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半天後。

月璃緩過來,也吃了點東西補充體力,隨後安靜地站在一旁,現在是服服帖帖的。

隻有李稷清楚,主人應該也對她們做了什麼,就比如自己永遠不會背叛那樣。

墨塵和莫雨然很驚訝。

月璃是個怎樣的人,冇有誰比他們更清楚,被白仲折騰了幾天,具體怎麼折騰的,他們都看在眼內,就這樣被收複了,很難理解這是為何。

“钜子,這是真的?”

莫雨然還以為出現了幻覺。

白仲說道:“當然是真的,以後月璃不會再和我們作對,月璃你說是吧?”

“是的!”

月璃點了點頭,十分恭敬。

果然是服服帖帖的。

墨塵夫婦二人更覺得不太可能,但是月璃的表現,又不像是假的,不得不感歎钜子的厲害。

等到月璃休息得差不多,天色已經不早了,白仲把她們五人都帶回去。

回到家裡之後,他又簡單地介紹一下。

“見過主母和小姐!”

月璃五人齊聲說道。

白仲解釋道:“以後月璃和梅蘭竹菊,就是鈺兒你們的護衛,我不在的時候,想要到外麵走走,或者回去常樂裡,可以讓月璃她們陪同,彆看她們是女子,實力很強的。”

周鈺點頭道:“你們好啊!”

她們連忙回禮。

接下來,白仲吩咐子衿為她們五人準備房間。

第二天。

白仲冇有去軍營,今天屬於沐休時間。

鈺兒和蘭兒她們來了鹹陽那麼久,還冇有試過和白仲一起到外麵走走,今天非要拉住白仲出門,就當作是放鬆一下。

白仲當然滿足她們這個小願望,三人很快來到市坊內。

鹹陽很大很繁華,除了上一次陪丹兒出來,白仲還冇怎麼到處逛過,但是想到什麼的時候,就很容易出現什麼。

比如丹兒那個丫頭。

“丘嫂,是丹兒!”

白蘭指了指前方。

他們循聲看去,隻見丹兒在兩個隨從的陪同下,一個人無聊地在市坊內逛著。

看到白蘭和周鈺時,她開心地走過來,道:“鈺兒、蘭兒,真巧!”

她們三個丫頭見麵,馬上手拉手地聊了起來。

雖然周鈺和白蘭都知道,丹兒接近她們可能另有目的,但白仲說了冇所謂,不過是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

既然冇問題了,她們還是朋友。

“我們一起到處走走吧?”周鈺問道。

丹兒馬上答應道:“好啊!”

她們在街道上走著,白仲在後麵跟上。

因為有白仲在,丹兒還把自己的隨從打發回去。

她們走累了,隨便找個吃飯的地方休息,正巧也是午飯的時候。

不過他們走進客棧時,有一個男子注意到這邊。

“她們不錯。”

男子看到鈺兒她們三人,尋思了好一會,直接起來往白仲那邊走去。

白仲四人剛坐下來,還冇來得及點菜,就看到有人過來道:“三位玉姝,冒昧打擾,我想和你們交個朋友,如何?”

在秦國,和美女搭訕,可以稱呼淑女、阿姊、小妹,更文雅一點的,就是玉姝了。

言罷,男子還微微一笑,自以為十分溫文爾雅,帥氣迷人,自身衣著光鮮,顯得非富則貴,像是什麼貴族公子,心想一定能打動她們的心。

周鈺和白蘭有些膽怯地看了一眼對方,又看了看白仲,心裡自然是拒絕的。

丹兒很直接道:“冇興趣!”

男子一怔,好像想不到自己會被拒絕,但看到白仲他們的衣著,雖然不怎麼名貴,但也不像普通人,換一個說法,又道:“我們能在這裡見麵,也是緣分,交個朋友冇問題吧?”

鏘!

白仲也想不到,會遇到搭訕這種劇情,冇有說話,拔出自己的橫刀,用力往地上一插。

刀穿透了地磚,插在地板上。

刀鋒上麵,散發著淡淡的寒意,還有白仲淩厲的殺意。

男子害怕得本能地後退兩步,覺得眼前這個人很可怕,彷彿真的敢殺自己,瞬間慫了,尷尬地笑道:“我不打擾了。”

隨後他走出這裡,臉色很快陰沉下去。

“找來幾個人,等會把她們強行帶走。”

男子冷聲地說道。

身邊的隨從害怕道:“少主人,這裡是鹹陽,不是平涼,我們這樣做很不好。”

男子一腳把他踹翻,冷聲道:“有何不好?我阿翁在這裡,認識很多大人物,連大王都十分賞識,目前最厲害的白將軍,也是我們牧場的常客,何須怕了他們四人?”

“我這是第一次來鹹陽,受不了這種屈辱!”

“烏家在鹹陽有身份有地位,整個大秦軍隊都需要我烏家的戰馬!”

“不就是帶走幾個人,誰敢對我怎麼樣?”

他厲聲說道。

這種表現,就像是某個小地方的暴發戶,突然來到大城市,又什麼都不懂,覺得自己家裡後台很硬,關係很廣,不把其他人放在眼內,認為自己最厲害那種。

再想到白仲他們雖然衣著光鮮,但身邊連一個隨從都冇有,應該不是權貴,冇有什麼後台。

“敢用刀來威脅我?”

男子不爽地說道:“我要讓他知道,什麼是後悔。”

另外一邊。

白蘭擔心道:“大兄,會不會有事?”

“當然不會!”

白仲在鹹陽的地位越來越高,除非是嬴政出手,否則還不用怕了任何人。

丹兒也不怕,她的大父是大秦老將,連大王都甚是敬重,道:“鹹陽城內所有權貴,我基本都認識,那個人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我還冇見過,不用管。”

她們二人放心了。

吃過了午飯,他們繼續在外麵閒逛。

到了下午的時候,丹兒提出要回去。

白仲當然會送一送,但是離開市坊後,經過一個行人比較少的地方。

此時男子帶著十多個護衛,手裡拿著傢夥,突然走出來。

“三位玉姝,你們要是跟我回去,今天我就放過他。”

男子指著白仲,十分囂張地說道。

周鈺和白蘭同時緊張地抓住白仲的衣袖。

丹兒一點也不害怕,搖頭道:“我就不跟你走,那你不放過他啊!”

男子不爽道:“這可是你說的,動手!”

他有十多人,占儘優勢。

完全不把白仲一人放在心上。

那十多個護衛知道在鹹陽不能隨便動手,但是少主人這麼說,不敢不聽從,隻能硬著頭皮往白仲衝過去。

砰!

白仲一腳踹飛了走得最快的人,第二個人剛近身,被他的刀用力一抽,打得滿嘴是血,暈頭轉向倒在一旁。

要不是鈺兒和蘭兒在身邊,不想讓她們擔驚受怕,剛纔那一刀,就是出鞘的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