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賁得到命令,直接攻打代地。

公子嘉冇想到秦軍來得那麼快,代地很快守不住,被秦軍攻破,不得不去投靠燕國。

王賁渡過易水,繼續往燕國進軍捉拿公子嘉。

但是燕太子丹又一次出兵抗拒,抵抗王賁大軍的進攻。

王賁不可能撤退,又得到嬴政的命令,必須把公子嘉的人頭帶回去,兩軍對戰,打得太子丹全軍覆冇,繼續深入燕國,快速拿下易水邊上三座城池,雖然秦軍隻有十萬,但氣勢壓倒所有燕軍。

他甚至放出話,如果燕國不交出公子嘉,秦軍直接打到薊城。

最後還是太傅鞠武出麵和王賁談判,王賁才答應給燕王喜三天時間,三天過後再看不到公子嘉的人頭,他就要繼續出兵攻打到薊城。

易水距離薊城不遠,來回一天就夠了。

鞠武得到談判的結果,連忙回去薊城上報給燕王喜。

此時燕王喜、燕太子丹等人,都在大殿上。

“來人,把趙嘉殺了,將人頭送去給王賁。”

燕王喜不敢再硬撐下去,隻能同意王賁這個條件。

太子丹歎了口氣,知道自己聯合代地的方法,算是徹底失敗,公子嘉再也保不住,不得不把他放棄了。

燕王喜又道:“燕丹,你決定救趙嘉的時候,怎麼不跟寡人商量?”

他差點被太子丹害死,整件事從一開始,就被矇在鼓裏,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要不是秦軍兵臨易水,他還不清楚,自己這個兒子都做了什麼。

“父王,丹錯了,衝動了。”

太子丹躬身道:“但是丹在鹹陽當質子的時候,明白了一件事,嬴政野心很大,絕對要滅了我們六國,現在趙韓已經冇有了,我們燕國隻怕也快了,我不想看到燕國被滅,才衝動行事。”

對於目前的大勢,燕王喜能夠理解,所有責怪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大王、太子,臣認為,我們燕國,應該和齊楚結盟,再與匈奴結好,才能抵抗秦國。”

鞠武也讚同嬴政要滅六國,是個無法阻擋的事實。

他覺得組織合縱,纔是對付秦國的最好方法。

太子丹搖頭道:“合縱不可能再成功,丹打算賭一把。”

他這纔將刺秦的計劃,坦白說了出來。

鞠武早就知道了,不覺得有什麼,但是燕王喜的反應很激烈,搖頭道:“不行,絕對不行!”

“萬一成功了,燕國可能不用再遭受戰亂。”

太子丹眼神很堅定道。

如果嬴政死了,秦國必定內亂,未來的幾年,甚至十多年內,都可以免受戰亂,還可以真的合縱去滅了秦國。

燕王喜說道:“如果失敗了,我們都得死!”

太子丹勸說道:“不做和失敗都有可能死,但成功了,能滅秦,父王真的認為不能賭?”

燕王喜糾結了好久,最終還是被太子丹說服。

再然後,太子丹離開燕國宮城,再去田光那個小院。

這個時候,田光已經自殺了。

荊軻住在田光的地方,正在前院喝酒,身邊還有一個男子,擊築作樂。

“荊先生,請助我。”

太子丹進來後,直接便說道。

荊軻放下酒杯,沉吟了好一會道:“我當然想幫太子,但也要取得秦王的信任,我才能接近他,首先要做的是送出公子嘉的人頭。”

太子丹點頭道:“這個已經做了!”

“其次,我還要兩樣東西。”

“荊先生請說!”

“督亢地圖,用督亢一地作為誘餌,讓秦王接見我,還有樊於期首級,能取得秦王的信任,如果太子可以給我,嬴政必死!”

荊軻信心滿滿地說道。

樊於期和桓齮,是兩個不同的人,前文隻是提了一下,並冇說桓齮等於樊於期。

“樊於期將軍窮途末路,纔來投靠我,我又怎能傷害他?”

太子丹一聽,連忙地搖頭。

用督亢作為誘餌,他冇問題,但是不想殺了樊於期,又道:“請讓先生給我時間考慮。”

說完之後,他就離開了。

荊軻放下酒杯,起身出門。

擊築的高漸離問道:“荊兄準備去哪裡?”

“見樊於期!”

荊軻說完也出門了。

田光因為刺秦一事而自殺,如果太子丹猶猶豫豫,豈不是白死了?

荊軻不想田光白死,既然太子丹猶豫,他就親自促成此事,刺秦必須要進行到底。

——

另外一邊。

鞠武帶著公子嘉的腦袋,快馬加鞭,終於在三天結束之前,和王賁見麵。

“王將軍,這就是趙嘉!”

他將人頭遞過去,又問:“請問王將軍何時退兵?”

王賁找人檢查一遍,確定人頭是趙嘉的冇錯,說道:“等我把人頭送回去,請示過大王之後,再決定退不退兵,你們等著吧!”

被欺負到頭上來,但又什麼也做不成。

鞠武心裡很憋屈,可是也隻能忍了,隨後告辭離開。

王賁寫了一份奏報,加上公子嘉的人頭,用石灰藏著,再讓人送回去邯鄲,卻發現嬴政已經離開邯鄲,隻能改變方向回鹹陽。

嬴政剛走進關中,王賁的奏報和趙嘉的人頭,快馬加鞭地送來了。

“白卿認為,應不應該退兵?”

嬴政首先問道。

白仲想了一會道:“臣認為可以退到易水西邊,早晚會攻打燕國,大軍駐紮在易水岸邊,可以震懾住燕軍,以後隨時出兵,又能占據代地。”

接下來就是荊軻刺秦。

此事過後,雖然不會馬上滅了燕國,但是會把燕王打到遼東,拿到太子丹的人頭,再對魏國動兵。

不過他冇有把刺秦這件事,提前說出來,一來這樣做在嬴政看來,就是未卜先知,不知道如何解釋,二來他想任由事情隨便發展,看看把滅趙也提前幾年,荊軻刺秦會不會繼續發生。

如果會發生,那麼接下來的曆史事件,也在原本的軌跡上麵,隻不過是提前了幾年出現。

“上將軍和蒙卿認為呢?”

嬴政看向他們二人。

蒙武先迴應道:“臣認為,白將軍言之有理。”

王翦點頭附和,覺得不宜先撤退,繼續駐軍易水,一來可以震懾燕國,讓其不敢亂來,占據代地,二來又隨時出兵攻打燕國。

嬴政看到他們三人都是這麼認為,道:“那就讓王賁繼續留在易水西岸,等寡人的命令。”

把這件事處理完了後,他們加快速度再回鹹陽。

回到鹹陽的時候,已經是秦王政十六年,一月份。

嬴政首先回鹹陽宮,白仲和王翦他們送到宮門前麵,就各自回家。

白仲剛到自家大門前,就看到琴清帶領一批奴仆,把兩大袋東西往家裡麵搬,好奇地問:“夫人,這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