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仲發現,自己是被痛醒的。

身上的劇痛,折磨著他的痛覺神經,特彆是腹部,本能地伸手摸去,入手是黏稠的液體,像是血液。

他可以肯定受傷了,登山時不小心從山崖上摔下去,能活著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

隨著意識回籠,白仲艱難地睜開雙眼,首先看到一個身影出現在視線之內,那人的手裡拿著一柄長戈,狠狠地朝著自己捅下來。

“臥槽!”

白仲瞬間清醒,忍著痛用力翻身,躲開了長戈,落在一個趴在地上的人身上。

隨後他發現,那是一具冇有腦袋的屍體,脖子處還有血水不斷噴湧出來,血腥味嗆得讓他差點無法呼吸。

作為一個生活在法治社會的人,白仲何時見過這種恐怖的場麵,發自本能地大喊一聲往後退,正想站起來,又被另外一具血肉模糊的屍體絆倒。

地麵隨處可見,都是屍體和血水,一陣陣喊殺的聲音傳來,還有各種慘叫聲。

“這是在……打仗!”

白仲完全懵了,抬頭往四周看去,隻見一支身穿黑色鎧甲的軍隊,和一支紅色鎧甲的軍隊,在戰場上廝殺著,自己身上穿的是黑甲。

附近還有一麵黑色的大旗,是軍旗,上麵繡著一個彎彎曲曲的字體,像是“秦”字,迎風招展。

這不是拍電影,是真的在打仗。

白仲親眼看到一個紅甲的士兵,被一個黑甲的將領一劍砍下頭顱,血灑當場,血腥得想吐,隨後腦海裡湧現出一係列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他穿越了。

摔下山崖後,他穿越到戰國末年,秦國攻打趙國的戰場上,在一個剛戰死的秦國士兵身上重生。

兩個不同時空的人,還是同名同姓,都叫做白仲,入伍不到三個月的秦軍新兵。

剛穿越活過來,就在生死廝殺的戰場上,還被一個敵人盯上。

這簡直是地獄式的開局。

白仲剛消化了這些記憶,就看到那個追殺自己的人,提起長戈又迫近身。

“殺!”

那個人把長戈橫掃而過。

白仲狼狽地躲避,再次摔倒在地上,隻見對方居高臨下,長戈往自己刺下來。

好不容易再活一次,白仲不想就這樣死了,咬了咬牙決定豁出去,伸手把刺來的長戈牢牢抓住。

他想反殺那個士兵,又冇這個能力,唯有忍著痛,用儘全力和對方僵持。

但是,那個趙軍士兵握緊長戈的另外一端,不斷用力把長戈按下去。

長戈鋒利的尖端,逐漸往白仲的脖子靠近,快要撐不住了。

“戰神係統啟用成功。”

“檢測到宿主身受重傷,請問是否啟動恢複功能?”

千鈞一髮之際,一道機械性的聲音,在白仲的腦海裡響起。

“係統!”

“原來穿越者真的有係統!”

“馬上恢複!”

白仲心裡大喊一聲。

“恢覆成功。”

係統的聲音剛落下,白仲感到腹部的傷痛完全消失,力氣竟然也恢複了。

正當他要和那個趙國士兵拚命時,一塊無形的麵板出現在眼前。

“新手大禮包!”

白仲以前冇少看小說,對這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心急道:“快領取,不管是什麼,都給我用了。”

“恭喜宿主,獲得特殊能力:狂暴。”

“特點:嗜殺,增強自身基礎力量和戰鬥力!”

當係統的聲音,在白仲的腦海裡結束之後,一股狂暴的氣息,充斥了身體。

澎湃的力量,從肌肉裡爆發出來。

森冷的殺氣,在他的身上瀰漫。

白仲覺得自己在這一刻,整個人都要狂暴起來。

身上的熱血,在燃燒似的。

白仲怒喝一聲,抓住長戈的雙手用力一抽,將其奪過。

那個趙軍士兵完全想不到,白仲會發生那麼恐怖的變化,此時還冇反應過來,隻見長戈的尖端一轉,鋒芒已經往自己的咽喉刺來。

“死!”

白仲怒喝,長戈捅穿了敵人的咽喉。

殺了此人之後,一塊無形的麵板,出現在他的眼前。

係統的聲音,隨之而響起。

“恭喜宿主,點亮新成就:普通士兵!”

“獎勵功勳點:15點。”

宿主:白仲

等級:1

成就:普通士兵

特殊能力:狂暴(初級)

功勳點:15

在麵板最下方,還有相關的簡介。

功勳點:每殺一個敵人,即可獲得一點功勳,可以為特殊能力加點升級,也可以用來提升肉身力量,升級係統,提高個人戰力,戰爭結束後係統會自動為宿主統計。

“也就是說,我殺敵就能變強!”

白仲看著係統麵板,發現成就那一欄,還有一個隱藏的符號,默唸將其打開,出現了一個成就麵板。

成就麵板的內容,是公士、上造、簪嫋、不更等秦國二十級軍功爵位製度,還有伍長、什長等軍官的軍職。

這些成就,目前還是灰色的,冇有被點亮。

唯一點亮的是普通士兵的成就,入伍了就是士兵。

白仲想起秦國的軍法,殺敵即可立戰功,再結合戰神係統的功能,可以肯定一件事。

殺敵不僅能變強,還可以建功立業。

再看著眼前數不清的趙國士兵,他彷彿看到一個個行走的軍功。

便在此時,數個趙軍的方陣在趙軍將領的指揮之下,撲殺向白仲他們所在的方陣。

有一個敵兵從白仲的背後,一劍偷襲而至。

“功勳點,全部加在狂暴上麵。”

“開啟狂暴!”

白仲心裡大喝,轉身用長戈捅穿了偷襲敵兵的胸膛。

“加點成功,狂暴(初級),等級不變,基礎力量和戰鬥力增強百分之十五。”

“宿主好好享受,廝殺帶來的快感吧!”

經過狂暴的加持,白仲換了個人似的,眼眸裡迸發出恐怖的殺意,隨即盯上一個趙軍的將領。

“殺殺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