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殺招,隻有我們钜子纔會,你是從哪裡學來的?”

淩誌依然不怎麼相信白仲,繼續提出自己的質疑。

白仲收起劍,正色道:“當然是師父教給我的,你也說了,三大殺招隻有钜子纔會,我現在可是你們钜子?”

“不可能的!”

淩誌不相信元宗會找一個不是他們墨家的人作為钜子,又問:“你說元宗钜子遇到你的時候,身受重傷,他為何受傷?可是你在他重傷的時候,乘人之危,把劍法得到?”

他們尋找元宗,已經找了好幾年,難以接受元宗死了的事實,一直期盼元宗能回來主持大局,震懾那五個不肯來的人。

元宗失蹤的幾年裡,他們二十多人,一直被那五個人欺壓,原因當然是實力不夠,二十多人都打不過五個人,又因為冇有钜子令在,他們無法發展墨家的成員,再這樣下去,擔心墨家會消失了。

墨家主張的是兼愛非攻,可惜這裡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版圖吞併時代,輝煌過後,現在逐漸冇落,人數越來越少。

再加上元宗不知道因何失蹤,他們現在隻剩下二十多人。

這點人還不團結,想要搞分裂。

他們無不認為,隻有找回元宗,取回钜子令,才能重整墨家。

但是钜子令回來了,他們又不怎麼相信白仲,認為元宗的實力那麼強,不會無緣無故重傷而死。

什麼重傷不治,其實是白仲忽悠的,繼續忽悠道:“為何重傷,師父也不說,你問我怎麼把殺招得到,那麼我先問你們,師父性格如何?”

淩誌想了一會道:“為人善良,剛正不阿。”

其他墨家的弟子聽了,認識元宗的紛紛點頭,不認識元宗的,也聽他們說過。

“你們也覺得師父剛正不阿,如果他不是誠心把劍法傳給我,你覺得我能通過威逼利誘而得到?”

白仲繼續反問。

淩誌:“……”

以元宗的性格,確實不可能。

也就是說,元宗真的把钜子令傳給白仲,一個那麼年輕,還冇在墨家裡麵出現過的人。

白仲看到他們被忽悠得差不多了,繼續道:“不管你們是否承認,我就是你們現在的钜子,這是钜子令,三大殺招我也會,師父曾和我說過,不能讓墨家消失,一定要發揚光大,你們認為如何?”

其他墨家的人一直不說話,他們彷彿商量好了,讓地位最高的淩誌來和白仲交涉。

現在他們的目光,都落在淩誌身上。

是否承認白仲,就看淩誌怎麼想了。

現在壓力來到淩誌身上,他想了好一會道:“你在秦國當將軍,這與我們墨家的思想不一樣。”

“為何不一樣?”

“師父除了給我钜子令和劍法,還給了我一份墨氏兵法,說明墨家其實也考慮過戰爭。”

“另外打仗不一定都是錯的,有時候需要以戰止戰!”

白仲又把以戰止戰的說法,把之前跟扶蘇、淳於越說過的話,在這裡再複述一遍。

淩誌難以反駁這番話,考慮了好一會又問:“接下來,你打算怎麼發展墨家?”

“很簡單!”

白仲想好了說法,續道:“首先,整合我們現在的二十七人,加上我就是二十八。”

這時候,一個墨家的弟子忍不住問:“你能對付不想來的那五個人?”

“當然能!”

白仲肯定道:“如果她們今天能來,我當天就可以統一我們墨家,或許你們不相信我的實力。”

說著他抬起劍,用上長生真氣,往前一揮。

唰!

一道劍光閃過。

劍氣縱橫!

院子旁邊一個假山,被無形的劍氣削了一塊下來。

李稷對此不覺得有什麼。

淩誌等二十多人見了,頓時瞪大雙眼。

從白仲站立的地方,距離假山大概有一丈遠。

就這樣隔空一劍,也能把假山削下一塊,他是怎麼做到的?

他們還不會修煉內氣,冇有什麼內功秘籍,一時間難以理解劍氣是什麼東西。

“統一了墨家之後,我還會吸納新成員,絕對不會讓墨家消失。”

白仲繼續說道。

他這樣做,除了墨家對自己有一定的幫助,也是為了以後做準備。

畢竟以後會發生什麼,誰也不清楚。

提前培養自己的勢力,並不會吃虧。

“師叔,怎麼樣?”

又有一個墨家的弟子看著淩誌便問。

這個钜子,是元宗钜子定下來的,實力還不弱,似乎可以承認,何況他們也不希望墨家繼續群龍無首。

李稷已經承認了白仲,他們也可以。

淩誌考慮了好久,其實心裡逐漸信服了白仲,最後作揖道:“淩誌,見過钜子!”

“見過钜子!”

看到他終於承認了,其他人紛紛說道。

“還好成功了!”

白仲心裡暗歎,但是口裡說道:“你們不用多禮,我比較隨意的,對了你們知不知道,不來的五個人在何處?和我師父作對的那個人,叫做什麼?”

淩誌搖頭道:“我也不知道在哪裡,前段時間,李稷請求讓我找她們,是最後一次見麵,她叫做月璃,是我們當中,除了元宗钜子,最有潛質和實力最強的人。”

“月璃?”

白仲唸了兩遍這個名字,問:“她是個女人?”

淩誌點頭道:“是的!”

白仲心裡想是女人正好,他打算讓月璃保護家裡,特彆是鈺兒和蘭兒她們,把這個念頭先放下,又道:“我會去找她的,這段時間,你們可以繼續留在這裡,也可以隨便離開,我不會有任何限製,等我讓月璃承認之後,會再聯絡你們,另外需要吸納新人的時候,也會通知你們,就這樣吧!”

到了最後,淩誌他們二十一人,決定暫時留在鹹陽。

白仲和他們見麵過後,回去吩咐子衿,送一批日常用品過來。

接下來,就等月璃出現,或者把她找出來。

回到白府。

“恭喜主人!”

李稷說道。

白仲問:“你們所有人裡麵,誰對機關比較熟悉?”

李稷想了一會道:“墨塵和莫雨然。”

白仲記住這兩個人的名字,等到把月璃收拾了,就找他們去製造弩,又道:“你先回去幫我製造武器,大王安排的那一批人,都接收了吧?”

李稷點頭道:“接收了,但還需要教他們如何鍛造,接下來的半個月,都無法製造。”

“無妨!”

白仲不在乎這些,隨後讓他也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