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的四個女子,不堪一擊。

白仲隨手把她們打倒,便在此時,月璃偷襲而至,可是她剛近身,一隻大手就抓住了脖子,把人提起來。

“你認我做钜子,不就冇有那麼多麻煩。”

白仲說完,把人丟到一邊,看向那四個女子,道:“你們隻要認我當钜子,今天可以活著,如何?”

她們四人猶豫了片刻。

首先有一個怕死的人說道:“參見钜子。”

剩下三人見了,趕緊附和道:“參見钜子!”

她們就這樣背叛了月璃,說完便全部站在白仲的身後,除了不想死,她們覺得白仲的能力更強,值得投降,墨家在白仲的手中,以後說不定會更厲害。

至於月璃,她們認為一個弱者不再重要,目前還是先活下來。

“你們……”

月璃捂住脖子,憤怒無比,冰冷的眼神,死死地盯著白仲,道:“你殺了我吧!”

她就是死,也不願意承認白仲做钜子。

這個女人有點倔強,也不知道她為何如此倔強,也許是對權力的渴望,可是墨家钜子的位置,權力並冇有太高,勢力還那麼弱,她還如此執著。

“我不殺你,不過也不會讓你自殺!”

白仲上前一巴掌把她打暈。

月璃連反抗的能力都冇有,安靜地躺在地上。

白仲又說道:“帶上她,跟我來吧!”

投降的那四個女子互看一眼,不得不服從,抬著月璃跟上白仲,很快又回到製造武器的地方。

“钜子,她是……月璃!”

李稷得到吩咐,在私底下才叫主人,有彆人在的時候就叫钜子。

钜子那麼快把月璃捉了,似乎還讓月璃的人投降,服從他的安排。

墨塵和莫雨然聽到動靜,也走過來,驚訝道:“真的是月璃,钜子你怎麼找到她的?”

白仲說道:“我剛離開,她就在路上把我攔下想得到钜子令,最後被我打敗,連她的人也投降了,你們幫我安排個房間,先把人關起來,我要想辦法將其收服了。”

李稷馬上去安排。

那些工匠,平時都住在這裡。

房間多的是。

他們很快騰出一個空房間,白仲再用牛筋,把月璃綁在屋裡的柱子上,牢牢地固定好,再把那四個女子留下,其他人都被趕出去。

“看著我!”

白仲看著她們。

那四個女子不敢不從,同時抬頭往白仲看去。

“係統,奴役她們!”

白仲默唸一句。

她們四人,意誌力應該不怎麼強,和李稷一樣,否則剛纔就不會背叛。

12%的成功率,應該能奴役。

“奴役成功!”

果然,係統的聲音在腦海裡響起。

“主人!”

她們四人的眼神先是渾濁了一會,很快變得清澈,最後十分恭敬地躬身一拜。

奴役這個能力,果然是逆天。

白仲心裡很滿意,點頭道:“以後叫我钜子,你們四人都叫什麼?”

“梅!”

“蘭!”

“竹!”

“菊!”

她們四人齊聲說道。

梅蘭竹菊!

四君子的概念,是明朝之後纔有。

現在是戰國末年,已經有人懂得用這四種植物做名字。

“名字不錯!”

白仲指著月璃,又道:“把她弄醒了!”

一會後,月璃醒來了。

她先是本能地掙紮一下,發現無法動彈,然後看到眼前的白仲,問道:“你要把我怎麼樣?”

“隻是想讓你服從我,你們幫我看著她。”

白仲說完就走到外麵去。

月璃說道:“放開我!”

任憑她如何叫喊,白仲都不理會。

墨塵好奇地問:“钜子打算怎麼做?”

白仲回頭看了房間一眼:“彆讓她有睡覺的機會,睡著了,馬上吵醒,就算昏迷過去也用冷水潑醒,我會讓她服從的。”

他們不太明白,白仲這樣做原因為何,但隻能照做。

剛開始月璃還是很亢奮,甚至是憤怒,不斷地掙紮、罵人,很快發現這樣無濟於事,乾脆安靜下來,倒是想看看白仲準備把自己怎麼樣。

白仲也冇有回去,留在這裡,陪著月璃熬到底。

不知不覺,到了晚上。

白仲拿出蠟燭和鏡子,就在月璃麵前點亮,讓鏡子的光芒照射到月璃的臉上,刺激著她不能睡覺。

下半夜的時候,月璃被這光照得實在難受,乾脆閉著眼睛側過頭,儘可能地避開光線,然後有些困了要睡下去。

白仲讓梅蘭竹菊四人,分彆輪值,看到月璃要睡下去,馬上把人吵醒,然後還讓人在她的耳邊,製造各種難聽的噪音,進行精神上的折磨。

一個晚上過去,月璃憔悴了很多。

以她的實力和能力,哪怕是兩天兩夜不睡覺,都不會有任何不適。

但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精神受折磨了。

隻是被白仲折騰了一個晚上,她就快要撐不住,痛苦得很,喊道:“你殺了我吧!”

白仲走進來說道:“我不要死的月璃,我隻想要一個服從我安排的月璃,繼續吧!”

梅蘭竹菊她們,隻能按照白仲的吩咐去做。

期間除了給月璃喝水,再也冇有其他。

時間很快過去了兩天多。

“钜子,她昏迷過去了。”

蘭過來說道。

白仲進去一看,道:“潑醒她!”

嘩啦啦……

月璃感覺到一盆冷水當頭潑過來,迷迷糊糊地恢複清醒,抬起頭道:“你何時殺我?”

“我不會殺你!”

白仲尋思著也差不多了,揮手道:“你們先出去!”

屋子內,很快隻剩下白仲和月璃二人,道:“看著我,係統把她奴役。”

“正在奴役……”

係統冇有馬上給出結果。

月璃皺起眉頭,掙紮道:“你對我做了什麼?我的頭……好痛!你要做什麼……”

她痛苦地搖頭掙紮。

白仲冇想到她還能堅持,12%的成功率還是差了點,把她的精神折磨了那麼久,還可以掙紮。

不奴役她,又不能放心地為己所用,哪怕她承認自己是钜子,白仲也不會放心,這個女人能夠跟元宗爭奪,就不是一個甘於人下的人,肯定有想法和野心。

她的實力又不差,如果把人放了,一來以後可能是個隱患,二來白仲不捨得放走,或者殺了一個有能力的人,他還要用她來讓墨家其他人對自己更信服。

過了片刻。

“奴役成功!”

係統終於有結果了。

“主人!”

月璃聲音虛弱道。

“叫我钜子!”

白仲一劍把牛筋削斷,道:“梅蘭竹菊,你們進來帶她下去休息!”

梅蘭竹菊趕緊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