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在鹹陽等了數天。

月璃他們五人,還是不見出現,又不知道該去哪裡找,如果讓尹青找人可以,但這是白仲的私事,不好動用黑冰台。

既然那些墨家的弟子,都服從自己的安排,白仲也不跟他們客氣,直接去問誰是墨塵和莫雨然。

“钜子,你找我們?”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首先上前說道。

墨塵還是墨家的嫡傳,但是能力方麵不太行,也有自知之明,钜子的位置從一開始就不想要,讓給有能力統領墨家的人。

以前是钜子是元宗,現在的钜子是白仲,他什麼都不爭。

作為墨家的嫡傳,墨塵在機械、機關方麵的造詣不低,這也是李稷推薦他的原因。

另外,還有一個年紀和墨塵差不多的女子,同樣站了出來,她就是莫雨然,現在是墨塵的妻子。

他們夫婦二人,能走到一塊,除了大家都是墨家的人,還因為他們都喜歡玩那些機關等東西,趣味相投,此時他們二人很好奇地看著白仲,想知道钜子找自己做什麼。

“你們先看看這個!”

白仲將弩的製造圖紙拿出來。

墨塵看到上麵的圖例,以及各種結構的解釋,大感興趣,和莫雨然互看一眼,同時認真地看下去。

圖紙上的內容,以及弩的結構很特殊,還是他們從未見過的。

好一會後,莫雨然問道:“這是一種弩,钜子要打造武器?”

白仲說道:“這個弩已經在打造了,目前是李稷負責,他說你們對這方麵更瞭解,有冇有興趣幫我?”

這種特殊的機械結構,他們當然感興趣。

隻不過打造的是武器,會用到戰爭上,又和他們的思想不符。

但是想到白仲的以戰止戰,打仗就可以平定天下,以後不會再有戰亂,又覺得可以幫忙。

他們夫婦眼神交流了一會。

墨塵同意道:“請钜子安排!”

他們同意最好了。

白仲也不含糊,直接把他們帶到製造弩的地方。

“墨兄,你們還是來了。”

李稷首先過來迎接。

墨塵問道:“钜子,我們能否先看一看這裡?”

白仲答應道:“當然可以,李稷你帶他們到處看看。”

因為又多了五千人,這裡開始擴展,有部分圍牆被拆了,正在對外擴張。

墨塵二人很快走了一圈,對於那種流水線生產大感興趣,又看到目前製造出來的部分零件,直接請求上手,先造一個來試試,白仲當然是同意的,任由他們折騰。

接下來,白仲就讓李稷作為這裡的負責人,缺少鐵礦石和煤,直接去問烏倮要即可。

至於安全問題,就找餘慶生。

白仲還暗中吩咐過李稷,如果墨塵和莫雨然敢亂來,掌握確切的證據後,可以先斬後奏。

李稷絕對服從命令,不可能背叛,所以這個負責人除了統籌所有,還負責監督一切。

離開製造武器的地方。

白仲準備回去藍田大營。

這兩個地方,有一定的距離。

途中還會從一條小河的河岸經過。

白仲走到這裡時,看到河岸的樹蔭下,站著五個女人,直勾勾的眼神,正在往自己看過來。

眼神之後,還有淡淡的殺意。

白仲的腳步一頓,笑道:“你們終於來了!”

這五個人當中,為首那個女人的年紀大概三十多,目光銳利,表情冰冷,應該就是那個月璃了。

剩下那四個女人,年紀目測隻有二十來歲。

她們顯然在等著白仲的到來。

“你就是白仲?”

月璃迴應道。

白仲說道:“你現在認我做钜子,我可以放過你。”

月璃還冇來得及說幾句威脅的話,反而先被白仲威脅了,冷笑道:“留下钜子令和三大殺招,你現在就可以離開。”

“既然談不攏,那就彆廢話了!”

白仲懶得再和她墨跡:“動手吧!”

月璃看了一眼身邊的四個女子。

鏘!

她們四人同時拔劍出鞘,劍身一抖,往白仲刺過來。

出劍的速度不慢。

但是和蓋聶的相比,差太遠了。

白仲冇有帶武器,快速閃避她們劍招,在人影交錯的瞬間,從係統空間裡把強化過的秦劍取出來,擋下同時殺來的四劍,劍芒一閃,再一拖而過。

四把劍同時被鋒利的劍刃削斷。

四個女人見此,同時臉色大變,冇想到白仲還有如此神兵利器。

“好鋒利的劍!”

月璃這句話剛落下,也看不到她有何動作,眨眼間便來到白仲身邊,劍從一個特殊的角度襲來。

白仲的劍招變化得很快,輕鬆地化解了月璃的攻勢,道:“你不是要三大殺招?我就讓你看看三大殺招的變化!”

說罷他的劍招再變,劍迅猛地往月璃殺過去。

月璃隻能架擋。

她的劍,也不是普通的鐵劍,有點堅硬,連續擋了白仲數劍,隻是砍出數個缺口,冇有直接被砍廢了。

看到寶劍受損,月璃不知道多心疼,憤怒地要還擊。

但是,白仲不給她還擊的機會,劍招來得又快又霸道,喝道:“撤手!”

月璃看著這一劍下來,臉色大變,趕緊雙手握住劍柄,硬扛了。

鐺!

兩人的劍又碰撞在一起。

月璃的劍,冇有如白仲說的撤手。

白仲意外地笑道:“還低估了你,再來!”

“你找死!”

月璃被逼迫得後退了十多步,突然眼神一冷,躲開白仲的劍招之後,一劍帶著刺耳的破空聲襲來。

白仲可以感受到,她的身上也有內氣的湧動,明顯也練過內功等東西的,笑道:“不錯,這次你該撤手了吧!”

白仲無視她的劍氣,連長生真氣都用不上,劍招再變,和她的劍氣硬碰。

砰!

空氣激盪了一下。

一股無形的氣,在他們身邊擴散。

白仲的劍一抖,鋒利的劍芒將月璃的劍削斷。

劍脫手飛出,衝上天空。

月璃要再退,白仲躋身而上,轉過劍鋒,用劍身抽打過去。

這一劍之力,月璃無法抵擋,被重重地打落在岸邊。

剛纔的自信瞬間被打碎,她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想不懂白仲的年紀不大,為何實力如此之強,力氣更強。

“主人!”

那四個女子見了,顧不上其他,拿起手中的斷劍殺過來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