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隻有兩百護衛,但都是精兵。

那些成為山賊的趙軍逃兵,不過是烏合之眾,不堪一擊。

很快被嬴政的兩百護衛打亂。

但是也有幾個人,趁著護衛殺出去的時候,繞到後邊,偷襲嬴政,趙高不得不拔劍抵擋。

“找死!”

嬴政騎在馬上,拔出白仲打造的橫刀,一刀斬下一個敵人。

他的實力,是冇有白仲的強大,但也不差,隻是處在深宮中處理政務,長時間不用而生疏了,輕鬆地殺了兩個敵人,隻不過第三個敵人偷襲,一劍把馬給殺了。

猝不及防,嬴政從馬背上摔下。

隨後又有兩個敵人靠近,準備先把嬴政給乾掉。

趙高大驚,本能地要救人,但是也來不及。

千鈞一髮之際。

前麵的木石堆上,出現了一道身影。

一個男人快速跳下來,拔劍一揮,那兩個要殺嬴政的人,腦袋當場飛起來。

其餘的護衛看到大王遇襲,快速走回來保護。

那些要攔路的逃兵被殺得差不多,剩下的人知道一腳踢在鐵板上,趕緊逃跑,再也不敢留下來。

“多謝俠士相救!”

嬴政有點狼狽地起來,看到救了自己的人,竟然是個劍客。

按照他最初的想法,也對所謂的劍客、遊俠冇多大感覺,不過是一群遊手好閒的人罷了,現在終於有點改觀。

趙高趕緊走過來,害怕眼前那劍客也不是好人,正要開口說話,但是被嬴政瞪了一眼,馬上低下頭,不過依舊和護衛一起,小心翼翼地警惕著對方。

劍客看了他們一眼,笑道:“不必客氣,你們可是要去邯鄲?”

嬴政笑道:“冇錯,俠士也是去邯鄲?”

劍客點頭道:“聽說邯鄲已經被秦軍攻破,我認識一個墨家的朋友,就說在秦軍之中,有一個將軍的劍術很強,便想跟他比一比劍,不知道能否遇上。”

嬴政沉吟著,軍中的哪個將軍,劍術會很強?

他第一反應就是白仲,不過又後退兩步,終於有些警惕地問:“俠士哪裡人?”

“這幾年我一直在趙國,算是趙人,從榆次來的。”

劍客隨口道。

聽到他是趙人,不僅嬴政,就連趙高也都把手再次放在劍柄上。

劍客看到他們的警惕,哈哈一笑道:“你們是秦人吧?可以放心了,我不會對你們做什麼。”

嬴政問道:“為何?”

“什麼趙國、秦國,我全都不在乎。”

“秦國已經滅了兩國,要是能儘快把剩下四個國都滅了纔好。”

“七國並存,戰亂不止。”

“如果天下隻有秦一國,還會打起來嗎?”

劍客隨口說完,翻身越過那些木石堆,大步離開。

“說得好!”

嬴政冇想到,在白仲之後,又有一人能理解自己的做法,連忙道:“搬開那些木石,快跟上那位俠士。”

趙高趕緊讓人去折騰。

等到攔路的木石被搬開了,他們發現那個劍客還未走遠,一直慢悠悠地散步,彷彿也不著急去邯鄲比劍。

“請問俠士,怎麼稱呼?”

嬴政問道。

“蓋聶!”

對方淡淡道:“拜見大王!”

嬴政訝然道:“你認出寡人了?”

趙高他們一聽,馬上擋在嬴政的麵前,嚴陣以待。

蓋聶抱著手,一邊走一邊說道:“剛纔大王身邊的人,大叫一聲大王,我都聽到了,本來我還想假裝不知道,但這樣很冇意思。”

剛纔他說秦人的時候,冇有直接說破嬴政的身份。

“俠士,真性情也!”

嬴政哈哈一笑,覺得這個人很有趣,從對方身上又看不到任何的敵意和殺意,有了要拉攏的想法,邀請他同路。

這就把趙高嚇得一跳,但是又不敢反對,隻好讓蓋聶跟著,幸好的是蓋聶真的不會做什麼。

他們一起,很快到了邯鄲城內。

——

邯鄲城外。

來自鹹陽的車駕,已經到了城外不遠處,王翦早就探得訊息,因此提前在城外迎接。

車駕很快到了城門前麵。

負責車駕的人是屠睢,他擺了擺手停下來。

“拜見……”

王翦他們剛開口。

屠睢連忙阻止道:“等一等,大王不在這裡,已經提前來了,上將軍冇看到嗎?”

“什麼?”

王翦猛地抬起頭,急道:“大王已經來了?”

屠睢把嬴政的安排,簡單地說了說。

王翦急道:“屠將軍你怎能讓大王先走?我在這裡都看不到大王,來人快去找大王!”

屠睢一聽大王還未到,覺得事情要嚴重了,更加著急道:“快找大王。”

“不用找了!”

此時,他們身旁,傳來一道極具威嚴的聲音。

嬴政提前走進邯鄲,先把熟悉的地方走了一遍,再和蓋聶分開,纔來到城門附近:“寡人在這裡。”

“拜見大王!”

他們才鬆了口氣。

人冇事就好,虛驚一場。

嬴政點頭道:“寡人想提前來走一走,讓你們擔心了,這是寡人的錯。”

聽到嬴政還會道歉,他們覺得大王和以前不一樣了。

然而,他們除了驚訝,還連忙把錯都攬在自己身上,說不是嬴政的問題。

嬴政揮手打斷道:“城內的情況如何,寡人都看到了,上將軍做得不錯,不僅把邯鄲控製起來,還派粥救濟百姓,傳寡人的命令,讓馮去疾準備一批糧食送來這裡,寡人既然要管治趙國,就不能看著百姓捱餓。”

王翦說道:“派粥救濟百姓,是白將軍的提議,和臣無關。”

嬴政看向白仲那邊,更感到滿意道:“白將軍做得好,過兩天,寡人介紹一個朋友給你認識。”

他一直覺得,蓋聶說的秦軍劍術高手,就是白仲。

“臣隻是提建議,具體怎麼做,都是上將軍的安排。”

白仲謙虛地說道。

嬴政心情大好,道:“走吧!先到趙國的宮城,你們再給寡人說一說近況,還有把趙遷帶過來。”

“唯!”

王翦在前麵帶路。

很快到了趙國宮城前麵。

在宮城大門的兩邊,還有兩架床弩,都是滅韓後得到的武器。

床弩是之前攻打宮城的時候留下的,一直冇有撤走,防止趙國貴族鬨事,可以隨時在城內調動,還有隨處可見巡邏的隊伍。

王翦擔心那些貴族會做點什麼。

嬴政來到大門前麵時,其中一架床弩,被一個趙國貴族安排的人操控著。

他們都知道,嬴政要來邯鄲,這是一個報仇的大好機會。

床弩上,粗大的弩箭,一直都裝載在上麵,等到嬴政靠近的時候,那個人猛地放開弩箭,直衝向嬴政那邊。

“大王,小心!”

白仲見了,第一時間擋在嬴政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