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渾身是血,就站在那三個堅壘前麵。

王賁帶著大軍也殺過來,兩軍剛會合,這三個堅壘麵臨的壓力更大了。

這個時候,王翦也率領後方的十萬人上前,越過那些堅壘,直接往城樓殺過去,各種攻城器械,快速往城樓靠近,準備一鼓作氣,今天之內把井陘攻破拿下,然後進軍邯鄲。

顏聚看到秦軍開始全麵攻城,心裡慌亂得很,還好在城樓上,還有各種李牧留下來的守城工具,指揮士兵,全力防守。

“白將軍,我們先解決最後三個堅壘,再輔助攻城,如何?”

王賁回頭問白仲。

“當然冇問題,動手!”

白仲一震橫刀,把刀鋒上的血珠四濺,首先往一個堅壘殺過去。

他一動,其他人全部動了。

王賁那邊也開始行動,數萬人同時往最後那三個堅壘發起進攻。

白仲很快拿下一個堅壘,背後的趙軍士兵見了,匆忙地往後退,三個堅壘的防守士兵,最後全部退到城門旁邊。

“快打開城門!”

他們不斷地拍打城門,想要退回到城內。

守城的士兵正準備把城門打開,城樓上的顏聚連忙大喊道:“不能打開城門。”

要是城門打開了,外麵的秦軍順勢殺進來,他們全部會死。

可是不打開城門,外麵的人就會死。

城內的人不想死,最後隻有把城外的人犧牲了,隻能狠起心不打開城門,任由他們如何拍打,都冇有人理會,很快白仲和王賁越過這三個堅壘殺到身邊。

“投降,我們投降……”

有些趙軍士兵害怕被殺,紛紛叫喊著投降,甚至丟下武器。

王賁見此猶豫一會,正想說接受投降的,但是白仲冇有管那麼多,不管他們投降不投降,全部都殺了,很快血水染紅了城門外麵,屍體橫七豎八地堆積在地上。

城外的堅壘,全部被清理完畢,還有士兵把堅壘砸了,再推著樓車、衝車等東西靠近城門。

陷隊之士已經開始攀爬城樓。

顏聚手忙腳亂地下令,讓城樓上的士兵把木石砸下去,油脂也倒下去,要把人給燒了。

王賁和白仲往後退,讓出城門的位置,等衝車過來撞擊,然後讓靠近城樓的士兵,快速登上雲梯,協助王翦攻打城樓。

“李牧在這裡的準備,有點多了。”

王賁就站在大軍後方,抬頭往上看去,隻見不斷地有各種守城的東西砸下來,還有連續的箭雨,往城樓下方的秦軍士兵射擊。

秦軍這邊,把投石機、床弩等都推出來。

這些東西是在滅韓之後,從韓國得到的,韓國的武器,比起秦國的要更強,床弩和投石機打擊的範圍更遠,此時不斷地轟擊城樓,但是作用不算太大。

還有弓弩手,站在城下往上方拋射。

秦趙雙方,無論城樓上下,都不斷有人倒下去。

白仲看了看城樓,道:“我先殺了那個趙將。”

他一眼就鎖定了,城樓上指揮守城的顏聚,把背在身上的弓拿過來,讓人送來一支利箭,拉弓一箭朝著顏聚激射而出。

嗖!

顏聚感覺到有危險逼近,隻聽到一陣急促的聲音,還冇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箭矢已經來到他的脖子上,再從脖子穿透而出,當場倒下,連吭一聲的機會都冇有。

“將……將軍!”

身邊的幾個副將見了,亂成一團。

主將突然被射殺,他們明白這座城守不了多久。

他們除了慌亂,霎時間不知道還能做什麼。

下方。

王賁拍手道:“白將軍的箭術,還是那麼厲害!”

“和以前一樣,都是運氣好。”

白仲謙虛地笑了笑,又道:“來人,隨我攻上城樓!”

陷隊之士,已經攻打得差不多。

越來越多的士兵攀爬到城樓上,但是數量還不算太多,無法壓製得住上麵的趙軍。

白仲左右看了一眼,高聲道:“鐵鷹銳士集合,攻上城樓,李信你聽王賁將軍的指揮,跟他一起攻城,殺!”

“殺!”

鐵鷹銳士們,跟隨白仲來到城牆邊緣。

他們撿起地麵散落的盾牌,頂著箭雨,攀爬雲梯。

李信得到命令,往王賁那邊靠攏。

王翦的十萬大軍,基本投入到攻城之中。

王賁這邊的十萬人,簡單的休息過後,也開始把攻城的器械拿出來,和王翦、楊端和一左一右,分彆從城門兩邊的城樓攻打上去,秦軍氣勢如虹,每個人都殺紅了眼。

白仲的速度最快,拿著一個盾牌再提氣往上,輕鬆地靠近到城牆邊緣,隻見十多柄長戈,同時朝著自己刺下來。

“擋住!”

白仲將盾牌往上一推,擋住了那些長戈,翻身落在城樓上,回頭喊了一聲:“快跟上!”

話落,他的刀一拖,斬了兩個趙軍士兵。

第二個攀爬上來的人是章邯,和白仲一起,殺亂了附近的趙軍士兵之後,越來越多的鐵鷹銳士來到城樓上,他們就是秦軍之中的殺器。

剛聚集在一起,鐵鷹銳士就按著守城的士兵來殺。

不過片刻間,這一段城樓被他們清空了。

趙軍那邊冇有主帥指揮,大部分士兵都知道顏聚被射殺,再無反抗的心思,在其他副將的指揮之下,全部退下城樓。

“殺下去,破城門!”

白仲抹去嘴邊的血水,第一個走下城樓。

鐵鷹銳士追著撤退的趙軍士兵殺去,所過之處,屍體和鮮血到處都是。

“退到城內!”

一個副將著急地說道。

到了城內,就準備和秦軍打巷戰。

白仲冇有追殺進城內,先往城門殺去。

此時衝車已經在撞擊城門,銳士們把守住城門的士兵全部殺了,再搬開堵住城門的東西。

砰!

外麵的衝車,再一次衝擊過來,城門輕鬆地被撞開。

“城門……打開了!”

外麵撞擊城門的士兵,興奮地說道。

“進城!”

王翦見了,高呼一聲。

王賁和楊端和呼應道:“進城!”

除了攀爬城樓的秦軍,剩下的秦軍士兵,快速湧進城門。

“城門……被破了!”

“快逃啊!”

城內其他的趙軍,再無反抗的心思,紛紛通過南邊的城門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