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想不到,部下的三十多人,冇有一個能跟上。

就連王離他們也殺不過來,剛剛冒頭就被密集的箭雨打壓回去,隻能在樓車上彎弓搭箭,儘可能地掩護白仲,又數次想把橋木延伸過去都失敗了。

現在白仲後退無路,眼看著長戈又要捅過來,用盾牌抵擋一半,剩下的揮劍擋下來。

“此子必須死!”

李牧眼眸一眯。

換做是自己,麵對如此攻擊,就算能擋開也會身受重傷。

這個秦軍的百將強大得離譜。

他眼眸中的殺意更濃了。

其他趙軍士兵還要繼續殺來,但白仲又斬兩人,翻身站在城牆上麵,把手中的盾牌往後用力一甩。

呼!

盾牌脫手飛出,迎著追殺的士兵而去,當場撞倒數人。

緊接著,白仲雙腿用力,往樓車的方向一跳。

“白百將!”

章邯等人擔心得驚呼。

李牧他們同時往外麵看去,隻見白仲的彈跳力驚人。

城樓距離樓車,有一定的距離,白仲順利地跳了過去,穩妥地落在樓車上。

“把他射殺了!”

李牧堅決不放過白仲。

趙軍的弓箭手快速拉弓,箭矢衝著白仲而去。

侯文山的反應最快,連忙提起盾牌往前一擋,恰好把箭矢擋下來。

白仲長舒了口氣,差點要用輝月免疫傷害,當即說道:“快退!”

攻城戰打了一個多時辰,除了白仲,冇有任何人能登上宜安的城樓,桓齮看到這一幕很心急,無奈隻能下令撤退。

再打下去,不知道還要折損多少士兵。

嗚嗚嗚!

撤退的號角響起,秦軍所有士卒,無不鬆了口氣。

白仲回到大營裡麵,把身上的八個耳朵掏出來,全軍除了他,就隻有那些弓箭手能殺敵。

但是可以把敵人耳朵帶回來的,隻有他一人。

上一戰的爵位還未下來,這次殺敵八人的戰功,應該算不了什麼,白仲隨手交給軍法官,隨後打開屬性麵板看了看。

根據係統的統計,他殺敵總數有三十八人,混亂之中遺漏了三十人。

“全部加點到肉身力量。”

“防禦 38,力量 38,速度 38”

加點成功之後,白仲的力氣又增強了許多,剛纔殺敵的疲累感,一掃而空,傷口也癒合得差不多。

這一戰失敗後,桓齮感覺到宜安是塊硬骨頭。

他馬上把所有的部將召到主帳內,商議接下來該如何破城。

王離站在軍營前麵,看向宜安的城樓,喃喃道:“還真的讓白仲說對了,以李牧的防守強度,我軍要破城,極難!”

他覺得白仲似乎不止個人勇武那麼簡單。

——

宜安城樓上。

李牧終於看到秦軍撤退了。

宜安可以守住,接下來就要和秦軍繼續僵持。

“將軍,我們真的不打算出戰?”

一個叫做趙蔥的趙國將領問道。

“秦軍連續獲勝,士氣高漲,出城迎戰,我軍必定難以取勝,甚至會導致宜安失守。”

“我們要做的是堅守宜安,拖延秦軍,消耗秦軍的士氣。”

“我已有應對的方法,此戰秦軍必敗!”

李牧自通道。

——

鹹陽。

章台宮。

嬴政除了處理每日必要的政事,還經常在章台宮的沙盤旁,等待前線傳回來的軍情。

當日他下令,三路大軍進攻邯鄲,至今已經過去了月餘,期間得到部分捷報,比如王賁已經攻破狼孟,準備東進番吾。

蒙武渡過漳水,開始攻打鄴城,下一步就是邯鄲。

戰事進展得很順利,嬴政十分滿意。

唯獨桓齮那邊,還冇有軍情送回來,前去調查白仲戰功的人,也還不見訊息,不過赤麗宜安等地,距離鹹陽比較遠,嬴政雖然心急,還是繼續等待。

“大王,上卿蒙毅求見。”

大殿外,趙高站在門前高呼道。

“終於有訊息了,快傳!”

嬴政臉露喜色。

前去調查白仲戰功的人,正是蒙毅派出去的。

蒙毅來求見,應該有訊息回來了。

“參見大王!”

蒙毅走進大殿,拱手行禮,道:“赤麗那邊的情況,臣已經命人查清楚,那個叫做白仲的士卒,確實殺敵五十二人,軍中不少將士,都能作證,另外還有一件更震驚的事情。”

殺敵五十二人的戰功,確有其事,大秦果真多了一員勇將。

嬴政心中大喜,又問:“什麼事情,還能讓你震驚了?”

蒙毅繼續說道:“赤麗已經被桓將軍攻破,但在破城一戰當中,白仲已經晉升屯長,以個人能力,殺敵一百零九人,所率領的部下士卒,竟無一人犧牲,而且都能殺敵立功!”

此話一出,大殿上頓時安靜了好一會。

嬴政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迫切地問:“可是真的?”

“真的!軍中士卒,皆可作證,都看著白仲如何殺敵,在一百零九人裡麵,還有一人是趙軍在赤麗的主帥趙源,白仲居破城首功。”

“一百零八隻右耳,加上趙源的人頭,被臣的人用石灰儲藏送回來,就在宮外。”

蒙毅把一冊竹簡高高舉起,又道:“大王不信,臣這就讓人把耳朵送進來。”

嬴政親自接過來,打開看了好一會,大喜道:“寡人的大秦,還有如此勇士,此天佑大秦!”

蒙毅繼續說道:“桓將軍還說,白仲隻是新兵,封爵太高有點不妥,封得太低又不符合軍法規定,不知道怎麼封賞,所以請大王拿主意。”

“的確如此!”

嬴政查過白仲的資料,入伍不過數個月,已經從士卒晉升不更。

換做其他人,在戰場上廝殺到死的那一天,可能連公士都不是,白仲現在的戰功,再加上斬了敵人主將,封賞第八等的公乘綽綽有餘。

軍功爵位製度:一公士,二上造,三簪嫋,四不更,五大夫,六官大夫,七公大夫,八公乘,九五大夫,十左庶長,十一右庶長,十二左更,十三中更,十四右更,十五少上造,**上造(大良造),十七駟車庶長,十八大庶長,十九關內侯,二十徹侯。

從新兵到公乘,僅僅數個月,跨度之大,自從商君設立軍功爵位製以來,白仲還是第一人。

桓齮不敢擅自拿主意。

嬴政也猶豫了,沉思著說道:“趙高,傳李斯、王翦來見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