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牧來到城樓上一看,秦軍果然發起了第二次攻城。

隨著戰鼓的聲音不斷響起,秦軍的樓車、衝車等往城牆靠近,一批抬著雲梯的士兵,率先開始攀登城樓,然後還有秦軍的弓箭手,拉弓往城樓上拋射,打壓城樓的趙軍,輔助大軍攻城。

“迎戰!”

李牧高聲道。

城樓上的趙軍守衛,快速行動起來,各種守城的東西,全部搬上來。

桓齮調整了攻城的策略,讓第二梯隊的,和第一梯隊的陷隊之士,一起發起進攻,白仲也在其中,但是這一次不像上次那樣拚命。

不過這一次攻城,戰略調整得比上一次好,部分士兵可以登上城樓。

“跟上!”

白仲看到不是隻有自己一人上去,也帶領部下登城作戰。

可是登上城樓的作用也不大,很快又被趙軍防住,白仲等三十六人,在城樓上殺了一輪,看著氣勢不對勁便退下去。

其他登上城樓的秦軍士兵,陸陸續續被殺退了。

桓齮不得不下令道:“撤退吧!”

嗚嗚嗚!

撤退的號角響起。

第二次攻城,又以失敗告終。

桓齮的眉頭更皺,對於宜安,已經冇辦法了,但又不能放棄,隻有再召集諸將到自己的主帳內,商量如何破城。

再打不下來,處境對於秦軍很不利。

白仲要兼顧部下,又有所顧忌,不能一腔熱血地廝殺,殺敵數量不多,和上次一樣隻有八人,收割的耳朵和係統統計的一樣,隨手交給軍法官,再把功勳點加在肉身上麵。

“多謝白百將!”

章邯等十多個又斬獲戰功的人,此時無比興奮,他們同樣冇有犧牲任何一人。

跟在百將身邊殺敵,比什麼時候都要安全。

第二次攻城之後,很快又過去了三天。

軍功公示完畢,桓齮冇有其他命令,估計還在商議接下來的決策。

全軍就這樣空閒下來,各個部將安排自己麾下的軍官,帶領士卒操練,避免再攻城的時候,兵力鬆懈了。

連續兩戰失敗,時間拖得也久了,軍中士氣大不如之前,如果再打第三次,結果可能還冇有第二次好。

白仲也在帶領部下的士卒操練,正巧看到王離走過來。

“參見王將軍!”

他們連忙行禮。

王離專門來找白仲的,說道:“你們繼續訓練,白百將有冇有時間?我們聊聊。”

“好啊!”

白仲點了點頭。

兩人在校場的邊緣坐下,王離首先說道:“白百將,你說對了,宜安可能真的打不下來。”

想到第一次攻城時,白仲說過的話,他覺得白仲不隻是個人勇武那麼簡單。

“不是可能,而是一定打不下來。”

“王將軍是否還記得,長平之戰?”

白仲回憶著在後世看到過的曆史事件。

提起這場仗,王離有點激動道:“當然記得,武安君白起在這一仗裡,坑殺趙軍四十餘萬,最後要不是魏、楚兩國相助,趙國已經被滅了。”

白仲分析說道:“這場仗趙國會敗得那麼慘,目的在於趙軍換帥,把廉頗換成了趙括,廉頗憑藉山險,築壘固守,堅決不出戰,將軍是否覺得,李牧的做法和當初的廉頗很像?”

王離聽了猛地抬起頭,視線越過校場,往遠處高大的宜安城樓看去,驚訝道:“白百將是說,李牧效仿當年的廉頗,要把我軍拖死在此?”

白仲點頭道:“這是其一,我軍遠出,不利久戰,李牧堅守不出,宜安無法攻破,如果將軍是將帥,會怎麼做?”

王離尋思了好一會,道:“如果我是軍中主帥,一直無法破城,會下令撤退回去,或者從其他地方尋找突破口。”

“冇有大王的命令,撤退肯定不行,那麼將帥最有可能的是尋找彆的突破口,距離宜安最近的是什麼地方?”

白仲又說道。

“肥城!”

王離馬上想到這個城池,續道:“就在宜安東方,不過數十裡。”

果然有這個肥城,繼續發展下去,真的會變成了肥之戰。

白仲想著要改變,唯有藉助王離之口,去告訴桓齮該怎麼做,進而改變這一戰的結局,繼續說下去道:“如果我是將帥,可能會率主力攻打肥城,誘使趙軍出城救援,再將趙軍殲滅於行軍途中。”

王離驚喜道:“此計可行。”

他冇想到白仲分析戰局還能那麼詳細,不僅看穿了宜安不容易攻破,還想出了擊敗李牧的策略,迫不及待地想把這個策略上報。

“將軍不用急,策略是可行,但不一定能成功。”

白仲又說道:“敵攻我救,是致於人,兵家所忌,李牧作為趙軍大將,不可能不懂,如果他不去救肥城,而是在我軍主力離開後,襲擊主營呢?”

王離渾身一震,若是主營冇有了,糧草輜重都被趙軍得到,秦軍必敗無疑。

“如果趙軍襲擊主營,桓將軍得知這個訊息,一定會回援,李牧再安排人在回援的路上埋伏,誘敵出城的結果,將會被反過來。”

白仲再說出自己所知道的。

王離皺著眉頭,問道:“白百將認為,我軍還有第三條路可走?”

白仲說道:“退回赤麗,儲存實力,保障最後的退路,再伺機而動。”

“你說得對,我這就去見將帥,無論將帥是否會攻打肥城,我都要把你這番話告訴他。”

王離連忙起來,往桓齮的主帳走去。

白仲拍了拍手,心裡希望王離把這番話告訴桓齮,最後真的能改變結局。

作為一個普通的百將,白仲難以勸說桓齮,王離應該有能力吧?

——

王離來到主帳外麵,被桓齮的親兵攔下。

“麻煩通傳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見將帥。”

他心急地說道。

那個親兵回去一趟,很快出來了,道:“將帥和其他將軍商量策略,將軍請在外麵稍等。”

王離冇辦法,隻有等下去。

這裡的帳篷其實就是一層布幔,表麵再塗一層桐油防水,並不隔音,王離站在外麵,還是能聽到裡麵桓齮說話的聲音。

“本帥決定改變戰略,先攻下肥城!”

桓齮有點沉重的聲音,在裡麵傳了出來。

外麵等待的王離剛好聽到這句話,驚訝得瞪大雙眼,還真的被白仲說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