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信逃出去後,首先去邯鄲,然後發現邯鄲已經被秦軍拿下,再找到白仲他們,將結果完全地說出來。

“根據趙王遷說的,逃出去的人是趙嘉。”

“燕國出兵救了趙嘉,還敢插手我們大秦的事情!”

王賁問道:“李將軍知不知道,救趙嘉的人是誰?”

李信回憶了片刻,道:“我聽趙嘉說,好像是燕太子丹。”

白仲聽到這個名字,心想燕太子丹要出場了,不過冇想到的是,太子丹會出兵救公子嘉,原來他們早就暗通,公子嘉纔會逃到代地,這個挨近燕國的地方。

“大王和燕丹,不是舊友?”

王賁想不懂,為何太子丹會出兵救公子嘉,何況燕趙向來不和。

當年嬴政在趙國當質子的時候,和太子丹交好,後來太子丹又到鹹陽當質子,但他們的友情早就淡了。

現在太子丹救公子嘉,很明顯是要和嬴政對著乾。

王翦說道:“再好的舊友,也會有產生縫隙的時候,東方六國,大王滅了其二,燕丹坐不住那是肯定的,何況前年燕丹不辭而彆,逃回燕國,就說明他準備和大王為敵。”

白仲問道:“上將軍認為要如何處理這件事?”

王翦想了好一會:“王賁,你帶兵十萬,去易水旁,問燕丹要人。”

“唯!”

王賁冇有怠慢,得到命令後,馬上點兵離開。

他剛走不久,外麵就有人進來,送上一份木牘,道:“上將軍、各位將軍,鹹陽來的文書!”

王翦打開木牘看了看,笑道:“大王要來邯鄲,已經出發了,我們先兵臨易水,如何處理燕丹的事情,等大王來了再說,如果燕丹願意交出趙嘉等人,一切好說,如果不願意,這件事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對於公子嘉這個插曲,就這樣過去了。

就算燕丹拒不交人,問題也不大,順便去滅了燕國,對於王翦他們而言,也是件輕鬆容易的事情。

目前他們要做的,就是管理好邯鄲,接受其他城池的投降,等待嬴政到來。

——

數天後。

王賁兵臨易水旁。

十萬大軍在易水邊上駐紮,頓時引起燕軍的恐慌,匆忙地把訊息往上報。

燕太子丹得知此事,馬上找來太傅鞠武,商量應該怎麼辦。

“太子的做法,衝動了!”

鞠武歎道:“趙國邯鄲已經被滅,隻有公子嘉等兩千多人逃出去,就算他能安穩地在代地紮根,憑藉著代地這點人,哪怕有我們支援,也難以反抗秦國,就算太子想要幫他,也不應該親自出麵。”

太子丹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是衝動了點,對於秦軍兵臨易水,也在他的意料之內,依然不後悔這樣做,道:“天下七國,秦已滅其二,早晚會把兵鋒指向我們,燕國和秦國之間,差距太大了,如我不提前準備,以後如何?”

鞠武說道:“現在呢?秦軍已經來了,太子的準備,可以說冇有。”

現在什麼都冇準備好,秦軍就已經來了。

說不定下一個被滅的,就是他們燕國。

太子丹想了好久,眼眸中閃過一絲殺意:“如果秦王死了,燕國的危機將不再有,在此之前,還要麻煩老師說服父王,先拖住易水旁的王賁,給我足夠的時間動手。”

他作揖道:“請老師助我!”

這裡說的幫助,就是幫助如何刺殺秦王。

鞠武搖頭道:“我一把年紀,如何幫太子?不過我認識一人,名叫田光,或許他能幫助太子,此人就在城內。”

“田光?”

太子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

鞠武介紹道:“田光,是一個遊俠。”

在以前,太子丹不喜什麼遊俠。

覺得他們隻是一群市井之徒,不受管教,但要實行他的計劃,非遊俠不可。

太子丹再次作揖道:“請老師幫我引見此人。”

鞠武道:“太子跟我來吧!”

與此同時。

城中一個小院。

田光坐在院中,和一個劍客對飲。

“荊兄,那個蓋聶,真的如此厲害?”

坐在他麵前的那人,正是刺秦的荊軻,聞言放下酒杯,慢慢地回味了一會,道:“半個月前,我在榆次跟他論劍,當時我們意見不合,我罵了他兩句,他隻是看了我一眼,那個眼神,如劍般鋒利,彷彿真的能把我殺了。”

田光問道:“後來呢?”

“後來……”

荊軻喝了一杯酒,慢悠悠道:“後來我就走了,因為我怕死,擔心他真的殺了我,哪敢再留下來。”

“哈哈……”

田光笑道:“荊兄性情中人!”

“主人!”

此時,一個仆人走過來,道:“太傅鞠武,帶著太子來了。”

荊軻笑道:“田兄有事,我就不打擾了!”

說罷,他不緊不慢地提起劍,往後院走去,最近暫住在田光這裡,悠然自得。

田光道:“快請!”

——

嬴政離開鹹陽,已經有一段時間,此時進入了趙境。

但是他冇有跟隨自己的車駕走,而是讓趙高準備兩百人作為護衛,穿著普通人的衣服,先行一步,而護駕的大軍,尚且在後方。

他這樣做,是想用普通人的身份,再走進邯鄲,算是完成心中的執念。

趙高很擔心,覺得大王太任性了。

“大王,要不我們再等一等,讓後麵的車駕跟上了,再走吧?”

他一直勸說,類似的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說了。

嬴政騎在馬上,聞言便回頭冷冷道:“趙高,你不覺得自己很煩?”

趙高低下頭顫聲道:“是臣該死,但這樣真的很危險啊!”

嬴政不以為然道:“在寡人的大秦境內,有何危險?”

趙國已經滅了,趙境就是秦境。

但是他的話剛說完,瞬間就被打臉了。

轟隆隆!

前方的山道上,突然滾下數塊石頭,還有兩根木杆,徹底把前路攔截了。

道路的後方,走出了三四百個臉黃肌瘦,手裡提著兵刃,穿著戰甲的男人,他們正是部分趙軍逃兵,在趙國被滅之後,無處可去,又不想投降,隻能上山當賊,正巧看到嬴政在這裡路過。

於是乎,他們攔路打劫,順便殺人。

嬴政的臉色一沉,冇想到打臉會來得那麼快。

“山賊?”

“快保護大王!”

趙高慌了。

護衛隻有兩百人,但眼前的山賊,有三四百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