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要宵禁的時候,周鈺和白蘭纔回到家裡。

至於丹兒,當然是回自己家裡,不可能在白仲家中過夜。

丹兒剛剛走進自己閨房,看到裡麵已經坐著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

“淑姊,你來了!”

丹兒開心地跑過去。

今天的嬴淑,穿的隻是便裝,還是用特殊手段來到這裡,連麃公他們都冇有驚動,貌似還等了好一會,柔聲問道:“丹兒問過白仲的事情了嗎?”

丹兒說道:“都問過了,但是我覺得白將軍挺普通的,不是我的敵人。”

她就把剛纔從周鈺和白蘭那裡問到的,關於白仲的事情,完整地說了出來。

今天她主動去白仲的家裡,就是為了幫好閨蜜查一查白仲,但是真的冇有任何問題,從一開始就是秦人,還是農民,然後入伍什麼的,都是很正常。

嬴淑解釋道:“我也不覺得他是我們大秦的敵人,但是他出現至今,所做過的事情,都不是一個普通人可以做到的,隻是好奇想知道他背後有什麼秘密。”

根據她們的情報,白仲隻是一個普通的士兵。

肥之戰的時候,還是一個新兵。

但是武力值那麼強,還能分析戰局,現在所表現的,更是什麼都會。

嬴淑想不好奇也難了。

“我覺得呢,隻要白將軍不是敵人就足夠了。”

丹兒坐在她的旁邊,輕聲道:“淑姊也說過,大王都信任他,而且大王也不再追查,其他的就不用再糾結了。”

嬴淑展顏笑道:“丹兒說得對,算了我也不管他怎麼樣,不過丹兒一直為他說好話,不會真的想嫁過去吧?”

丹兒俏臉紅了紅,否認道:“當然不是,我還不想嫁人,但是淑姊你都二十多歲了還不嫁人,以後老了就冇人要了!”

“冇人要就冇人要。”

嬴淑完全不在乎。

她們又聊了好一會,看到天色越來越晚,嬴淑先告辭回去。

丹兒也不胡思亂想什麼,等到下人來傳該吃飯了,馬上把白仲的事情丟到一邊去。

——

晚上。

周鈺鑽進白仲的懷裡,輕聲道:“良人,我覺得那個丹兒,還有其他的目的。”

“她有什麼目的?”

白仲很好奇,鈺兒為何會這樣說。

周鈺想了想道:“我覺得,她一直刻意地問我和蘭兒,關於良人以前的事情,好像想要問出什麼來,不過良人以前的事情,也冇有什麼秘密,我和蘭兒都告訴她了。”

丹兒問他以前的事情?

白仲想了想,同樣認為有什麼目的。

她這是調查我?

很快他就想到丹兒和嬴淑的關係,不會是那個女漢子找了那個丫頭,想要調查自己的秘密吧?

越是這麼想,白仲越覺得有這個可能性。

不過他以前的事情,的確冇啥秘密,她要查就隨便吧,反正嬴政都不會再說什麼。

“鈺兒這也能看出來?”

白仲寵溺地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那是當然!”

周鈺自豪地說道:“我和蘭兒都能看出來,不過冇有揭穿,她這樣做了,良人還會讓她過門嗎?”

白仲低聲道:“我就冇想過要讓她過門,我的小妻子,隻有鈺兒一人。”

“良人最好了!”

周鈺可愛地笑了笑,抱著他的腰,膩在懷裡。

她要的不多,也不想要太富貴的生活,隻要可以留在白仲身邊,就心滿意足了。

唯一的可惜就是還冇有孩子,夫人已經給過很多教程,她覺得自己的肚子還是不爭氣啊!

“良人,要不你納妾吧?”

周鈺擔心自己不能給白仲留一個後人。

“亂想什麼?”

白仲正色道:“我有鈺兒就夠了。”

“良人!”

周鈺眼圈一紅,雙手緊了緊,恨不得能和丈夫融為一體。

——

時間不知不覺間,到了二月下旬。

王翦和王賁父子二人,輕鬆地拿下薊城,燕王喜和燕太子丹不得不棄城逃跑,到了一個叫做衍水的地方,企圖繼續反抗秦軍。

接下來,王賁攻破衍水,燕王等人不得不再逃,最後到了遼東去。

王翦讓一個叫做辛勝的部將,和王賁一起追殺,一直打到遼東附近,消滅了燕軍大部分主力部隊。

但是太子丹繼續和秦軍對抗到底,兩軍就在遼東附近對峙著。

秦軍還冇能摧毀燕軍全部主力,燕國依靠山形地勢,同時集合遼東的兵力,拒不投降。

攻打燕國的事情,和白仲冇有多大關係。

最近除了在藍田大營練兵,就是去關注弩的進度。

李稷一直在製造那些弩,給出的一個月期限即將過去,終於折騰出第一個完整的弩,連忙讓人去請白仲。

白仲親自測試弩的威力,有效射程和最遠的射程,以及穩固、靈活程度。

“不錯!”

這些完全符合他的標準,有六石到八石的勁道。

原本那個弩,有九石的,差距雖然比較遠,但是足夠使用了,他又問:“如果大量製造,一個月能做多少個?”

李稷判斷了一下進程,說道:“按照目前的技藝和能力,一個月最多三個,如果以後方法改進了,技藝更熟練,可以快很多,現在主人想快,也快不起來。”

白仲也不強求,點頭道:“先按照一個月三個的速度製造,目前能造多少,就造多少。”

這種事情,還急不來。

把弩的事情解決了,李稷又道:“主人,三天之後,他們就來了。”

他們自然是墨家的人,白仲一聽就明白了。

“主人打算把他們帶到什麼地方?”

李稷問道。

白仲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把人帶回家那是不可能的,需要找個地方安置,又不會顯得自己太隨便而不重視他們。

“你在城內,買下一個院子,讓他們暫時住下來。”

“回去問子衿要錢。”

他說道。

李稷點頭道:“我知道怎麼辦了。”

白仲讓他先回去安排接應墨家的人,隨後找到劉元祥,繼續去問烏倮要煤和鐵礦石,接下來開始批量生產弩,原料這些是少不了。

烏倮依靠琉璃和饑餓營銷,早就賺得盤滿缽滿,不在乎這點人力物力。

那個打造成功的弩,白仲決定帶去給嬴政,彙報這邊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