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將軍回來了!”

琴清有些驚喜地回過頭來,然後纔回應道:“將軍之前給我的種子,已經讓人種植出來,產量還很高,收成留種後,種子已經送去治粟內史那邊,剩下這些作為糧食,我就給先生送來了。”

白仲驚訝道:“那麼快!”

隨後又想到,自己出征都去了大半年。

現在是秦王政十六年的一月份,有足夠的時間種植第一批作物,就不覺得驚訝,點頭道:“夫人請進!”

兩人走進大門。

琴清又道:“我上報的時候,說種子是將軍提供的,將軍剛出征回來,應該又立了大功,兩者加起來,大王的賞賜應該不會少。”

白仲對此不感到意外,感謝道:“這件事辛苦夫人了!”

他們剛走到大廳。

“清姊!”

“大兄終於回來了!”

白蘭首先看到他們,連忙喊道:“丘嫂,大兄回來了。”

周鈺很快也來了,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就在眼前,輕快地跑過去,投入懷裡,呢喃道:“良人!”

“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琴清看到這裡,很知趣地告辭離開。

周鈺這才發現,原來琴清也在,頓時害羞得滿臉通紅,埋頭在白仲的懷裡。

白蘭輕聲地問:“大兄有冇有受傷?”

去打仗就有可能受傷,蘭兒最擔心的還是這個。

聞言,周鈺也抬起頭,用一個詢問的眼神看著自己丈夫。

白仲舉起手轉了一圈,笑道:“你們看我像是受傷的嗎?”

斷了的肋骨,早就恢複了。

“冇受傷就好!”

周鈺終於放心。

她們心裡都在想,隻要不受傷,戰功寧可不要了。

白仲問道:“修煉得如何了?”

問起修煉的事情,兩個丫頭都覺得修煉十分奇妙,拉著白仲坐下來,彙報自己的進度。

很快晚上了。

庖廚把飯菜都送上,白仲陪著她們一起吃了頓晚飯,然後又準備熱水,洗去身上的風塵仆仆。

回到房間時,白仲隻見周鈺細心地把被褥整理好,安靜地坐在榻上等待,一雙白皙的小腳,輕輕地搖擺著,看到他推門進來,又跳起來跑過去,再一次投入懷裡。

“良人!”

她柔聲道。

“都不穿鞋子!”

白仲把她抱起,放在榻上。

再找來一塊布帛,輕輕地擦去玉足上的灰塵。

儘管成親有一段時間,被丈夫拿住小腳的時候,周鈺還是免不了會害羞,連脖子都紅了,然後還很享受。

“有冇有回去過常樂裡?”

白仲把布帛放到一邊,坐回榻上,把她摟進懷裡,下巴貼著她的額頭,輕輕地問。

周鈺微微點頭道:“九月底的時候,讓子衿安排人護送我和蘭兒回去,阿翁還是不願意來鹹陽。”

白仲抱歉道:“我比較忙,冇時間回去。”

“我可以理解良人!”

周鈺微微搖頭,輕輕地往他的懷裡蹭了蹭:“我好想你!”

“我也是!”

白仲低頭親下去。

久彆勝新婚,說的就是他們這樣。

第二天早上。

白仲起來之後,穿好官服,再進鹹陽宮參加朝議。

來到章台宮大殿,白仲和眾人等了一會,嬴政就來了。

今天的朝議,嬴政主要是對滅趙一戰的結果,論功行賞。

王翦、蒙武他們都得到進爵。

白仲也進了一爵,已經是第十三等的中更,又得到很多賞錢,不過賞錢方麵,他真的準備拿出來分一分,給鐵鷹銳士戰死或者無法再上戰場的人。

另外還有李信,雖然在攔截公子嘉的時候失敗了,但在滅趙整個過程下來,功勞並不小,也得到進爵和升職,繼續留在白仲的部下。

蒙恬、王離他們,都得到了賞賜。

把所有賞賜安排下去後,嬴政開始商議其他事情。

快要到中午的時候,政事處理得差不多,嬴政讓眾人退下,不過把白仲留在宮中。

“昨天剛到鹹陽,馮去疾就把那些穀和麥的種子送來給寡人看,品種不錯,很飽滿。”

嬴政首先提起這件事,道:“根據琴清說的,這些新的品種產量還不低,畝產基本有十二石以上,白卿又立了大功,當然寡人也會給琴清應有的賞賜。”

秦國的一石,相當於後世的六十斤左右。

白仲計算了一下,十二石大概是後世的七百多斤。

畝產七百多斤,這是很低產的那種。

但是在秦國,絕對是超級高產,可以說大豐收。

嬴政說起這個產量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冇有停止過,如果產量能夠穩定地保持在這個程度,他可以保證,大秦再也冇有捱餓的百姓,糧倉再也不會空了。

糧食產量的高低,對於古代的農業國來說,和國力相關。

嬴政繼續說道:“寡人不會追問到底,白卿是從哪裡得來的種子,不過寡人可以看到,白卿是真心為了大秦。”

當初白仲給琴清隨口解釋那些,嬴政當然不相信。

白仲鄭重道:“臣絕對不會背叛大王。”

嬴政點頭道:“寡人相信白卿,在邯鄲你救了寡人一命,又獻上那些種子,寡人在想,應該給你一點什麼賞賜才行,錢財給了,爵位也給了,但是權力方麵,依舊差了點。”

白仲不知道他這麼說,是何意,搖頭道:“臣覺得,這樣就夠了。”

嬴政搖頭道:“不,還不夠,你可知道黑冰台?”

黑冰台果然存在的。

白仲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寡人的黑冰台,有十六都尉,但是缺少一個統領,以後就交給白卿負責。”

嬴政回頭看著白仲,眼神裡透露著信任,續道:“白卿認為如何?”

嬴政麾下的黑冰台,其職能和明朝的錦衣衛類似,不僅是秦王的親衛,還負責暗殺、收買權臣、挑撥離間、安插臥底、製造謠言、竊取機密等等一係列行動。

擔任黑冰台的首領,能夠得到很多情報和眼線,甚至還有一些特殊的權力。

“臣願意接手,但這是真的?”

白仲知道黑冰台對嬴政很重要,就這樣把控製權交出去,相當於把自己部分性命,也交給了白仲。

嬴政肯定道:“當然是真的,寡人的命,是白卿救回來的,如果這樣也不信任你,寡人還能信任誰?黑冰台是寡人從以前的鐵鷹銳士中分離出來,現在是寡人掌管,但是你比較適合擔任統領,如何?”

白仲考慮了好一會,拱手作揖道:“臣,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