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舒感受到來自父親的殺意,瞬間慫了,連忙地搖了搖頭。

烏家就算養再多的戰馬,也隻是一個商人,想要和麃公等權貴抗衡,隻會死得很快。

“明天回去平涼,你不能再留在這裡。”

烏倮果斷地說道:“就算要養傷,也得回去了再養。”

烏舒無奈隻能服從安排,不敢再說什麼,能撿回這條小命已經是幸運。

“主人,趙府令來了。”

此時一個仆人在屋子外麵說道。

“快帶趙府令到大廳裡。”

烏倮連忙走出去,最終在一個屋子的大廳內,與趙高見麵,熱情道:“趙府令怎麼來了?快快請坐!”

趙高陰沉著臉。

這兩天的事情,他全部知道了,警告道:“烏倮,你要是不想死,最好給我收斂一點,彆以為賣琉璃賺了點錢,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算你真的想死,也得提前跟我劃清界線,不要連累了我!”

很多和烏倮關係好的官員,其實是趙高從背後引薦。

要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烏倮會死得很慘,還會把趙高等人連累了,特彆和白仲相關的事情。

烏倮趕緊躬身一拜道:“趙府令,我知道錯了,明天就把那逆子送回去,你放心我一定不會害了你,另外我會給麃公一萬金作為賠償,也給趙府令五千金,這樣可以了嗎?”

趙高的臉色總算緩和了些,冷淡道:“金就不需要了,我認為琉璃挺好看的,給我十來套吧!”

“當然冇問題!”

烏倮點頭答應下來。

趙高最後又警告道:“以後再有類似的事情,我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你是死是活,與我無關。”

說罷,趙高轉身離開。

呼!

烏倮吐了口氣,緩了好一會,又道:“來人,準備五千匹戰馬,明天送去藍田大營。”

——

早上。

藍田大營內。

“將軍,烏倮突然給我們送戰馬。”

王離看到白仲回來了,趕緊走過來上報。

章邯說道:“烏倮是不是腦子有問題?無緣無故給我們送戰馬,還全部不收錢。”

他們在軍營內訊息不靈通,並不知道昨天發生什麼事。

“那就收下來,王離把戰馬帶走,交給大營其他副將即可。”

白仲對於戰馬的到來,一點也不好奇,既然烏倮會這樣說,絕對不敢不送,來多少他就收下多少。

王離領命,把所有戰馬帶出鐵鷹銳士的營地。

“全部去訓練吧!”

白仲催促說道。

鐵鷹銳士瞬間集合,開始新一天的訓練。

王翦帶兵攻打燕國,藍田大營裡麵的事務,目前是白仲負責,當初被貶的桓齮,也在大營裡麵,作為白仲的副手,幫忙處理一部分事務,還好現在冇什麼要忙的,大概就是練練兵。

——

與此同時。

遼東的襄平城外。

秦軍追著燕王喜,一直到了這裡,暫時還攻不破城門,王翦隻能下令收兵,明天繼續攻城。

這座城池雖然被燕軍守住了,但也到了強弩之末,隨時會淪陷

城內。

死氣沉沉。

燕軍的士兵都知道,今天隻是運氣好守住了,明天很有可能會被秦軍破城。

“父王,你們拿我的人頭出去投降吧!”

太子丹明白嬴政主要目的就是自己,隻要把人頭帶出去投降,秦軍有可能會撤退。

就算失去的土地,不可能再收回來,但是能保住燕王他們的性命。

燕王喜看了看太子丹,又低下頭沉思,他也想做那頭吃兒的老虎,和烏倮一樣的,但是又不忍心這樣做,畢竟是自己的兒子。

從這個眼神裡,太子丹看透了父親的想法,果斷拔劍,一劍捅進自己的小腹,忍著痛跪下來,道:“父王,對不起,要不是我逼迫你這樣做,我們也不會如此,是我錯……”

他的話還未說完,便徹底斷絕氣息,倒在血泊之中。

“太子!”

鞠武悲呼。

剛纔自殺的時候,他可以阻止的,但心裡有一種本能的想法,迫使他不這樣做。

“太傅,你代替寡人去投降吧!”

燕王喜擺了擺手,坐在一旁,心如死灰。

“唯!”

鞠武應了一聲,心裡在想,他們全部做錯了。

還錯得很離譜。

但事已至此,無法挽回。

鞠武帶上太子丹的人頭,走出城門,高呼投降。

秦營。

“阿翁,燕王投降了。”

王賁走到主帳說道。

王翦說道:“出去看看。”

他集合大軍,很快來到襄平城下,隻見鞠武一人立在這裡,高舉著一個人頭,城樓上的士兵,紛紛把武器丟下來。

“把人頭接過來!”

王翦說道。

馬上有兩個士兵走過去,帶回太子丹的人頭。

王翦父子檢查一遍,確定是太子丹冇錯,馬上讓人把太子丹的人頭送回鹹陽,又道:“讓你們的人放下武器,退出襄平,等我進城。”

鞠武拱手一禮,道:“上將軍,我們可以讓出襄平,但你們能否不再追殺?我們大王說過,願意退到遼東更遠的地方,以後再也不會回來與秦國為敵,你覺得怎麼樣?”

這種事情,王翦冇辦法幫秦王下決定,想了一會道:“我先上報回去!”

鞠武隻能退回城內,告訴燕王喜結果。

燕王喜沉吟了好一會,道:“我們先離開襄平,繼續往遼東裡麵走,防止秦軍突然襲擊或者包圍城池。”

要是秦軍突襲,城門必破,包圍了城池,他們誰也離不開。

必須先退出去。

燕王喜現在還不想死。

王翦很快就得到燕王喜繼續逃亡的訊息,冇有趁機攻城或者追殺,隻是讓人時刻關注著附近的動向,讓斥候盯緊燕軍,防止他們消失在眼皮底下。

一個多月後。

太子丹的人頭,終於回到鹹陽。

嬴政看到昔日舊友的腦袋,先是沉默了好一會,然後丟到地上,再傳王綰、李斯、尉繚等人來商議。

最終他們一致決定,同意燕王喜的提議。

因為深入遼東作戰,不利於他們,隻要把燕國最後的主力困在遼東,以後有時間、有機會來,再騰出手將其滅掉,目前把作戰的計劃,先放在魏國上麵。

東方六國,已經滅了兩個半。

那半個就是燕國,已經是名存實亡。

下一個要滅的是魏國,按計劃先把三晉吞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