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地圖拿出來之後,白仲再回宮中。

“臣要獻給大王的,正是此物!”

說著他打開這個巨大的卷軸,鋪在大殿上。

一幅世界地形圖,就這樣出現在眼前。

坐在王座上的嬴政見此一怔,連忙走下去看了看,驚道:“這是一幅地圖!”

還是很精美的地圖,隻見上麵的色彩鮮豔,用不同的顏色,把高山平地,荒漠平原,包括海洋等,完整地勾勒出來,地勢哪裡高哪裡低,各種地形如何,一目瞭然。

係統給的地圖,還完美的契合了這個年代的特色,字體是秦篆,名字用的也是古稱等等,哪怕嬴政也能看得懂。

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如此驚豔的地圖。

這個年代的地圖,隻有簡單的線條,把大概的位置和方向畫出來,像這種精細到山川河流,山脈地形的地圖,從來冇有出現過。

“這裡是鹹陽!”

嬴政一眼就看到鹹陽的位置,再看附近的山勢地形,和鹹陽所在的完美契合。

隨後他的目光,很快找到邯鄲。

在邯鄲當質子那麼久,他也很清楚邯鄲附近的地形如何,同樣和自己認知的附和,真的是一份完美的地圖,然後他再看地圖的全貌,瞬間找出大秦的疆域。

原來大秦,甚至自己所認知的天下,其實很小一個,全世界還有那麼大的土地。

要是能全部征服了……

他都不敢想象!

先不說征服所有那麼長遠的,以後要滅了剩下四國,再攻打匈奴,吞併西戎等,有這份地圖在手,方便太多了。

“大王覺得如何?”

白仲問道。

嬴政回過神來,抬起頭道:“這個地圖好!”

他的眼眸裡,頓時充滿了亮光,又道:“白卿有心了!隻是繪製地圖的是……”

伸手摸了摸卷軸,他發現這東西不像布帛,又不是竹簡木牘。

“這個叫做紙!”

白仲解釋道。

嬴政問:“紙是何物?”

白仲再解釋道:“就是可以用來書寫、畫畫的東西,和布帛、竹簡等一樣,但是冇有竹簡笨重,又有布帛的輕便,不過製作比較麻煩。”

“原來這就是紙!”

嬴政暫時還想不到紙的重要性,覺得這個東西,看起來還挺容易破碎的,製作複雜,可能還冇有布帛好用,也就冇有想太多,續道:“有了這地圖,寡人要滅了剩下幾國,會容易很多,等到寡人統一天下時,白卿可居首功。”

白仲作揖道:“臣不敢居功,請大王可以理解臣的秘密。”

“寡人能理解!”

嬴政十分滿意,不再糾結太多,隻要知道白仲不會背叛大秦就夠了。

如果他不放心白仲,就不會把黑冰台給了白仲統領,甚至還讓白仲當扶蘇的老師。

換作是其他人,不可能有白仲這樣的待遇。

把地圖獻出來,白仲的目的達到了。

嬴政很滿意,心裡完全放下對白仲的疑慮。

——

走出章台宮。

白仲想了想,決定去宜春宮看看,隻見扶蘇還在練習墨子劍法。

“老師!”

扶蘇收起劍,恭敬地說道。

白仲問道:“公子覺得如何?”

扶蘇回味了片刻,道:“老師的劍法,變化無窮。”

白仲想到那補遺的三劍,續道:“我再教公子三招劍法,變化更妙!”

“請老師賜教!”

扶蘇趕緊把自己的劍遞過去。

白仲把補遺三劍演示一遍,然後再用這三劍,搭配全套的劍法,衍生出各種變化,都做了一遍給扶蘇看,劍招越來越快。

等到他收起劍的時候,隻見扶蘇已經陷入沉思。

好一會後,扶蘇說道:“變得太快了!”

“所有的變化,都是從那三劍裡麵演化出來,公子隻要記住那三劍,以後再琢磨琢磨,想怎麼變就怎麼變。”

白仲給他解釋道。

扶蘇想了想道:“先生這劍法,雖然我還冇用過對敵,但能感受到很強,應該是什麼不傳之秘,可是先生傳給我……”

白仲說道:“我是公子的老師,理應如此!”

要改變秦二世而亡的結局,還是得從扶蘇身上入手。

這點劍法,不算什麼。

扶蘇鄭重道:“我能不能拜老師為師?”

老師,是嬴政的安排。

拜師,就是師父,是扶蘇自己的選擇,關係和老師的不一樣。

“當然可以!”

白仲點頭道。

扶蘇躬身一禮道:“請師父受徒兒一拜!”

這個簡單的拜師禮結束,他們的關係,從師生變成了師父和徒弟,貌似更親切一點。

“我再為公子演示一遍,如何變化這套劍法。”

既然成為了師父,白仲更用心地去教。

一直到了下午,白仲授劍完畢,才離開宜春宮。

今天荊軻刺秦,在鹹陽的影響不大,但很快會給燕國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白仲記得燕國不會馬上被滅,但是薊城被破後,燕王喜逃到遼東,最後交出燕太子丹的人頭,嬴政覺得深入遼東太遠了,纔沒有繼續追殺,讓燕王喜暫時活下來。

打完燕國,接下來要滅的是魏。

今天不打算去軍營,白仲離開鹹陽宮,直接回家。

不過到了家裡,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正在陪著蘭兒、鈺兒她們聊天。

“丹兒,你怎麼來了?”

白仲驚訝地問。

丹兒嘟起嘴道:“將軍今天又救了大王,大父剛回來,就讓我到將軍的府上熟悉一下情況,本來我還不怎麼情願的,來了之後發現鈺兒和蘭兒她們很好,以後我會經常來。”

“好啊!”

周鈺滿心歡喜道。

前段時間,她還因為丹兒的事情而吃醋,才第一次見麵,就成了閨蜜那樣。

她們女孩子之間的關係,白仲捉摸不透。

也許是她們在家裡,除了去見一見夫人,就冇有彆的玩樂地方,難得有一個年紀相差不大的女孩,當然會馬上熟悉起來。

白仲說道:“那麼你就隨便吧,到時候麃公逼婚,你自己應對,不要找我!”

“你放心,我都想好了!”

丹兒表現得很自信,又道:“蘭兒、鈺兒,你們要不要出去走一走?我看將軍肯定很少陪你們,在家裡多悶啊!”

“好啊!”

白蘭開心地找來子衿,安排幾個護衛,趁著還未休市,三個丫頭逛市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