

其實他還有點擔心,畢竟嬴政的年紀不小,不知道是否適合修煉,如果不適合,就把更簡單的煉氣術交給他吧!

煉氣術適應的人群比較廣,比長生訣更容易上手,不過成就應該不會太高。

嬴政考慮好久,問:“如果寡人日夜修煉這些,豈不是荒廢政事?”

這個時候的嬴政,對於求道長生之類的,還不是那麼狂熱,很快就把修煉和政務聯絡起來,認為政務和滅了六國比較重要,雖然也想活得更久,渴求長生,但知道輕重如何。

“隻要大王能找到竅穴,以後無須刻意修煉,平時睡覺坐立,甚至處理政務的時候,也可以修煉。”

白仲對這個,感受比較深。

剛開始他是每天晚上都會修煉一遍,後來發現不需要刻意這樣做,可以在無形之中,吸收天地靈氣,達到修煉的效果。

周鈺和白蘭她們,也是如此。

“竟如此神奇?”

嬴政心裡又是大喜,道:“寡人相信白卿,需要怎麼做,白卿你直接說吧。”

既然這樣,白仲也就不跟他客氣,首先指導他如何找到竅穴,感受天地靈氣的存在。

雖然嬴政錯過了最佳的年紀,但還是能找到竅穴,可以修煉長生訣。

經過一個多時辰,他終於感受到天地靈氣的存在,同時又覺得神清氣爽。

看到這裡,白仲知道自己應該做的,已經全部做完了,接下來任由嬴政修煉即可,最後會有什麼成就,得看嬴政資質怎麼樣。

“恭喜大王!”

白仲說道。

“這就是長生真氣的感覺,妙不可言!”

嬴政感歎了一句,回過神來後,連忙起來道:“白卿不用跟寡人客氣,是寡人要感謝你纔對。”

要說捨命相救和獻出世界地圖,嬴政對白仲的信任提升到一個高度,現在教他如何修煉和延年益壽,信任度直接翻倍。

如果是其他人,就算知道延年益壽的法門,也不一定會獻出來。

白仲和很多人不同。

想到這裡,嬴政覺得白仲算是自己的師父,對白仲作揖一禮。

白仲趕緊回禮:“大王,使不得!”

“這是寡人應該的!”

嬴政感激道:“以後隻要寡人還在,富貴名利,白卿舉手可得!”

“多謝大王!”

白仲朗聲道。

接下來,把修煉的細節,全部和嬴政細說之後,白仲便請求離開。

等到他走了不多久,嬴淑從大殿後麵走進來。

“大兄!”

有其他人在的時候,她一般稱呼大王,私底下隻有他們了,自然是兄妹相稱,問道:“大兄有何喜事?笑得好開心。”

嬴政回頭看去,笑道:“剛得到一個好東西。”

嬴淑走過來道:“我也得到一個好東西,專門來獻給大兄的!”

說罷,她將煉氣術拿出來。

這是她記下來後,再抄錄一遍的,白仲說過不準外泄,但她還是忍不住送來給嬴政。

“煉氣術!”

嬴政打開看了看,竟然又是一個修煉的法門,但是比長生訣簡單太多,訝然問:“小妹你這是從何處得來?”

嬴淑說道:“白仲給的,大兄你不要告訴他,因為他說過不能傳給其他任何人。”

聞言,嬴政哈哈一笑道:“原來又是白卿,寡人得到的好東西,也是白卿給的,你且看!”

嬴淑看到案牘上的長生訣,拿起來看了一會,發現是一個比煉氣術更好用的修煉方式,驚訝地問道:“真的是白仲給大兄的?”

“冇錯!”

“那個混蛋,還有比煉氣術更好的,居然不給我。”

嬴淑氣鼓鼓地吐槽,又道:“大兄能否把這個給我?”

嬴政難得的和顏悅色,平易近人道:“白卿冇說是否能傳給其他人,寡人不能隨意給你,不過你那過目不忘的本領,可以看一遍!”

“多謝大兄!”

嬴淑歡悅道。

嬴政哈哈一笑:“你的年紀不小,還像個小女孩一樣,以後如何找夫家?”

嬴淑一邊看,一邊迴應道:“那就不找了,以後我一直當大兄的護衛,幫大兄橫掃天下!”

“這就是親情!”

嬴政看著自己的妹妹,心裡不由得感慨。

自從當上秦王,把呂不韋、嫪毐等人全部解決之後,他也隻能在自己妹妹身邊感受到親情,扶蘇等兒子年幼時還好,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對自己有的隻是敬畏。

在朋友方麵,他認為隻有一個朋友,那就是白仲。

“白卿身上雖然充滿了秘密,但寡人不計較,我們是真誠的朋友,他幫了寡人那麼多,寡人不能隻讓他付出。”

嬴政心裡在想,又看了看嬴淑。

——

白仲不知道嬴政怎麼想,已經離開鹹陽宮。

回到家裡,他把出征的安排,和她們說了說。

然後,白仲在家裡,陪了她們三天。

時間很快,就到了出征那天。

墨家的事情,隻能繼續擱置,等白仲戰勝歸來再決定。

關於煉氣術,蒙恬他們已經背熟,並且開始修煉,初有成效,興奮得快要跳起來,白仲已經將卷軸收回,此戰結束,順便讓墨家的人也修煉,自己這個钜子算是儘心儘力了。

此時,白仲帶上鐵鷹銳士,還有李信和熊啟等人,出發先去武關,那五萬人留在藍田大營,交給王賁率領,武關還有八萬守兵,足夠他們橫掃楚國的淮陽郡。

不過走到藍田大營外麵,他們看到嬴淑帶著兩千人在此等待。

“贏都尉有何事?”

白仲好奇地問。

嬴淑說道:“大王說,讓我帶領第一都尉的人,跟在你身邊,以後我就是你的短兵之一。”

白仲問:“大王的安全怎麼辦?”

“大王說,有禁衛軍足夠了,我也不知道他為何要這樣安排。”

“既然這樣,一起走吧!”

白仲想了一會,也不好違背王詔。

章邯他們認為很奇怪,在想自己作為短兵的職責,很快要被公主搶走了。

“出發吧!”

白仲又說道。

他們走出關中,往武關的方向而去。

數天後,他們來到這個秦楚咽喉的地方。

武關扼秦楚之交,據山川之險,再往東邊走,經過伏牛山,就是寧騰所在的南郡。

想要攻打楚國北部,就得帶武關的兵馬,先到南郡,然後打入楚境,按照計劃,最終的目標是陳城。

來到蕭關,熊啟經常皺起眉頭。

他不想攻打楚國,更不想隨軍出征,奈何無法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