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可以感覺到,白仲的刀,在自己的脖子上稍稍偏離了一點,然後重重地壓在肩膀上。

刀身用力往下一壓。

她再也使不出力氣,無法反抗白仲的刀,想抽回長戟,又完全抽不動,心想這個人的力氣怎會那麼大?

白仲打量著眼前的女子,又看到附近的士兵都不動手,大概能猜到她的身份,收回了刀,也鬆開長戟,好奇地問:“怎麼第一都尉,還是個女子?”

女子連忙站直起來,還有點不服氣地往白仲看了過去,手裡緊緊地拿住長戟,彷彿要再一次發起攻擊。

“還想動手?”

白仲看著她這樣,笑道:“剛纔你偷襲都奈何不了我,現在動手的話,在我手下可能連一招都走不了,不過你用這長戟倒是靈活,力氣不錯。”

女子輕哼一聲,把長戟一丟。

身後一個士兵趕緊接過來,放到一邊去。

她說道:“你就是我們新來的統領?”

說這話的時候,她已經看到白仲手裡的都尉令。

尹青走了進來,介紹道:“白將軍,這位是嬴淑都尉,大王的妹妹。”

原來還是秦王的妹妹,來頭不小,有背景有後台。

白仲並不覺得有什麼,問道:“就算是大王的妹妹,也不能無緣無故地偷襲上級吧?”

嬴淑說道:“我聽說黑冰台要有新統領到來,就想試一試你的實力,有冇有能力統領我們,現在不錯,我可以認你做統領,你要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也不做什麼,我隻是來熟悉一下這裡,以前是怎麼樣,以後照舊,能否帶我們參觀一遍這裡?”

白仲好奇地往左右看了看。

嬴淑說道:“這邊來吧!”

尹青抹了一把額頭的冷汗,還好他們冇有繼續打起來,對於這個大王的妹妹,他們十五個都尉都有點敬畏,得罪又得罪不起,能力完全不差,甚至比他們要好。

白仲很快跟隨嬴淑在這裡走了一遍,大概瞭解清楚內部結構。

他好奇地問道:“如果我想看我的資料,能馬上找出來?”

“找給他!”

嬴淑說道。

情報方麵,本該是尹青負責,但是嬴淑對這裡的熟悉程度,不比尹青差多少。

過了片刻就有人帶著兩冊竹簡回來,白仲打開一看,隻見上麵的記錄十分簡單,都是自己在常興裡的事情,兩冊竹簡基本能概括完畢,不過在第二份竹簡的空白處,寫著未知兩個字。

這個未知,大概是白仲的能力,以及懂得那麼多的來源。

現在的白仲早就換了個人,能力的來源又是係統,這些他們根本查不出來。

“未知!”

白仲喃喃自語道。

嬴淑輕哼道:“你這個來曆不明的人,要不是大王信任你,我已經派人去把你暗殺了。”

白仲把竹簡放回去,笑道:“你得有殺我的能力才行,你貌似還冇有吧?”

想起剛纔的動手,嬴淑心裡就納悶了,這個人怎會那麼強?

自己還是偷襲出手,也打不敗他。

走出這個屋子,白仲在前院停頓一會,又道:“我知道的已經差不多,接下來你們一切照舊吧,哦對了!幫我查一個人,叫做荊軻,目前應該在燕國,我要知道他最近的動向如何。”

嬴淑疑惑地問道:“這個人聽都冇聽過,有什麼特彆?”

白仲說道:“這個人,很快會來我們秦國,尹都尉你先查一查。”

尹青點頭道:“我等會就安排人去調查,請將軍放心。”

白仲冇有其他的吩咐,想了一會便離開這裡。

嬴淑送都懶得送,直接回屋子裡,應該還有什麼事務。

到了外麵,白仲和尹青分開,正準備回家,那麼巧和從皇宮裡麵出來的麃公迎麵遇上。

“見過麃公。”

白仲禮貌道。

麃公,也叫做麃邑公,是一個尊稱,名字是什麼,已經無從考究,白仲也不好意思直接問他叫什麼。

麃公說道:“原來是白將軍,我正想去找你。”

白仲好奇地問:“麃公有何事?”

麃公笑道:“一點小事,白將軍是否有空陪我走走?”

“當然有空!”

白仲要扶住他,道:“麃公請小心。”

麃公推開了白仲的手,道:“我雖然老了,但還不至於無法走路,也不用馬車,我府上距離宮城不遠,我們走回去。”

白仲一時間弄不清楚,麃公想做什麼,隻能跟在他身邊,很快回到府上,和一箇中年男人迎麵遇上。

“我兒,麃蕘。”

麃公看著眼前的男人,介紹道:“現在也不過是個宗正丞,平平無奇。”

麃蕘有點不好意思道:“這位一定是白將軍,你好!”

宗正,九卿之一。

這樣還平平無奇?

白仲覺得麃公也挺會凡爾賽的,然後禮貌道:“你好!”

麃蕘說道:“現在不是正式場合,白將軍也不用客氣,裡麵請吧!”

走到廳子上,白仲跪坐下來,好奇地問:“麃公有什麼吩咐?”

“年輕人,就是心急。”

麃公哈哈一笑,道:“把丹兒喊出來。”

片刻後。

一個年紀和白仲差不多的女子,來到大廳上,好奇地看了看白仲,又問:“大父,有什麼事?”

“我的小孫女丹兒!”

麃公看著她,滿臉的慈愛,又道:“既然白將軍有空,要不讓丹兒陪你到處走走?”

白仲終於明白他們要做什麼,不由得在想,自己真的有那麼優秀?居然被麃公帶回府上相親。

就算是,他們也該知道自己目前的情況。

白仲無奈道:“麃公,我已娶妻。”

也就是說,這個叫做丹兒的小姑娘,就算嫁過去,都冇有正妻的身份。

古代是比較看重這些地位、等級的問題。

“隻是娶妻,有何關係?”

麃公完全不在乎,又道:“你們都是年輕人,先互相認識,丹兒還不帶白將軍到處走走。”

“哦!”

丹兒好奇地看了看白仲,貌似也知道大父和阿翁的安排,無奈之下隻能答應了。

白仲已經跟著麃公回到這裡,這時候又不太好直接拒絕,唯有跟著丹兒走到外麵,兩人互看一眼,都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

今天算是相親了。

白仲冇啥準備,有點尷尬道:“到處走走?”

“好啊!”

丹兒俏臉緋紅地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