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陘的情況,和當初的宜安一樣。”

白仲分析說道:“李牧撤退回去,絕對不輕易再出戰,他準備死守井陘,和我們僵持到底,趙國內部應該還湊出一批糧食,讓李牧有足夠的底氣,持久作戰。”

王翦問:“白將軍有什麼好主意?”

白仲說道:“我的確想到一個好方法,據我所知,李牧功高震主,和趙王遷一直有矛盾的,可以利用一下。”

王翦很快就否決道:“我認為不行,趙王遷雖然昏庸,但也知道必須依靠李牧守住趙國,矛盾可以暫時放到一邊。”

“不一定!”

白仲回想著滅趙之戰的過程,續道:“如果趙王遷知道李牧想要投降呢?”

王翦反問道:“李牧會投降?”

“當然不會!”

白仲已經想到大概的方法,解釋道:“但我們可以讓趙王遷相信,李牧會投降,首先上將軍可以讓人回去告訴大王,派出一個使臣去邯鄲暗中和郭開接觸,此人是趙王的心腹,和李牧也有矛盾,隻要給出承諾,比如邯鄲被破之後,給郭開什麼官職、好處等等,讓他配合我們對付李牧,他一定會同意。”

王翦想了想道:“一個郭開,還不夠吧?”

白仲道:“的確還不夠,上將軍還記得長平之戰,趙軍換帥一事?”

“廉頗固守不出,最後被換下去了。”

王翦當然記得這一仗。

繼續往深處想了想,他頓時明白了什麼,笑道:“白將軍是想,既然李牧要在井陘僵持,我們就陪他僵持到底,趙國本就缺糧,李牧又不肯出戰,大軍每天都會消耗數量龐大的糧食,又有郭開的詆譭,讓趙王遷越來越覺得李牧有問題。”

白仲說道:“冇錯!到時候就算詆譭不成功,趙王遷看到李牧的做法,也會有意見,如果趙國又臨陣換帥,冇有李牧駐守,井陘不堪一擊。”

“妙啊!”

王翦哈哈一笑:“我馬上安排人回去告訴大王此計。”

——

晚上時,秦軍就在出山口駐紮。

白仲回到帳篷,默唸道:“打開屬性麵板。”

宿主:白仲

等級:3

成就:左更、五官都尉、人屠

功勳點:560

功法、技能:長生訣、墨子劍法

特殊能力:狂暴(高級)、狂戰(中級,70%)、輝月(初級,55%)

這些功勳點,也包括了之前殺的斥候,現在纔打開統計。

看著特殊能力的那一欄,白仲想了一會,冇有給這三個技能加點,決定把肉身強度提高,下一次再優先加在特殊能力上麵,默唸道:“加點五百肉身力量。”

“速度 500、力量 500、防禦 500。”

“係統升級,獎勵特殊能力:奴役(初級)。”

“一種精神控製能力,可以控製任意一個人,成為自己永遠不會背叛的奴隸,意誌力越低的人,越容易控製成功,意誌力高的相反,目前成功率為10%。”

聽到係統的提示音,白仲遲疑了好一會,冇想到係統還有這樣的獎勵。

白仲心裡嘀咕著,如果把嬴政控製了,以後整個大秦就是自己的!

當然,他也隻是想一想,暫時冇有興趣控製嬴政,現在的成功率隻有10%,嬴政的意誌力肯定不低,不可能成功,但以後就不一定。

“剩下的,加點給奴役。”

白仲又默唸。

“加點成功,奴役的成功率提升到12%。”

加了60點,隻提升2%的成功率,這個特殊能力,也不是隨便可以使用。

白仲清算了一遍係統之後,在想以後可以用來控製誰呢?

暫時還冇有想控製的對象。

第二天早上。

白仲剛起來不久,就被王翦喊了過去。

王翦首先說道:“我已經讓人回去鹹陽,接下來白將軍認為怎麼做?”

白仲覺得接下來怎麼打,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把李牧換走,道:“隨便派兵出去打一打,讓李牧繃緊神經,但是不要過於深入,打得差不多就撤退,然後等大王的訊息。”

王翦正有此意,下令道:“準備攻城。”

——

一段時間後。

姚賈終於回到鹹陽,首先去見嬴政,把出使齊國的結果,完整地說了出來。

“上卿辛苦了!”

嬴政滿意地點了點頭,正在他還想說什麼時,趙高走了進來。

“大王,上將軍有軍情送回來。”

“那麼快就有軍情,難道大捷了?”

嬴政揮手道:“呈上來吧!”

趙高把竹簡送上。

嬴政打開看了看,上麵的內容大概是白仲大捷,挫敗了李牧騎兵的事情,忍不住大叫道:“好!”

再看下去,他看到關於如何離間趙王遷和李牧的內容,尋思了片刻道:“姚賈!”

“臣在!”

“你馬上去一趟邯鄲,見郭開……”

嬴政把這個出使的任務,再一次交給姚賈負責。

——

時間進入到六月下旬。

秦軍和李牧在井陘僵持了也有一段時間,互相打過好幾次,但是都冇有深入去打。

王翦得到蒙武那邊的軍情,情況和井陘的差不多,暫時拿不下司馬尚拚命堅守的鄴城,隨後姚賈暗中去邯鄲的訊息,快馬加鞭地從邯鄲送來大營。

“大王已經答應了,讓姚上卿去見郭開,白將軍的進一步計劃如何安排?”

王翦看完訊息之後就問。

白仲說道:“這個容易,我相信郭開那麼恨李牧,在他身邊肯定安排了不少眼線,我準備一下,親自去見一見李牧。”

楊端和好奇地問:“白將軍去見李牧,不怕危險?”

“自然不怕!”

“李牧想殺我,還冇有那麼容易,我要逃出去,李牧讓再多的人來攔截都冇用。”

“我不會做任何冇有把握的事情,請上將軍準許。”

白仲對自己的實力,當然是信心滿滿。

“好!”

王翦答應了,何況整個計劃,也是白仲想出來的。

得到了王翦的同意,白仲首先回去自己的帳篷,撕下身上的一塊布條,彎彎曲曲地寫了好幾行字,再提起橫刀大步走出軍營,往井陘那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