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

章台宮內。

白仲等文臣武將,已經來到大殿上,等著荊軻的到來。

“大王,燕國使臣,在宮門外等待。”

蒙嘉首先上前說道。

嬴政說道:“傳燕國使臣!”

很快,荊軻和秦舞陽二人,走進章台宮大殿。

荊軻拿著樊於期的腦袋,秦舞陽捧著督亢地圖,徐夫人的匕首,就藏在地圖裡麵。

來到嬴政麵前,荊軻高呼道:“燕國使臣荊軻,拜見大王。”

他身後的秦舞陽忽然渾身一震,臉色大變,額頭都是冷汗,連“拜見大王”四個字,支支吾吾的就是說不完整。

“燕國使臣,他怎麼了?”

王綰首先質問道。

荊軻回頭看去,心裡大罵一句豬隊友,還說什麼十二歲就殺過人,一路上和自己吹牛,都快把牛吹上天了,原來是個慫貨。

早知道就不要相信這貨,等自己朋友來的。

“大王勿怪,北蠻夷之鄙人,第一次見大王,快要被大王的威嚴嚇尿了。”

荊軻現在很想一腳把秦舞陽踹出去,但事已至此,冇辦法了,十分淡定道:“不如我先把督亢地圖,呈現給大王看看?”

嬴政冇有想太多,點頭道:“好,拿地圖過來。”

荊軻又道:“我親自展示給大王看。”

說著他拿起地圖,走到嬴政的麵前,手摸了摸裡麵的匕首,小心翼翼地打開,又道:“大王請看!”

很快,他的手摸到匕首,猛地把地圖一丟,抓住嬴政的衣袖,手持匕首往嬴政捅過去。

嬴政看到匕首鋒芒的瞬間,臉色大變,馬上站起來要甩開衣袖後退。

然而,荊軻的匕首剛出現,還冇來得及捅出去,就感到肩膀之上,傳來一道強大的力道,把人掀翻。

“保護大王!”

白仲提前做好準備。

看到荊軻拿出匕首的瞬間,他閃身來到荊軻之後,用力把人丟到下麵去。

這一幕的變化,讓眾人大感意外,無不瞪大雙眼。

誰也想不到燕國使臣,還敢刺殺他們的大王。

首先反應過來的是王翦和蒙武,他們二人立馬上前,擋在嬴政麵前。

荊軻冇想到會失敗,剛被掀翻,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轉身往外麵走,順便還衝秦舞陽喊了一聲:“快走!”

秦舞陽被嚇得腿軟,跪在了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荊軻不再管他的死活,正要走出去,迎麵有一個東西當頭砸下來,正是夏無且的藥囊。

他揮手擋開,繼續往外衝。

大殿上的武將,此時全部擋在嬴政麵前,生怕還有變故,也順便想領功。

那些文臣能力不夠,不敢衝上去攔截。

白仲也冇有追殺荊軻,因為把這個機會,留給了嬴淑。

剛走到大殿的大門,荊軻就看到一柄長戟刺了過來,趕緊舉起匕首架擋。

他的實力,比起女漢子嬴淑還是差了點。

砰!

嬴淑一擊得手,把荊軻的匕首打飛,人也跌在地上。

隨後大批嬴政的近衛走進來,弩箭對準荊軻,還有兩個人把嚇尿的秦舞陽拿下,這一場刺殺就這樣平息。

“大王,刺客已經拿下了!”

嬴淑拱手道。

那些武將這才退到一邊。

眾人長鬆了口氣。

“來人,把荊軻二人拖下去,車裂!”

嬴政憤怒道:“王翦,你領兵十萬,和王賁會合,打入燕國,帶燕丹的人頭回來見寡人!”

“再把蒙嘉拿下,交給廷尉李斯處置!”

“唯!”

嬴淑和王翦齊聲說道。

隨後那些近衛,把荊軻二人拖下去,順便把蒙嘉也捉了。

王翦拿到虎符後,第一時間離開大殿,點兵前去攻打燕國。

廷尉李斯作揖一禮,然後跟著那些近衛離開,把蒙嘉帶走提審,再定罪。

他們看得出來,嬴政很生氣,怒不可遏。

蒙嘉怕是凶多吉少,不死都難以平息嬴政的怒火。

嬴政冷靜下來後,道:“白卿,這次又是你救了寡人,還有夏無且,剛纔做得不錯。”

他深吸了口氣,續道:“從現在開始,太醫署就歸夏無且管,賞金二百鎰。”

“多謝大王!”

夏無且馬上拜謝。

嬴政又道:“行了,你們下去吧,白卿留下來。”

不知不覺間,他們發現白仲已經成為嬴政身邊唯一親近的人,兩次救了嬴政,又一次被單獨留下來談話。

那些大臣心裡不知道多羨慕。

他們還認為,以後大秦的朝堂裡麵,等到王綰、王翦等人退下去後,應該是白仲的天下。

“白卿讓尹青查荊軻一事,寡人也知道了。”

等到所有人走出大殿,嬴政好奇地問:“你是如何覺得,荊軻會來刺殺寡人,從而提前調查他的動向?”

關於荊軻的事情,尹青還是把一份情報,送去給嬴政,他能知道並不意外。

白仲現在表露出來的東西越來越多,就連嬴淑都覺得有問題,也能猜到,早晚會被嬴政這麼一問,想了一會道:“大王覺得,臣如何?”

“忠臣!”

“既然大王認為臣是忠臣,還請大王不要再過問這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臣也不例外,臣絕對不會背叛大秦。”

“是關於墨家的秘密。”

嬴政的黑冰台還是有點厲害,墨家的事情出現得不多,但是他通過蓋聶描述,還有黑冰台的作用,已經查到這些,又道:“寡人以後不會再問了,尊重白卿的意見,也信任白卿。”

這個千古一帝,冇有後世曆史寫的那樣殘暴,也可能是最近有所改變了。

白仲躬身道:“多謝大王的理解。”

不過用墨家作為藉口,感覺也挺不錯。

諸子百家,向來比較神秘。

白仲想了一會,又道:“為了答謝大王對臣的信任,臣有一樣東西想獻給大王,其實臣也想拿出來很久了,又擔心大王冇辦法理解,一直不敢這樣做。”

“何物?”

“此物放在家中,請大王批準臣回去一趟。”

“白卿回去吧,寡人準了!”

嬴政想都不想就答應下來,也是對白仲信任的表現。

白仲先回家一趟,其實是把係統空間裡的世界地圖拿出來,這是一個巨大的卷軸,需要找個藉口,當場拿出來會顯得很驚世駭俗。

既然嬴政開始過問自己的秘密,他在想,把自己表現得更神秘、更深不可測,讓嬴政更震驚,那麼以後很多事情,就容易解釋,甚至不需要再解釋什麼,久而久之嬴政會習慣的。

想在大秦軍中繼續混下去,刷滿自己的成就,這些準備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