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後,武備庫外麵,躺著數百具屍體。

大門之內,也倒下一百多人。

前來搶奪武器的叛軍,全部被殺了。

此時,又有一陣腳步聲傳來。

白仲他們以為是敵人,正要動手殺過去,但是為首那人趕緊道:“白將軍,是我們!又有兩千敵人往這邊趕過來,應該是來取走武器,剩下的已經在城內集合,隻要武器到手,韓成會馬上攻打城門。”

那個人,是其中一個二五百主。

白仲說道:“你留下八百人給我,然後去打開城門,點亮火把,再幫我傳令,所有守城的士兵,不需要防守,全部往叛軍包圍過去,一定要快!”

“唯!”

二五百主留下八百人,再帶上其他人離開,快速去傳令。

有武器的叛軍,隻是很少一部分,剩下的應該赤手空拳,或者拿起農具、木棍等作為武器,無法搶奪城門。

因此,韓成隻有攻取武備庫,纔有足夠的能力反抗。

“殺過去!”

白仲目送那個二五百主離開,隨後聽到一陣腳步聲靠近,帶兵直接迎著那兩千叛軍殺過去。

狂戰和狂暴,始終保持開啟狀態,影響著他身邊範圍內的所有士兵。

霎時間,戰意高漲。

很快,他們和敵人遇上。

“那是……秦軍!”

“秦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不好,我們被髮現了,快撤退回去!”

叛軍看到白仲帶兵殺過來,想都不想轉身就跑。

他們手裡隻有一些木棍,再看秦軍裝備精良,以及高昂的士氣,完全不能打。

“殺了!”

白仲高呼。

弓弩手首先上前,追著叛軍射擊,隨後步兵殺上去,深入叛軍之中。

新鄭的守衛士兵都很清楚,眼前的叛軍就是行走的戰功,隻要斬下一個人頭回去,就可以封爵一等。

他們大部分是韓人,是寧騰新招募的兵。

在這個時候,已經顧不上什麼,受到秦**法的熏陶,他們想的隻有戰功和爵位。

那兩千多人,擋不住白仲這九百人的衝殺。

最後全部被殺,無人能生還。

白仲抹去臉上的血水,提起刀說道:“他們在哪裡集合?”

一個五百主上前道:“回將軍,就在曾經的韓王宮城前麵。”

“殺過去!”

白仲還冇有殺夠。

他們九百人,直奔韓王宮而去。

與此同時。

“公主,城門打開,火把亮起來了。”

王離看著城樓說道。

嬴淑高聲道:“進城!”

他們快速集合,從黑夜中現身,走進城門。

城門旁,那個二五百主見了,連忙道:“公主、將軍,這邊!”

說罷他在前方帶路。

嬴淑看到城樓上,所有士兵都被撤下來,不解地問:“不用守城了?”

二五百主說道:“白將軍有令,包圍敵人即可,不需要再守城,因為他們絕對逃不出去。”

“走吧!”

嬴淑認為有道理。

敵人要造反,肯定先集合再作亂,他們現在前去包圍攔截,一個都逃不掉。

今晚的新鄭反秦叛亂,還冇開始,就註定了失敗,不可能成功。

韓王宮外麵。

白仲剛到這裡,頓時引起叛軍的恐慌。

還不等叛軍反應過來,白仲隻有九百多人,就敢直接殺入兩萬人之中。

他們殺了一陣,嬴淑終於趕來。

守城的士兵,以及鐵鷹銳士,還有那三千人,正在包圍截殺叛軍。

有部分逃跑的叛軍,剛衝出去,就被秦軍截殺。

這裡的兩萬多人,全部逃不掉。

另外也有叛軍丟下木棍、農具投降。

白仲不打算放過投降的人,指揮身邊的士兵,又傳下命令,一個不留都殺了。

“你就像個瘋子!”

嬴淑看到白仲殺敵那麼瘋狂,心裡竟生出一絲懼意。

白仲聽了轉過身來,隻是笑了笑,不過這個笑容滿是鮮血。

隨即,他踢起腳邊,一個叛軍用的鋤頭,往嬴淑撞過去。

嬴淑大驚,還以為他殺瘋了,連自己也想殺。

不過鋤頭從嬴淑身邊飛過,撞在身後一個要偷襲的叛兵身上。

“我這個瘋子,救了你一命。”

白仲哈哈一笑,提起刀繼續殺入其中,就像是一個隻知道殺戮的機器。

“你們找死!”

嬴淑怒了,提起長戟,跟在白仲身後殺敵。

她發現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隻要靠近到白仲身邊,就會戰意大盛,個人的整體實力也會隨之增強,一旦遠離,氣勢驟減,原因為何怎麼也想不懂。

廝殺進行到最後。

兩萬人,基本成了屍體。

蒙恬帶領鐵鷹銳士檢查戰場,給那些還活著的敵人補刀,再收割戰功分配下去。

白仲下令,讓王離帶兵把那些韓國貴族的家眷,全部捉了,先帶到衙署關起來。

他不殺那些家眷,但是嬴政應該不會放過,就算不全部殺了,也會拿去充當徭役,永遠隻能為奴。

“韓成呢?”

白仲說道:“把他的屍體找出來!”

一個二五百主回來說道:“白將軍,韓成好像不在這裡,我們包圍過來的時候,就看不到韓成。”

白仲不知道韓成長什麼樣,但他們是知道的。

誰也想把韓成的腦袋斬下作為戰功,但是從包圍攔截,到把敵人全殲,急切立功的他們,根本找不到韓成在哪裡。

“不在這裡?”

白仲想了好一會,問道:“新鄭城內,是否有一個叫做張良的人?”

這個二五百主點頭道:“是的,但今晚的叛亂,張家冇有參與進來,就在前不久,我讓人去張良的府邸看過,裡麵早已經空無一人。”

韓成不在亂軍之中,也冇有被殺,應該逃出去了。

張良在城內,但是冇有參與進來,府上的人早就跑了,似乎已經能預測到,叛亂會失敗,那麼韓成逃出去,會否也是張良的手段?

白仲猜測著,又考慮了好久,心裡佩服張良的厲害。

既然張良提前離開新鄭,接下來他會不斷地想辦法反秦。

他絕對是反秦第一鬥士。

“先去追!”

白仲有些後悔,早知道這樣,就留幾百人守住城門,現在四個城門都無人防守,韓成要跑,他們連可能逃跑的方向都無法確定。

如果是張良的安排,現在去追,應該追不上。

“唯!”

二五百主聽令,馬上安排人出城追殺。

其他的士兵,先在城內清掃戰場,處理屍體。

還有部分人負責統計全軍的戰功,層層上報,最後等著封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