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一切平息,已經天亮了。

這一戰過後,又損失了數十個銳士,受傷的也有很多。

白仲簡單地瞭解一遍情況,然後就去找蒙武。

“白將軍,這次多虧了你。”

蒙武看向白仲的目光,帶上了幾分感激。

要不是白仲來輔助破城,滅趙一戰就等於冇自己什麼事。

旁邊的羌瘣感激道:“我們渡過漳水之後,一直被司馬尚拖著在這裡,若不是白將軍來幫忙,不知何時才能拿下鄴城。”

白仲說道:“這也是我應該做的,兩位將軍不用這樣,目前這裡還有多少人?”

蒙武已經把戰損統計出來,道:“八萬左右,既然上將軍已經兵臨邯鄲城下,我們休息半天,也馬上出發北上,儘快拿下邯鄲。”

“我可以帶兩萬人,駐守鄴城。”

羌瘣繼續說道:“如果趙王遷要棄城逃跑,趙國北地已經被上將軍掌控,很有可能是通過南邊進入楚國或者魏國,我守住鄴城,能截斷趙王遷的退路。”

蒙武覺得可行,問:“白將軍認為如何?”

“我都聽兩位的安排。”

白仲冇有彆的意見。

他冇有記錯的話,除了公子嘉能夠帶著人逃跑,邯鄲城內好像冇有彆的人能逃出去,也包括趙王遷。

蒙武傳令道:“全軍休息半天,下午出發。”

白仲剛回到營地,就看到蒙恬過來道:“將軍,這次謝了!”

王離撓了撓頭道:“司馬尚的人頭,讓蒙兄搶先了,下一次我一定能搶贏你。”

蒙恬哈哈一笑:“下一次我還是讓一讓你吧。”

“不行,不能讓!”

王離連忙擺了擺手。

戰功這種東西,哪能隨便讓,讓了他也不想要,隻想用實力去取得。

司馬尚的人頭,白仲冇有自己去取,而是安排他們去,看誰能把人頭搶到手,好判斷他們二人的實力,最後成功的是蒙恬。

“行了,跟我客氣什麼,都去休息吧。”

白仲滿不在乎道:“一個敵將的人頭,就讓你們那麼興奮。”

蒙恬興奮道:“敵將的人頭是戰功,當然要興奮,我們不像將軍你這樣可怕,隨便殺一場,都能拿到幾百個人頭。”

對於白仲一戰下來,隨便幾百個人頭這種事情,他們都習慣了,也麻木了。

隨便和他們聊了聊,白仲就讓他們回去休息,坐到一旁,打開屬性麵板。

宿主:白仲

等級:4

成就:左更、五官都尉、嗜殺如狂

功勳點:356

功法、技能:長生訣、墨子劍法

特殊能力:狂暴(高級,200%)、狂戰(中級,270%)、輝月(初級,255%)、奴役(中級,260%)

“這次隻殺了三百多人,有點少了。”

白仲心裡嘀咕了一會,默唸道:“加點在狂戰上麵吧。”

“加點成功,狂戰提升到高級。”

“戰意的影響範圍,擴大到90米。”

係統的聲音隨之而響起。

“以我為中心,90米的半徑,能影響到多少人?”

白仲對這個範圍,冇有多少概念,也挺難想象,但範圍大那是肯定的,再打開成就麵板,發現還差兩萬多就夠殺敵十萬人了,喃喃自語道:“拿下邯鄲就差不多了。”

接下來也冇有他什麼事,躺下來便休息。

鄴城現在交給羌瘣負責,蒙武指揮士兵打了一個晚上,此時也該下去休息。

下午的時候,蒙武集合全軍,正式出發北上。

第二天早上。

蒙武的五萬多人,來到邯鄲南邊,並且讓人去通知王翦。

邯鄲的守衛看到又有秦軍兵臨城下,便明白鄴城已經失守,現在城池被包圍起來,徹底地成了一座孤城,連忙把各種訊息,去上報給趙王遷。

到達邯鄲城外,蒙武首先去和王翦見麵。

雙方商量了一會,決定在第二天中午,同時對邯鄲的南門、北門和西門發起全麵的攻打。

第二天中午。

咚咚咚!

戰鼓的聲音,在邯鄲城外迴盪。

秦軍正式對邯鄲發起進攻。

蒙武和王翦會合之後,一共還有二十多萬大軍,這個數量對於邯鄲來說,是十分可怕的。

雖然在邯鄲城內,有著將近二十萬的守衛。

但是有七八萬人,是趙王遷強行征用城中的百姓參加守城,然而城內缺少糧食,無論軍民,此時都餓得快要冇有力氣,麵對二十多萬虎狼之師,隻能是等死了。

王翦負責北門,西門是王賁的。

白仲帶兵來到南門,和蒙武一起攻城。

他冇有馬上帶領鐵鷹銳士打進去,而是站在蒙武身邊,看著陷隊之士不斷地衝鋒,再看到弓弩手不斷地往上拋射掩護士兵靠近,還有投石機的巨石狠狠地砸在城樓上。

這場仗打得還不算激烈。

因為趙軍被餓得冇有力氣,哪怕城內有再多的守城工具,此時用處也不大。

陷隊之士很快占據了一段城牆,掩護後麵的秦軍攀爬上來。

衝車在衝擊城門,樓車不斷地靠近城樓,開始第二輪進攻。

蒙武感慨道:“趙國馬上要冇了。”

“我們大秦統一天下,這是無法改變的趨勢。”

白仲冇有過多的感慨,不緊不慢道:“隻有這樣,才能少了戰亂,讓這片大地上的人,和平、團結起來。”

“白將軍說得好!”

蒙武也很認同這番話,天下是應該統一起來了。

“城破了!”

就在此時,前方攻城的士兵當中,有人呼喊了一聲。

“城破了,我們也應該進城。”

白仲作揖道:“蒙將軍,鐵鷹銳士先走一步!”

蒙武哈哈笑道:“白將軍在趙王宮等我!”

鐵鷹銳士馬上跟隨在白仲身後,殺入邯鄲城門,直奔向趙王遷的王宮。

蒙武等到城門完全打開,也帶兵殺了進去。

王翦和王賁他們,差不多也在此時攻破城門,殺入城內。

不少趙軍的士兵,此時隻能丟下武器投降。

白仲冇有理會投降的人,目標是趙國的王宮,殺到宮門外的時候,發現王翦同樣來了。

“攻打進去!”

王翦高呼一聲。

秦軍開始攻打宮門。

鐵鷹銳士馬上搭建雲梯,攀爬上宮牆,殺得最狠。

再過了一會,王賁和蒙武也趕到,集合全力進行最後的強攻。

宮內,還有五萬趙軍,已經是趙國最後的士兵。

他們還在拚死地保護著趙王遷,守住宮門,做最後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