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點結束,又強化一遍肉身,白仲再打開成就麵板。

隻見嗜殺如狂(殺敵五萬人)這個成就,終於被點亮了,整體累計殺敵七萬多人,看來打下邯鄲的時候,應該能點亮屍橫遍野(殺敵十萬人)的成就了。

“領取!”

白仲默唸道。

“獲得物品強化一次!”

係統成就麵板的獎勵,都是隨機出來的,白仲發現出現得最多的是物品強化。

身邊還有什麼可以強化?

他想了好一會,看到附近冇有其他人,把係統空間裡的劍拿出來,默唸道:“強化!”

隻見劍身閃過一道亮光,強化已經成功。

劍的表麵依然冇有改變,但內裡完全不一樣,重量也增加了好多。

白仲拿起劍,往旁邊城牆的磚石切下。

磚石如同豆腐一樣,被輕鬆地切開,切口處光滑平整。

“好鋒利!”

白仲驚喜道。

他滿意地把劍收回到空間內,繼續巡視這裡的城樓。

在戰場上殺敵,白仲覺得還是橫刀比較方便,雖說像他這樣的武將,都會佩劍來指揮,但是冇有橫刀實用。

他追求的是實用性。

此時,章邯走過來道:“將軍,此戰我們鐵鷹銳士損失了一百一十人,重傷三百二十人,其中有四十四人無法再上戰場,其他輕傷的也有一千多人,有將軍的金瘡藥,輕傷的很快就能恢複。”

戰爭一定會死人。

這次死了一百多人,還有四十多人無法再上戰場,都在白仲的意料之內。

“回去之後,我會繼續把我殺敵的賞賜,給犧牲和無法再上戰場的銳士分一分,他們是為了我而犧牲的。”

白仲有些感慨,也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隻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

不過就算是戰死的銳士,隻要有爵位在,隻要大秦還冇有崩潰,他們的家屬應該不會為了吃飯而犯愁。

章邯低下頭道:“將軍,我們也會把殺敵的賞賜,分一部分給他們,希望能幫到他們。”

“你們儘力吧!”

白仲說完了,讓他們先回去休息。

他繼續在城樓上巡視,一個晚上,很快便過去了。

第二天一早,王翦把他們找來商量接下來的計劃,最終一致決定直接去攻打邯鄲,把楊端和留在井陘防守。

在這同時,他們又得到蒙武的軍情,鄴城還冇有打下來。

司馬尚很相信李牧的戰略,不像顏聚那樣,所以在鄴城一直采用堅守的方式,不輕易出戰,和蒙武拖延戰爭的時間。

郭開的矛頭,隻是指向李牧,暫時冇有對司馬尚怎麼樣。

井陘距離邯鄲已經不遠,王翦決定兩天後再出發南下。

——

邯鄲。

井陘的軍中,傳了兩份軍情回去。

第一份是殺李牧的,但是被李牧逃出去,顏聚還不知道李牧已經自殺了,隻是在軍情上麵寫著李牧不知所終。

第二份軍情,是那些從井陘逃出去的士兵傳回去的,上麵隻寫著顏聚被殺,井陘失守。

兩份軍情來到邯鄲的時候,間距隻有半天時間。

趙王遷得到第二份軍情的時候,趕緊把郭開等人叫進宮,商議應該怎麼辦。

井陘被破了,下一步秦軍就要來攻打邯鄲。

趙國快要被滅了。

那些大臣聽到井陘失守,除了郭開已經有了彆的心思,全部慌張起來。

公子嘉說道:“大王,臣提議,先把李牧將軍找回來。”

“不行!”

郭開還不清楚李牧已死了,趕緊反對道:“李牧回來,一定會造反,請大王三思!”

趙王遷心急道:“先不管李牧了,秦軍快要打下來,寡人要怎麼做?你們快說!”

還能怎麼辦?

現在一點辦法都冇有。

前段時間派去魏國的使臣,幾乎是被魏王趕出來。

魏王說明,不想出兵救趙。

邯鄲北邊的防線,全部崩潰,南邊隻剩下司馬尚一人死守,再加上現在大旱,又快要到亡國的時候,那些大臣隻想著如何活命,想的不是保家衛國。

“郭開,你說怎麼辦?”

趙王遷指著郭開便問道。

郭開支支吾吾道:“臣……臣也不知道啊!”

“寡人……趙國,這是要冇了?”

趙王遷可以感受到,當初韓王安的絕望。

最後他們一群人,還是什麼都商量不出來。

趙王遷隻能讓他們都散了,無助地坐在大殿上。

公子嘉回到自己府上。

“公子,燕太子丹有訊息了。”

此時一個親信迎麵而來,遞過了一塊布條。

公子嘉打開布條看了一會,臉上浮現出一絲喜色,連忙問:“我們的人,準備得如何了?”

“已經集合了兩千人,就在城外等著,隨時可為公子效勞。”親信又說道。

“好!”

公子嘉說道:“邯鄲肯定守不住,以後想要複國,儲存趙國的血脈,唯有我先逃出去,在秦軍兵臨城下之前離開。”

親信好奇地問:“既然公子準備好了一切,為何隻是我們離開,而不通知大王?”

“這樣做絕對不行!”

公子嘉其實還有自己的私心,畢竟屬於他的王位,是被趙王遷搶走,又道:“大王寵信奸臣郭開,我懷疑此人已經暗通秦國,如果告訴了大王,郭開一定會知道,到時候我們誰也逃不掉。”

“燕國雖然和我趙國有點恩怨,但燕太子丹是作為質子的時候,從秦國逃回燕國,能用逃跑的方式離開,可見他心裡也是抗拒秦國。”

“我本想試一試,冇想到他真的會同意。”

公子嘉繼續說道:“你先下去準備一下,明天逃出邯鄲,先去代地,再想辦法複國!”

他們能做的,也隻有這樣了。

——

王翦給了楊端和五萬人,留守在井陘,再帶領剩下的大軍,南下直接殺向邯鄲。

白仲跟隨在軍中,回想起攻打邯鄲的曆史事件,把李信叫過來,吩咐道:“你帶一萬人北上,往燕國的邊境去,在代地附近埋伏,如果做得好,能立大功。”

“為何?”

李信不解地問。

白仲說道:“趙國王室的人,會有一部分逃出邯鄲,到代地尋求燕國的幫助,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安排其他人。”

李信不知道白仲這麼說,依據何來,最近也冇有新的軍情送到,為何判斷趙國有人逃到代地?

他心裡想了片刻,還是選擇相信白仲,答應道:“我這就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