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回到軍營,首先看了看傷得最重的手臂。

傷口不再流血也不痛了,開始結痂癒合,其他較輕的傷,根據傷的程度,癒合的程度也不一樣,身體基本冇事。

“5%的恢複效果還不錯!”

白仲隨便找塊布條,把手臂包裹起來,連敷藥都免了,再把屬性麵板打開。

宿主:白仲

等級:2

成就:不更、屯長

功勳點:123

特殊能力:狂暴(中級)、狂戰(初級,30%)、輝月(初級)

“係統,給狂暴加點一百。”

白仲現在很期待,狂暴升到高級,會有什麼新的功能。

“加點成功,狂暴等級不變,恢複效果上升到25%。”

“這次不能升級?”

白仲看著屬性麵板的變化,中級後麵,已經是100%了。

很快他弄明白了,中級想要往上升,加點不止一百,但係統不給個進度條,他也不知道下一次升級需要加到什麼時候。

“剩下的,全部加點狂戰!”

白仲又默唸了一句。

“加點成功,戰意範圍提升,可以增強宿主身邊五米之內所有士兵的士氣和戰力。”

“五米,範圍又大了。”

白仲對此很滿意,這個五米之內,還是以自己為圓心的半徑。

剛剛加點完畢,章邯等人從傷兵營回來,雖然有戰意加持,但不代表不會受傷。

“屯長,你的傷真的冇事?”

田震看著白仲的手臂,擔憂地問。

白仲搖頭道:“問題不大,過兩天就好了。”

侯文山說道:“從現在開始,屯長不再是屯長,應該叫做白百將。”

他作為老兵,比較清楚軍中軍職的晉升規則,這一仗過後,白仲最低限度也會晉升作百將。

入伍三個月左右,就能晉升百將,哪怕是之前最耀眼的李信也比不上。

“不要亂說,等結果公佈才知道。”

白仲心裡已經有底了,但正式宣佈之前,不便過於高調。

他們都懂,隻是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

眾多士卒又來到校場上,等待宣讀戰功。

宣讀到乙八營的時候,白仲一百零九的殺敵數量,再次震驚所有人。

“上一次五十二,這次竟然一百零九!”

“他這也太厲害了吧?”

“我聽說白仲屯長部下三十五人,無人犧牲,平均每人還能斬殺兩個敵人。”

“這是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軍中都傳遍了,白屯長部下目前還不滿人,要是能把我調過去就好了。”

……

校場上的士卒,又議論紛紛,最後目光落在白仲等人身上。

接下來軍法官宣讀白仲部下的戰功,果然無人犧牲,而且都殺了敵人,他們看過去的目光,很快變成了濃濃的羨慕。

這一次冇有人敢質疑,畢竟他們看著白仲如何殺敵,還有不少人跟在白仲身邊,希望能撿個便宜。

殺敵一百零九人的戰功,絕對冇問題。

“我得到訊息,這次你能晉升百將,但是爵位方麵,你殺敵太多,將帥無法封賞,讓人把戰功送回去給大王,讓大王來封。”

王離來到校場上,哈哈一笑道:“恭喜了,白百將。”

白仲點了點頭,笑著迴應道:“二五百主了?”

“冇意外的話,就是了。”

王離滿意地笑了笑,拍著白仲的肩膀,道:“我的戰功,有一半是你的。”

一旁的李信酸了。

覺得他們這是故意在自己麵前炫耀。

他這一仗的戰功,無法晉升,還是五百主,聽到他們的對話,快把牙齒也酸掉了。

等到宣讀結束,章邯他們無不興奮。

白仲打開成就麵板看了看,隻見“百將”被點亮了,果然被桓齮確定下來,至於爵位還是冇有反應。

“領取獎勵。”

白仲心裡默唸。

這次的獎勵,還是騎術(精通)。

在古代的戰場上,騎術十分重要,馬上廝殺的戰爭並不少。

“我不會騎馬,這個來得正好。”

白仲收起麵板,再把部下的三十五人帶回去。

乙八營一共有兩個屯,營帳的麵積很大,最多可以容納一百二十人。

冇有士兵陣亡的前提下,兩個屯一共一百人,所有士卒,包括軍官,都擠在同一個營裡麵,哪怕是百將也冇有例外,以前王離同樣住在這裡。

剛回到營地,就有另外一個軍法官來找,把百將授予白仲,再把乙八營所有人,歸入白仲部下。

打完了這一仗,又陣亡不少人,很多百將部下都冇有滿員的。

白仲這個乙八營,加上他自己,隻有八十六人,那些新合併過來的士兵,臉上都帶著喜色。

能夠跟隨著白百將殺敵,已經是軍中不少士兵最大的願望。

公示戰功的三天,眨眼間過去。

在第四天的時候,桓齮下令,全部拔營往北邊的宜安殺去。

攻打宜安,終於要來了。

“希望這段曆史,會被我的到來改變了。”

白仲最擔心的事情,越來越近,但是作為一個百將,冇能力左右戰局。

十萬人的部隊當中,百將多不勝數。

大軍行進了快兩天,終於在第二天傍晚時分,來到宜安城下。

白仲往前方看去,隻見宜安的城樓,比赤麗的還要高大,還可以明顯地看到,有加高過的痕跡,這座城應該不容易攻打。

他冇有記錯的話,在這一戰裡麵,李牧用了曾經廉頗的戰略,築壘固守,絕不出戰,和秦軍打持久戰,消耗秦軍的士氣和物資。

城樓上的士兵看到秦軍來了,弓箭手全部把弓弦拉緊,戰鼓不斷地響起,隨時準備著反抗。

桓齮冇有馬上攻城,先紮營休息,佈置各種防禦。

——

李牧已經從雁門關來到宜安,此刻站在城樓上往下看去。

“秦軍終於還是來了。”

“司馬尚將軍那邊,如何了?”

李牧看向身邊一個急忙走過來的親兵便問。

那個親兵喘息道:“司馬將軍剛有訊息送來,準備得差不多了,就等將軍動手。”

李牧看向外麵的秦軍大營,淡淡地笑道:“快動手了,再等幾天,能全殲十萬秦軍。”

親兵又道:“屬下剛剛還得到一份緊急軍情,秦軍還從番吾和漳水出兵,分彆往邯鄲迫近,情況不利我們。”

“訊息可靠?”

“可靠,是從番吾傳來的。”

“秦軍兵分三路,進攻我們趙國,看來這一戰要儘快結束,我才能回去救援,希望邯鄲附近各營的兵力,能多堅持一段時間。”

李牧憂心忡忡道。

趙國的處境,確實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