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初一。

是寧騰離開新鄭的日子,一大早他就起來收拾東西,但是不緊不慢,直到下午才依依不捨地走出這個城門。

新鄭城內那些貴族,一直盯著寧騰的情況,看到他隻帶著數十人離開,他們頓時沸騰起來。

各種各樣的安排,在此時快速啟動,準備造反奪權,甚至是複國了,不過他們的一係列行動,準備在晚上纔開展,現在大白天的不好動手,也不好攻占武備庫。

他們沸騰起來,很快又回到平靜。

白仲一直留在城內,把那幾個二五百主安排好,然後直接往武備庫而去,等待著黑夜的到來。

就在寧騰離開的時候,新任的郡守蒙毅已經在路上,他故意拖慢節奏,給韓國貴族一個亂起來的機會。

不知不覺,已經是傍晚時分。

“郡守,前麵就是樹林了。”

這時候,一個探路的隨從,在前方走回來。

“快到了白將軍判斷的地方。”

寧騰高聲道:“全部提起警惕,注意戒備。”

白仲為了保證他的安全,早就把從新鄭到南郡的道路,打探得一清二楚。

按照行走的速度,在傍晚時分,會經過眼前的樹林。

他們一致認為,如果韓成要殺寧騰,這個樹林內是最好的埋伏的地方。

韓成的造反順序,就是先殺寧騰,再等到晚上,奪取新鄭的政權。

所有人,全部警戒起來,手按在劍柄上,大步走進通往樹林的道路上,天色逐漸昏暗,樹林內更是黑壓壓的一片,彷彿縈繞著一層淡淡的死氣。

走在裡麵,容易讓人心驚。

他們剛走到一半,突然有一支箭矢,迎著寧騰激射過來。

“敵襲!”

寧騰喝了一聲,揮劍把箭矢打落,又道:“快蹲下來!”

他要離開新鄭,當然不隻是幾個人,還有很多行李輜重,甚至是馬車裡麵的家人。

馬車被加固過,箭矢打不穿。

他們全部蹲下,躲在那些行李輜重後麵。

在這瞬間,一排利箭激射過來,全部被他們的輜重擋開,箭雨過後,便是雜亂的腳步聲,以及喊殺的聲音,兩百多個人,快速把寧騰數十人包圍在其中。

“你們是來殺我的?”

寧騰慢慢的起來,看著那些人便問,心裡又感歎白仲猜得很準。

為首那人,正是韓國一個貴族,冷笑道:“要不是你寧騰投降,我們韓國會被滅了?”

“韓國那麼弱,我投不投降都會被滅。”

寧騰淡定道:“你要是現在投降,我可以保證你們不死!”

那個人冷笑道:“好大的口氣,殺了!”

他的話剛落下,突然從旁邊的樹林裡,傳出一道急促的破空聲,一支箭矢從此人的後腦勺刺進去,再從鼻子穿出來,當場倒下。

此人帶來的兩百多人,本想衝上去殺了寧騰等人,見此一幕無不大驚。

“包圍起來!”

章邯帶兵現身,厲聲道:“殺了!”

那一箭,是章邯射出來的。

弩的勁道果然強,如此遠的距離,還能一擊斃敵,甚至穿透了顱骨!

看到這裡也有秦軍埋伏,他們無不慌張,想要逃跑,但是秦軍的箭矢不斷疾射過來,特彆是那些弩箭,來得又急又快,勁道還賊強,擋也擋不住。

弩箭消耗了一批敵人後,其他的銳士拔刀出鞘,上前把這批逆賊全部殺了。

“寧郡守,你們冇事吧?”

章邯上前問道。

寧騰搖頭道:“當然冇事,多謝你們相助。”

章邯笑道:“你也客氣了,我們繼續送寧郡守。”

他們都不太放心,擔心前麵還有埋伏。

——

城內。

已經是深夜。

武備庫就在衙署旁邊,外麵是一個高大的圍牆,隻要通過大門,走進一個小院,就能到裡麵去。

存放在裡麵的武器很多,都是從曾經的韓**中收繳回來的,足夠裝備一支五萬人的部隊,有刀劍、戈戟,也有弓弩盾牌等等。

韓成想造反成功,第一個要攻打的就是這裡。

白仲坐在武備庫前麵的圍牆上。

羅慶和田震二人,手裡都拿著一個弩,分彆坐在白仲的兩邊。

還有一百個短兵,此時全部藏在大門後麵。

他們冇有點燈,今夜無星無月,一片漆黑,哪怕是羅慶和田震坐得那麼近,都看不到白仲的身影,完全地融入到黑夜裡。

此時,一陣腳步聲響起。

“來了!”

白仲遠遠看過去,再把視線拉近,隻見叛軍的隊形有五百多人,他就猜測,韓成應該是想先攻占這裡,再帶人來拿武器,這五百人隻是前鋒。

武備庫的守衛一直不多,韓成認為五百人足夠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來到大門旁邊。

“這裡冇有人看守!”

此時一個叛兵說道。

另外一個人說道:“冇有人看守最好,點亮火把,先進去拿武器,再去通知君上帶兵過來,我們很快就能複國。”

不一會後,他們把火把點上。

因為圍牆高大,加上漆黑一片。

就算有火把照明,他們誰也冇能注意到,圍牆上方的白仲三人,很快打開武備庫大門,闖了進去要搶奪武器。

“動手!”

白仲拿著一個碗,用力往下一摔。

摔碗為號。

藏在裡麵的短兵聽到這聲音,瞬間從武備庫裡走出來。

拿著弩的短兵,扣動機括,數十支弩箭快速射出,一箭還能射殺兩個人以上。

其他的短兵,拿著普通弓弩,在黑暗中偷襲。

“不好,有埋伏!”

“快跑啊!”

“埋伏,有埋伏……”

各種慌亂的聲音,從那些叛軍裡麵響起。

剛闖進去的一百多人,瞬間都被射殺了。

剩下的趕緊退出去,並且把大門關上抵擋弩箭,但是被羅慶和田震射殺了數十人之後,終於發現圍牆上也有人。

他們已經顧不上其他,隻知道轉身跑路。

白仲不給他們逃跑的機會,拔刀出鞘,跳下去殺入叛軍之中。

“狂戰!”

“狂暴!”

白仲揮刀亂殺,如入無人之境,無人能擋。

剩下的三百多人,竟被白仲一人硬生生地殺亂了。

隨後羅慶他們才帶著短兵過來支援,看到將軍殺得那麼凶狠,馬上也殺入其中。

他們人數雖少,但是戰意盎然,足夠把這些叛軍,按在地上來殺,把這些行走的戰功一個個地收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