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發現和蓋聶有一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雖然最開始,蓋聶偷襲自己,但那兩根木杆,造不成實質傷害。

比劍過後,他覺得蓋聶很不錯。

下次見麵,應該可以成為朋友。

原來李稷和蓋聶也是認識的。

現在一月份了,李稷還冇回來,白仲在想,不知道給他的任務完成得怎麼樣。

有係統的作用,他也不擔心李稷會突然背叛,暫時把這些置之腦後。

目送蓋聶離開,白仲回到營地內。

“將軍,那個人是誰?”

王離首先走過來問。

羅慶說道:“這個人的劍術很強,應該少有對手,不過將軍比他更強。”

“他叫做蓋聶,是李稷的朋友,你們聽過冇有?”

白仲簡單地解釋一下。

他們同時搖頭,不是什麼遊俠、俠士,都冇聽過蓋聶是誰。

既然是李稷的朋友,也就冇有想太多。

白仲續道:“好了,你們快去訓練,另外我明天就讓人把大王給我的賞賜,先送到這裡,你們給犧牲和無法再上戰場的銳士分一分,如果還有多的就留在營地內,以後成立一個基金,大概意思是如果以後還有銳士不幸,我們繼續用這筆錢,補助他們的家人。”

“多謝將軍!”

在場的銳士,都能聽到白仲的話。

此時他們感動得眼圈都是濕潤的。

白仲擺手道:“行了,你們繼續去訓練,我還有彆的事情,過兩天再來營地。”

被蓋聶打擾一下,他差點忘記了弩的事情,首先來到鍛造弩的地方。

隻見這裡,完全被圍牆包圍起來,附近還有士兵守衛站崗,以及巡邏。

“參見將軍!”

那個叫做餘慶生的二五百主趕緊帶兵上前行禮。

白仲點頭道:“行了,繼續巡邏吧。”

他走進裡麵,隻見這裡的工匠,已經按照流水線的模式,在打造那些零件。

“白將軍來了!”

劉元祥遠遠就看到白仲,趕緊跑了過來。

剩下的工匠見了,都丟下手裡的工作,過來行禮。

白仲看了看附近一些零件,問道:“進度怎麼樣了?”

劉元祥懺愧道:“一個都冇成功,我們組裝過好幾個弩,不是無法發揮將軍想要的威力,就是剛一用全部散架,最後全部廢了。”

零件製造出來了,卻在組裝上麵出錯,按照道理來說不應該。

不過弩的結構十分複雜,就算有圖紙對照,他們組裝不起來,貌似也正常,應該怎麼辦?

劉元祥看到白仲一言不發,還以為將軍生氣了,跪下道:“請將軍賜罪!”

其他工匠,跟隨著跪下來。

“起來吧,我也冇說要怪罪你們。”

白仲放下那些零件,想了好一會又道:“這段時間,你們先停工,什麼時候再開始,我另外通知你們,下去休息吧。”

說完之後,他在這裡,簡單地看了一遍。

“或者,墨家會有辦法。”

白仲想到李稷。

他們墨家在物理、科學,還有機械製造方麵,甚至還有數學等,都有一定的成就。

白仲記得以前的語文課本,就有一篇寫公輸盤和墨子交鋒的文章,好像就是那些器械方麵的交鋒。

“等到李稷回來,再讓他折騰一下怎麼製造這個弩。”

他心裡麵嘀咕著,正要離開這裡,突然看到羅慶來找,說是牧場那邊,得知白仲回來了,讓人送來兩萬二千把橫刀。

“打造了那麼多!”

白仲趕緊回去。

烏倮的力量還是挺厲害的,不僅能給出足夠的煤和鐵礦石,還有足量的人來打造橫刀,人力和物力都充足的前提下,想不快也難了。

回到軍營。

隻見王翦早已經到了鐵鷹銳士的營地,等著白仲回來。

“白將軍,這些刀,能否給我?”

經過滅趙一戰,王翦體會到橫刀的好處,殺敵的時候,再配合白仲教的殺敵技巧,十分好用。

但是大半年過去,纔打造出兩萬多把刀,想要裝備全軍還是挺難的。

“當然可以!”

白仲正想用這種刀,繼續增強秦軍的戰鬥力,在軍中大量裝備,反正花的是烏倮的錢,一點不心疼,回頭又問鐵鷹銳士,道:“你們的刀,有冇有破損的?有的就來換。”

“冇有!”

他們齊聲說道。

這些刀比較堅硬,滅了趙回來後,鋒刃雖然有點缺口,但是磨一磨還可以繼續用,暫時不需要更換。

白仲說道:“上將軍可以全部帶走了。”

王翦哈哈大笑道:“多謝白將軍的慷慨,來人把刀全部帶回去。”

兩萬多把刀,很快被他們搬空了。

白仲看著天色不早,告辭了王翦,先回鹹陽。

在路上的時候,他打開成就麵板,領取進爵中更的成就,官職冇有增加,隻有進爵的成就被點亮。

“恭喜宿主,獲得墨家钜子令x1!”

聽到係統的播報,白仲愣了片刻,把空間裡的钜子令拿出來一看。

剛纔他還在想著墨家的事情,钜子令來得也太及時,如果李稷能把墨家的人帶回來,自己豈不就是他們的钜子。

再然後,白仲發現令牌的後麵,有一道細微的縫隙,要不是有長生訣的作用,視線可以看到極細微的東西,都難以發現這縫隙的存在,很快就找到打開的方法。

將其打開一看,裡麵有兩塊布帛。

白仲再打開第一塊布帛,首先看到四個大字——墨氏兵法。

“墨家雖然主張非攻,但對兵法也有研究。”

白仲快速瀏覽一遍,喃喃自語道:“畢竟在春秋戰國這個時代,一直都在打仗,研究點兵法也正常。”

然後他打開第二塊布帛,驚訝道:“墨子劍法補遺。”

係統給的墨子劍法,還不是完整的,還有補遺三招,就藏在钜子令裡麵。

白仲看完之後,發現三招都是殺招,威力很強。

他將空間裡的劍拿出來,簡單地練了一遍這三招劍法,意外地發現不僅威力很強,還是變化無窮,搭配上全套墨子劍法使用,變化更多,十分奧妙。

劍招冇有固定的招式,每一次搭配使用都可以不一樣。

“墨家,厲害啊!”

白仲心裡感慨。

他把這三劍練了數遍後,再回鹹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