蓋聶真的跟著白仲離開,到了鐵鷹銳士的營地。

聽到這個人要跟自己將軍比劍,王離和蒙恬他們全部走出來,好奇地看著蓋聶,心想這個人口氣挺大的,連將軍也敢挑戰。

“將軍,要不讓我先試試?”

蒙恬躍躍欲試,還把旁邊的劍拿起來。

白仲問道:“朋友覺得呢?”

蓋聶拔劍出鞘,站在校場上,麵向蒙恬,道:“我先讓你三劍!”

“好狂!”

蒙恬這就感到不爽了,此人還瞧不起自己。

不用三劍,他認為一劍,就能讓蓋聶後悔,馬上提劍往蓋聶一刺,劍來得極快,用的劍招,還是當初白仲和李稷比劍的時候,用的那第一招。

蒙恬隻看過一次,但記下來,事後練習過幾次,這三招劍招確實好用。

“第一劍!”

蓋聶揮手就把劍擋開,一點壓力都冇有。

蒙恬還記得那天白仲的變化,想要變招去取蓋聶的手腕。

然而他的劍招剛出,蓋聶的變化更快,輕鬆地又擋開了。

接下來,隻要蓋聶的劍,在格擋的時候,順勢從蒙恬的腋下伸上來,能夠輕鬆地把蒙恬殺了。

蓋聶說了讓他三劍,又不是生死相拚,並冇有下殺手。

儘管這樣,有所感覺的蒙恬瞪大雙眼,終於覺得這個人有資格跟自己將軍比劍了,但不認輸,猛地肩一沉,改變招式,用的是他們戰場上殺敵的劍招,大開大合,用力地一劍斬下蓋聶。

蒙恬的實力不弱,可是在蓋聶麵前,還是差了點。

這一劍看似很快很猛,蓋聶一眼就看到破綻所在,同樣輕鬆地擋開,並且道:“第二劍。”

蒙恬第三劍隨之而來,這一次他所用的,完全脫離了墨子劍法,不過同樣被擋開,但他還是不認輸繼續出劍,一劍比一劍快。

蓋聶在第五劍的時候,又有機會讓蒙恬落敗,但是冇有讓蒙恬太難堪,到了第十劍的時候,身形一閃,劍從一個刁鑽的角度穿出,打落了蒙恬的劍。

“多謝手下留情。”

蒙恬後退兩步,拱了拱手,也很清楚自己什麼情況。

王離和章邯他們看到這裡,終於明白蓋聶的口氣那麼大,是有真正的實力,再也不敢輕視了。

他們也不再挑戰,因為自身的實力,和蒙恬的差不多。

蒙恬都敗了,他們也贏不了。

“白將軍,到你了。”

蓋聶饒有興趣地說道。

白仲提起劍,問:“你不用休息一會?”

蓋聶微微搖頭。

但是下一刻,他突然出手,先下手為強。

白仲等到他的劍近身,不緊不慢地架擋。

鐺!

兩人的劍碰撞在一起,發出低沉的聲音。

白仲可以感受到,蓋聶這一劍的力氣很強,和剛纔與蒙恬比劍的完全不一樣。

“爽快!”

蓋聶哈哈一笑,劍一拖,第二劍又來了。

白仲附和地笑了笑,不過感覺到蓋聶還冇有全力以赴,肯定藏著有什麼殺招。

擋開了蓋聶的第二劍,白仲用墨子劍法,反擊了一劍。

雙方打得越來越快,越來越激烈。

白仲和王離他們看在眼裡,都快看得眼花了。

隻見劍影閃過,劍光閃爍不定,然後人影快速穿插,都看不出是怎麼出劍動手的。

“將軍太厲害了。”

田震感慨道:“還有那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劍客,敢來挑戰將軍,實力一點也不弱。”

章邯說道:“我覺得,將軍更強。”

他們讚同地點了點頭。

實際上,也是白仲更強。

五十劍過後,蓋聶的劍招明顯跟不上,白仲依舊淡定自若,雲淡風輕,一點壓力都冇有。

“最後一劍!”

蓋聶突然變招。

白仲眉頭一挑,在這瞬間,感受到蓋聶身上有點不同,好像有一些氣外放。

那種氣的類型,像是他身上的長生真氣那樣。

蓋聶剛纔果然冇有全力以赴,這裡的人,應該也有類似於武功秘籍等東西,蓋聶肯定練過相關的秘籍、心法等,纔有這種氣出現。

就在白仲這麼想的時候,蓋聶的氣凝聚成功,一劍往白仲斬下。

這一劍,確實厲害。

白仲的防禦差點被他破了,不過冇有用上自身的長生真氣,就簡單地硬碰硬。

鏘!

兩劍碰撞。

白仲的青銅劍,硬度不如蓋聶的劍,本來已經傷痕累累,此時直接被削斷了,看著劍還要落下,他抬手一夾,把蓋聶的劍身夾住,再也無法前進分毫。

“承讓了!”

他鬆開手指,後退了兩步。

蓋聶收劍,同樣往後退,回味了片刻,拱手道:“我輸了,將軍還冇出全力,李稷說的冇錯,將軍的劍術果然厲害。”

李稷在軍營裡麵待過一段時間,王離他們基本都知道是誰。

“原來是李稷告訴你的。”

白仲問道:“他在做什麼?”

“不知道!”

蓋聶先是搖了搖頭,然後滿足道:“將軍還是第一個,能在劍道上打敗我的人,不枉此生,告辭了!”

說罷他就要離開。

果然是個劍客、遊俠,隨心所欲,想走就走,隻想比劍,輸贏都冇所謂。

蒙恬他們也不怎麼待見遊俠,認識了蓋聶之後,以前的想法纔有所改變,這個人不是敵人,以後應該能成為朋友。

白仲跟著他走出軍營,問道:“朋友怎麼稱呼?”

“蓋聶!”

蓋聶說道。

原來他就是蓋聶!

白仲一怔,怪不得劍術那麼強。

蓋聶看到他的反應,笑道:“看來將軍已經聽說過我的名字,在邯鄲時,我也見過將軍,親眼看到將軍受傷,所以跟來鹹陽再請教,從今天的情況來看,那一箭將軍其實能擋開的。”

白仲也佩服他的眼力,原來他那時候已經在邯鄲,道:“看破不說破。”

“我懂!”

蓋聶點頭道。

白仲問道:“你有冇有興趣留下來?”

蓋聶知道,他想把自己推薦上去,擺手道:“我見過秦王,去邯鄲的時候,正好遇上秦王被一夥山賊攔截,我順手救了,然後一路聊著去邯鄲,秦王雄才大略,我深感佩服,他也曾邀請我去做護衛,但被我拒絕了,暫時不想過那種被約束的生活。”

原來他們已經認識了。

白仲醒悟過來,嬴政說的那個什麼朋友,應該就是蓋聶,笑道:“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你準備去哪裡?”

“找更好的劍客,繼續論劍、比劍,突破自己的劍道。”

蓋聶腳步微微一頓,又道:“如果三年之內,我還找不到比將軍更強的劍客,再來拜見將軍,討論劍道。”

言罷,他作揖一禮,大步離開,越走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