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他們三人,首先去應付被驚動的其他趙軍士兵。

田震和羅慶繼續固定繩子。

下麵的任囂等二五百主,已經抓住箭矢的繩子往上攀爬,隨著其他被固定的繩子放下去,很快有二十多人來到城樓上,果斷拔刀出鞘,跟在白仲的後麵,殺向敵人。

“狂暴!”

“狂戰!”

白仲心裡默唸。

剛近身的銳士,馬上被影響了,戰意盎然,殺氣騰騰。

越來越多的銳士,陸續地攀爬上來。

羅慶和田震把固定繩子的任務,交給其他銳士,轉身拔刀也殺入敵人之中。

因為鄴城的南邊,打得十分激烈。

北邊的防守力度不強,城上、城下,隻有三千多人。

隨著更多的銳士爬上來,趙軍守衛隻能是敗退。

白仲一直殺到城樓下方,把趙軍在這裡的營地殺穿了,三千多守衛,隻剩下數百人可以逃出去的,亂鬨哄的一團,往城池的南邊逃跑。

“已經上來了多少人?”

白仲冇有追殺,回頭問道。

“三千多人了。”

羅慶迴應道。

白仲說道:“任囂留下,帶領還冇上來的銳士,守住這邊城門,已經上來的,現在隨我殺去南門。”

“唯!”

眾人齊聲道。

簡單地整頓片刻,白仲帶領鐵鷹銳士,直奔南門而去。

逃出去的那數百趙軍士兵,速度冇有鐵鷹銳士的快,不一會就被追上了,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全部被殺。

白仲他們很快來到南邊的城門附近。

現在是晚上,蒙武又在全力攻城,白仲等人藏在城門旁的屋子邊上,敵人無法發現。

往外看去,白仲看到大部分守衛都在城樓上抵禦秦軍,城下還有部分人,正在用東西頂住城門,防止外麵的衝車撞破,城門兩邊的空地上,還有幾個簡單的營地。

“先燒了他們的營地,製造混亂,再搶奪城門,輔助外麵的蒙將軍攻城。”

白仲確定好戰略,提刀先殺出去。

身後的銳士,趕緊跟上。

他們來到營地旁邊的時候,這裡的趙軍守衛很亂,又因為環境昏暗,還以為是自己人,輕鬆地殺了進去,再用火把將營地的帳篷點燃。

“營地著火了!”

城門附近的趙軍守衛見此,有人忙著去守城,也有人提起水桶想要救火。

原本應對秦軍的攻打,他們就手忙腳亂,此時更忙不過來。

白仲帶兵殺出營地,終於被部分趙軍守衛發現了。

“他們是秦軍……這裡怎麼可能有秦軍?”

“不好了,秦軍已經殺進來。”

“快去上報給司馬將軍,秦軍殺進城了。”

……

趙軍守衛慌亂地叫喊著,還冇有人來得及去上報給司馬尚,白仲就把幾個叫嚷得最大聲的人給斬了。

“搶奪城門!”

白仲首先殺到城門邊上。

其餘的銳士,紛紛跟上。

王離高聲道:“你們幾個來幫我!”

白仲負責把頂住城門的人殺了,王離和庚武負責把堵住城門的東西搬開。

趙軍的守衛看到這裡,馬上衝過來拚死也要保住城門,但是被任囂和張唐他們帶兵從左右殺出,鐵鷹銳士很快占據城門的通道,擋住外麵的趙軍士兵。

也幸好大部分趙軍守衛,此時聚集在城樓上。

城下的隻有數千人,他們完全擋得住,甚至還能反殺。

白仲親自提刀攔在趙軍守衛前麵,再通過戰意的影響,帶著銳士們把想要搶回城門的敵人,一個個地斬殺了,不一會他們的腳邊,堆滿了屍體,流淌的血水快把地板染紅。

那些趙軍的守衛,到最後甚至不敢再上前。

這裡的秦軍,每一個人都如同是殺神,殺人如麻。

“後退!”

王離他們把城門後麵的障礙物清理乾淨,連忙大喊一聲。

所有銳士,快速後退。

砰!

外麵的衝車撞擊城門,終於撞開了。

“快進城!”

外麵還有秦軍的將領喊道。

數十個秦軍士兵,此時走過來,把破開的城門擴大。

王離擔心會誤傷自己人,往外朗聲道:“鐵鷹銳士在此,外麵的將軍快進來。”

“王兄,我來了!”

第一個進城的是蒙恬,在他身後,還有數千秦軍,殺入城門的通道。

蒙恬又道:“將軍,我來了!”

白仲回頭看了一眼,舉起刀道:“殺出去!”

“殺!”

所有大秦士兵,齊喊了一聲,強勢地衝出城門的通道,殺入城下的趙軍守衛之中。

城樓上。

“將軍,不好了!”

“下麵的營地著火了。”

一個趙軍士兵跑上來急切道。

司馬尚還冇來得及說什麼,又有一個士兵跑過來道:“將軍,秦軍從北邊殺入城內,他們搶奪城門……”

然而,這個士兵的話還未說完,第三個士兵跑上來,更急切道:“將軍,城破了!”

連續三條訊息送到,司馬尚剛反應過來,城樓下方就傳來各種喊殺的聲音。

他低下頭看去,隻見秦軍真的破城殺進來了。

“秦軍竟從北邊殺入。”

“難道邯鄲失守了?”

司馬尚想到這裡,渾身劇震。

他覺得有這個可能。

但是目前的情況,不容司馬尚想太多,因為秦軍進城之後,馬上往城樓殺了上來。

其他方向城樓的守衛,紛紛過來南門支援,但也被蒙武指揮的秦軍,全部殺亂了。

司馬尚的能力,遠不如李牧的。

麵對這種情況,他感到頭皮發麻,完全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鄴城,終於守不住了。

“司馬尚在這裡!”

此時一道聲音,從司馬尚不遠處傳來。

蒙恬帶著銳士走上城樓,把司馬尚給盯上了,一路殺過來。

司馬尚連忙道:“快走!”

他還不想死,想要突圍而出,往城樓的另外一端逃跑。

然而,王離從另外一端殺上來,和蒙恬一左一右將司馬尚等人包圍在其中,再無退路。

其餘趙軍的守衛,也被秦軍殘忍地屠殺,血雨腥風席捲了鄴城的內外。

王離和蒙恬同時殺過去,最後拿到司馬尚人頭的是蒙恬。

蒙恬高舉人頭,高聲道:“司馬尚已死!”

聽到自己的將軍都冇了,還在反抗的趙軍守衛循聲看去,看到蒙恬高高舉起的人頭,他們最後的鬥誌徹底崩潰,再也不想反抗,丟下武器便是投降。

蒙武接受了他們的投降。

白仲下令讓所有銳士停下來,集合在城下,等待蒙武把整個鄴城接管起來。

北邊城門的任囂等人,也回到南邊的城門後麵集合。

鄴城一戰,到此時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