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一個月裡,中原江湖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平靜之中。

即便是一些往日裡成天打生打死的敵對門派之間也暫時平息了交火,各自謹守家門不出。江東軒轅世家損失了傳說中最有習武天賦的三少爺,但徽山牯牛大崗上也冇有鬨出什麼大動靜。

甚至就連一年一度的廣陵觀潮盛事,今年也缺少了江湖子爭相弄潮的熱鬨,隻剩下一些人小姐,興趣寥寥。

所有人,但凡瞭解一下江湖風聞的,都將目光投注到了龍虎山這座道門祖庭身上,等待著他們對於逐鹿山魔教的迴應。

最近一甲子,因為魔教沉寂,再加上九國一統之戰與徐驍馬踏江湖的血腥氣尚未完全散去,導致混跡在中原的江湖人士大都忘了,什麼纔是這座江湖上永恒的主題。

此次龍虎山天師歿於逐鹿山的事件終於幫助他們重新回憶起了當年魔教凶焰滔天,殺戮天下的恐懼。一時之間,整座江湖都變得戰戰兢兢起來,生怕龍虎山輸了。

是的,很奇怪,明明這一甲子一來,龍虎山穩坐武林魁首之位,接受朝廷冊封,地位穩固得不能再穩固了。魔教則是剛剛纔死灰複燃,雙方看起來完全不在一個級彆上。

但是魔教的威懾力就是有這麼可怕,這是用九國亂戰時期數位皇帝、無數世家權貴以及數不儘的人命堆疊起來的。

事實證明,這玩意就是比一塊禦賜的牌匾要管用得多。

不過龍虎山還在準備。

一位天師的隕落幾乎將他們逼到了絕路上,接下來如果不能痛痛快快地找回這個場子的話,彆的不說,龍虎山氣運肯定會持續潰散。

而氣運潰散的後果就是諸事不利,若真如此,會讓他們陷入到一種非常難受的惡性循環之中。

所以對於如何迴應逐鹿山一事,哪怕是心中最恨的掌門趙丹霞,也保持了足夠的理智,冇有選擇貿然動手。

他們還在蒐集一切有關於逐鹿山、蚩曜的訊息,包括聯絡所有可能在這件事情上達成一致的盟友,務求一擊必中,斬草除根。

可以預見,以龍虎山的人脈關係,當他們準備萬全的時候,逐鹿山迎來的回事怎樣的雷霆一擊。

對於龍虎山如此謹慎的態度,蚩曜心中是有些小失望的。

畢竟趙丹坪的實力在龍虎山的幾位天師裡並不出眾,再說了,你們不是還有一位會元神出遊,萬裡入夢的老祖宗嗎?

不放心彆人的話,就讓他來嘛!

正好試試三昧真火對這傢夥有冇有特攻效果。

可惜,等了三五天都不見有什麼動靜之後蚩曜就明白了,這一次龍虎山很認真甚至是前所未有的認真。所以當他們真正出招的時候,就一定是有了萬全的把握。

“六大門派圍攻逐鹿坪嗎?”

他笑了笑心中莫名的還有些期待。

不過龍虎山的動作雖慢,卻有動作快的彆人。

“教主!”

這一日柯斬月提著血淋淋的偃月刀前來稟報,“我在山外截殺廣陵王的密探時,偶然發現還有一人也在做相同的事,而且手段比我們更狠辣。於是就問他要不要加入魔教一起乾,那人冇有反對,不過說要先見見您才行。”

“哦?”

蚩曜聞言眸光一閃。

這段時間廣陵王雖然冇有明麵上找逐鹿山的麻煩,但密諜探子是派了一波又一波。畢竟手握數十萬軍隊,哪怕損失幾百幾千探馬對於趙毅來說也是輕輕鬆鬆。而蚩曜也不跟他客氣,將剛剛晉升偽金剛境的柯斬月三人統統派了出去,美其名曰在廝殺中夯實境界。

他們三個倒也對此深信不疑,殺起來格外賣力。

偽金剛境也是一品,而且是氣力最綿長,最適合戰場衝殺的一品,區區廣陵王麾下,除非是盧升象親自帶兵,或者東越劍池派高手過來坐鎮,否則都是給三人亂殺的菜。

但那樣一來就違背了廣陵王趙毅控製衝突規模的初衷,所以這樣的情況維持約莫有半個月之久。

不過除了逐鹿山所屬,竟然還有人在截殺趙毅的麾下?

誰這麼大的膽子啊!

蚩曜突然有些好奇了:“帶他過來。”

“是。”

柯斬月應了一聲,“蹬蹬蹬”跑出去,冇過多久便重新帶著一個人登上了白玉階。

第一眼望去,那是一位氣質儒雅的青衫士。

眨眼再看,那人胸中蘊養的浩然之氣已然化作沖霄的豪氣,在澹澹血腥味的裝點下,比起皓首窮經的一代大儒倒更像是逍遙江湖的灑然俠士。

放眼天下,有如此風華氣概的儒生,唯有一人!

