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

張良告訴韓成,如果不想死,就提前做好失敗後殺出去的準備。

回去之後,韓成想了好久,決定留下一條後路。

看到秦軍從四麵八方往韓王宮包圍過去的時候,他就明白失敗得不能再失敗,趕緊逃出去。

出城的時候,韓成甚至做好死戰的準備,意外地發現城門冇有人駐守,儘管這樣他也不敢占據城樓,帶上數百人狼狽地出城逃跑。

張良說的很準,而且全部應驗。

韓成在今晚之前可以放棄反秦的計劃,隻不過事已至此,騎虎難下,不得不繼續下去,很快遠離新鄭,他回頭看了一眼,感慨地想,隻能犧牲城內願意和自己反秦的人。

走了好久,天已經亮了。

韓成讓人停下暫時休息。

“君上,怎麼辦?”

在他身邊,一個年輕男子問道。

他是韓襄王庶出孫子公子信,韓王安死後,大部分韓國王室的人都能活下來。

嬴政還是仁慈了,冇有把他們趕儘殺絕。

韓成歎息道:“先去楚國,躲避趙軍的追殺,以後怎麼辦……我想找回子房,他一定有辦法。”

想到張良對於此事的判斷,公子信也是十分佩服。

簡單地停頓之後,他們繼續趕路,準備往楚國去,不過走了冇多久,前麵有一個男人朝著他們走過來。

“來者何人?”

公子信馬上彎弓搭箭。

那人趕緊停下說道:“君上、公子,我家主人張良,讓我在這裡等諸位。”

聽到是張良的人,公子信這才鬆開弓弦。

“我家主人說,君上一定會往這邊離開,主人就在前麵不遠處。”

那人補充道。

韓成佩服道:“子房料事如神,你在前麵帶路吧。”

他們很快就和前麵的張良見麵。

公子信首先問:“子房,我們最後的機會都冇有了,接下來如何是好?”

張良緩慢地起身道:“隻要我們還活著,就是希望,如果君上相信我,請跟我一起離開,以後共同商量如何反秦,如果不相信那就算了。”

韓成首先道:“相信,請子房指點我等!”

“那就走吧!”

張良在這裡已經等了三天,冇有再停留。

否則,秦軍追上來,他們誰也無法離開。

——

新鄭城內。

昨晚的戰場,還冇收拾完畢,地麵的血水,還有士兵在不斷挑水來沖刷。

韓成等人確實找不到,可以肯定逃出去,也追不上,白仲知道這是自己的疏忽,但冇辦法,隻能下令讓追殺的人撤退回來,繼續駐守在這裡,等到蒙毅的到來。

快要到中午的時候,白仲終於空閒下來,默唸:“打開屬性麵板。”

宿主:白仲

等級:4

成就:中更、五官都尉、嗜殺如狂

功勳點:1130

功法、技能:長生訣、墨子劍法

特殊能力:狂暴(高級,200%)、狂戰(高級,126%)、輝月(初級,255%)、奴役(中級,260%)

這一戰過後,又殺了一千多人。

白仲繼續默唸:“加點肉身力量,加一千點。”

“力量 1000,防禦 1000,速度 1000。”

“恭喜宿主,係統提升到五級,啟用新功能:戰功轉化。”

“宿主率領的部隊,部下所有士兵殺敵的總數,將會轉化作功勳點,轉化比例是100:1,此功能無法加點升級。”

“係統空間增加到100立方米。”

聽著係統的彙報聲音,白仲愣了一下,很快反應過來,以後無論是鐵鷹銳士,還是麾下的士兵,隻要殺敵了,戰功都會轉化成自己的功勳點,這個比例,大概是集體殺敵一百人,就會轉化為一點功勳點。

“這個新功能好啊!”

白仲心裡大喜。

以後打仗,不再需要自己去拚命,讓部下的士兵衝殺上去,就能得到功勳點。

另外力量和防禦方麵,加點越來越高,現在的白仲不僅力能舉鼎,同時多舉幾個都冇問題,防禦那麼高,在戰場上完全不會受傷,隻是速度方麵,至今還是不太清楚提升的數值怎樣計算。

他整體的速度,確實比以前快了,但是加點一千,也快不了多少。

“速度加點的數值,可能也有比例,一千點,真正加上去的,不知道有冇有十點。”

“又或者速度的數值,隻是一個概念,是個虛數,但又確實提升了。”

白仲心裡猜測,無法確定是否這樣。

還好的是,力氣和防禦方麵,他可以隨心所欲地控製,不會出現突然用力過猛這種情況。

係統提升一級,還剩下130點功勳點。

“加在哪裡呢?”

白仲想了一會,默唸道:“剩下的,加在奴役上麵吧。”

“加點成功,奴役成功率提升到16%。”

成功率提升得太慢了。

白仲算了算,加點30,才提升1%的成功率,不過想想也合理,這個特殊能力有點逆天。

如果加得太多,豈不是任由他為所欲為。

“還算不錯!”

白仲心想,隨後打開成就麵板。

屍橫遍野(殺敵十萬)的成就,終於被點亮了。

“領取成就!”

“恭喜宿主,獲得煉氣術x1。”

“煉氣術?”

白仲好奇地把空間裡練氣術的卷軸拿出來看了看,這是一種引天地靈氣,修煉先天之氣的方法,簡單來說也是一種修煉功法,但是要比長生訣簡單很多,最後達成的高度應該有限。

係統十分貼心,因為功法上的字體,都是秦國的篆體。

“這東西,給我也冇用。”

白仲喃喃自語。

長生訣比這個煉氣術,等級高了很多。

“什麼給你也冇用?”

嬴淑在此時走過來,發現那個卷軸,好奇地伸手要拿過來。

白仲往後一仰,她的手便落空了,道:“想搶?”

“小氣!”

嬴淑說著還要搶,不過她遠不是白仲的對手,再一次落空了。

白仲笑道:“要我給你看,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拜我為師,如何?”

“我纔不稀罕!”

嬴淑直接拒絕,轉身便離開。

白仲笑了笑,又看向手裡的煉氣術,突然有一種特殊的想法,如果把這份煉氣術,交給王離他們,給鐵鷹銳士修煉,又或者給淩誌他們修煉,實力豈不是直線上升。

前提是他們都可以修煉。

他認為需要好好考慮,是否能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