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把獎勵領取之後,章邯就回來了。

寧騰順利地離開,已經安全了。

新鄭的動亂,就這樣完全被平息,白仲冇有第一時間回去,蒙毅到來之前,他們會在這裡繼續穩住潁川。

等了大概有兩天。

蒙恬來報,說蒙毅就在城外。

白仲帶人出去迎接,他們很快又進城,一起往新鄭的衙署走去。

“白兄,從現在開始,潁川可以交給我,你們能回去覆命!”

蒙毅拱手說道。

白仲離開之前,把目前城內的情況,全部告訴蒙毅,然後撤出城門,回去鹹陽。

途中。

“你們都過來。”

白仲思來想去,還是把煉氣術拿出來,交給王離和蒙恬他們,叮囑道:“先背熟了,然後你們幾個人互相傳著來看,暫時不要泄露出去。”

“這個是……”

王離打開卷軸,就看到三個大字,好奇道:“煉氣術,什麼意思?”

白仲解釋說道:“你們想要實力更強,就按照上麵的方法來練,記得先全部背熟了,一個字都不能差那種,王離你先來,回到鹹陽之前還冇背熟,自己找我受罰吧。”

王離很自信拍著心口,保證道:“將軍你放心,今天之內,我就完全能背出來。”

“煉氣術,真的能讓我們變強?”

蒙恬問道。

白仲肯定地點了點頭。

這種煉氣的方式,能不能修仙他不清楚,但絕對能練出像內功這樣的東西,隻要有深厚的內氣加持,任何招式的威力都可以翻幾番。

比如蓋聶、月璃他們就會這些。

章邯說道:“我相信將軍!”

庚武附和道:“我也相信將軍!”

張唐和任囂連忙有所表示,將軍肯定不會害了他們,這個東西絕對有用處。

“行了,王離先背熟,然後你們自己排一下順序傳下去,全部背熟了再還給我,再琢磨怎麼練。”

白仲打斷他們的說話。

“唯!”

他們答應道。

“你們在聊什麼?”

嬴淑好奇地走過來,再看到那個卷軸,又一次問:“這個是什麼好東西?”

白仲笑道:“贏都尉不是說不想看?”

“不看就不看!”

嬴淑傲嬌地抬起頭。

他們數千人,很快走出秦嶺,已經快回到鹹陽,此時就在秦嶺山腳下紮營休息。

晚上。

士兵們各自做飯,軍營內很快升起炊煙。

嬴淑找到王離,期待地問:“那個卷軸,能不能給我看看?”

王離還在背誦,聞言回頭看去,拒絕道:“將軍說過,不能外傳,公主想看就找將軍吧,不要為難我!”

“我不會告訴他,你靜悄悄地給我看也不行?”

嬴淑還不死心。

王離搖頭,目前在行軍途中,這就是軍令,他們鐵鷹銳士令行禁止,絕對不能違背軍令。

“給贏都尉看看吧。”

便在此時,白仲走到他們身後。

嬴淑趕緊站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剛纔說好的不想看。

王離說道:“我還冇背熟。”

“王兄等會再背。”

白仲坐下來道:“既然贏都尉那麼感興趣,可以看一遍,不過要記住不能外傳,知道了嗎?”

嬴淑臉色緩和了一會,再也無法拒絕,答應道:“好吧!”

她如願地得到卷軸,認真地把每個字都看一遍。

煉氣術的內容不多,她很快看完了,還回去道:“行了,還給你們。”

接下來,嬴淑趕緊回到自己的帳篷裡。

過目不忘的本領,會的人不多,那麼巧嬴淑是會的,安靜下來之後,馬上回想起整篇功法的內容,很快發現有點不一樣,身邊好像有些什麼氣,可以被吸收進去。

吸得越多,人就越精神,狀態越好,手腳更有力氣。

“那個傢夥雖然討厭,但拿出來的都是好東西!”

嬴淑心裡嘀咕著。

作為大秦公主,她當然知道有些遊俠的手裡,會有一些武功秘籍,有修煉內氣、內息的方法,一直很想要,又一直得不到,冇想到白仲手裡也有,還那麼慷慨地拿出來給他們修煉,也給自己看看。

“王兄,剛纔注意到贏都尉的表情冇有?”

白仲問道。

王離有點疑惑地問:“什麼表情?”

白仲分析道:“我看她十分自信,看得也很認真,應該有過目不忘的能力,看一遍基本能記住卷軸上的內容,王兄你要加油啊!”

“什麼!”

王離連忙再攤開卷軸,保證道:“今晚我一定能行!”

他繼續不斷地背誦,連飯都不吃了,到了深夜的時候,反覆確定幾次,真的背熟了才交給章邯,隨後和嬴淑那樣修煉起來,頓時發現煉氣術奧妙無窮。

接下來,煉氣術如何傳,白仲不去理會,相信他們不會外傳就夠了。

不過嬴淑看向白仲的眼神,就有點不一樣,至於什麼不一樣,白仲一時間又難以描述。

再趕了一天的路,大軍終於回到藍田大營。

白仲帶領他們先回營地,然後回鹹陽,回家之前,到淩誌他們那邊看一看,發現印塊已經製造完畢,準備印刷《墨經》以及一些簡單的,用來識字的課本。

這個課本,也是他的建議,用來教孩子識字的。

淩誌他們暫時冇有其他疑問,成立學府之前,還需要把大量的課本準備好,還得繼續乾活。

白仲看過一遍,冇自己什麼事了,便在這裡帶一疊紙回家。

“良人終於回來了!”

周鈺開心地走過去迎接。

白仲揉了揉她的小腦袋,道:“這次回來,應該很快又要走了。”

“大兄還要去打仗嗎?”

白蘭有些失落道。

一般去打仗,都要離開好久才能回來,比如之前滅趙,一去就是大半年。

她們捨不得分開。

“冇錯!”

白仲回想一遍接下來的發展軌跡,新鄭之亂後,緊接著就是滅魏,自己應該會被安排到軍中。

簡單地安慰了她們好一會,白仲回到書房裡,攤開那些紙張,把長生訣抄寫一遍,還把那六幅圖畫出來,剛好完成這一切,白蘭就進來說可以吃晚飯了。

白仲收起那些紙張,丟到係統空間裡,明天另有用處,然後陪蘭兒、鈺兒她們用餐。

第二天早上。

白仲凱旋,必須去一趟宮中,彙報平亂的結果。

按照朝議的時間,他早早就到了章台宮的大殿內,又和王翦他們打個招呼,隨後嬴政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