“大青衣”曹長卿!

蚩曜在打量曹長卿的同時,自然也在被對方打量著。

曹長卿此行自然不是專門為了加入魔教的,其實他隻是偶然發現了幾名趙勾的殺手,所以順手除之。

結果冇想到卻迎來了柯斬月的招攬,既然如此,他便也有意順便見一見這位魔教新主,或許能達成什麼合作也不一定呢?

在曹長卿眼裡,對於蚩曜的第一印象是感覺他有些年輕得過分了。

儒家最善望氣,以他天象境的修為可以輕易看出,蚩曜體內的氣機也無時無刻不在與天地共鳴,這是典型的天象特征。

但他曹青衣是什麼時候入的天象?就這已經被稱為風華絕代,但眼前這傢夥看起來纔不過二十出頭吧?

不過他也是見過世麵的,容貌永固和返老還童都不是什麼飄渺傳說,因此也就是一怔的功夫便回過神來。

但第二件事就格外令他震驚了。

那就是同為天象境界,他感覺到逐鹿山境內的天地元氣似乎對自己有些排斥,但卻跟那位魔主堪稱不分彼此。這種類似於天人合一的境界他自己也不是冇有體會過,當初一步入天象時便差不多是如此。

但這種時時刻刻保持住的狀態,似乎已經超越了天象境界所能做到的極限吧?

蚩曜與逐鹿山之間所保持的這樣一種狀態讓曹長卿忽然想起了一個詞地仙。

然後他豁然驚醒,半是駭然,半是感慨地問道:“陸地神仙?”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曹官子!”

蚩曜撫掌而笑,對於曹長卿能看出自己此時的狀態並不感到多麼意外。

這位被稱為獨占天象境八鬥風流的曹青衣,隻差一個契機技能邁入八百年來鮮少有人能夠晉升的儒聖境界的大官子,有如此眼裡並不令人驚訝。

“魔主謬讚了。”

曹長卿曾經是西楚棋道頭秀,亦曾在邊陲獨掌兵,以赫赫戰功贏得曹北馬之名。但是當西楚亡國之後,原本弓馬不熟刀劍不諳的他,竟搖身一變成了一力能當百萬兵的武道大宗師,畢生以複國為己任。

西楚滅亡後的二十年來,前十年被曹長卿刺殺的離陽重臣不下二十人,每次都是獨身翩然而至,再攜人頭歸去。後十年中他曾三次殺入太安城,其中兩次殺進皇宮大內,先後麵對兩朝天子,屠戮甲士數百,最近一次離現任皇帝隻差五十步。

堂堂中原大一統王朝之皇帝,卻被區區一介亡國匹夫逼到如此境地,而且還奈何對方不得,這讓曹青衣的名號響徹天下。

也正是因為這些事,曹長卿被趙勾組織列入必殺名單。但很可惜的是,這個在徐驍的提議下由皇室建立的針對江湖的組織,殺起彆人來無往不利,但卻在曹長卿手中折損近半,到後來甚至已經說不清楚究竟是誰在追殺誰了。

就比如這次,曹長卿意外發現了趙勾精銳的動向,於是便將他們當做消遣般過來大殺一通。這讓趙勾的人到哪裡說理去?

除了報複離陽王朝之外,曹長卿最關注的事情就是尋找當初失蹤的西楚小公主,可惜二十年來都不得絲毫音訊。但擅長望氣的他堅信,身負西楚殘餘氣運的小公主薑泥一定冇有死。

而且就算暫時找不到公主,自己也不能不做事啊!於是曹長卿現在基本上就是活躍在西楚舊地,每天搞搞扇動起義,找機會殺一殺趙勾或者離陽重臣。哪天要實在鬱悶了,就乾脆殺入太安城放鬆放鬆。

總而言之就是一句話,時刻提醒全天下人,隻要我曹青衣還在,西楚便冇有真的亡!

氣魄豪邁,卻也令人感歎。

看著曹長卿,蚩曜忽然冒出一個想法,於是笑著問道:“曹兄可有意願入我魔道?”

曹長卿微微皺眉。

初見蚩曜之時,因為他身上並無多少魔教之中的乖戾邪氣,所以曹長卿也冇有對他生出什麼惡感。但是加入魔道

一見麵就發出這種招攬,未免有些交淺言深了吧?

眼見曹長卿馬上就要回絕,蚩曜立刻接著說道:“且慢拒絕,待我說完。儒家的修行向來是讀書養氣,一步成聖,你曹青衣自問,讀的書是否已經足夠成為儒家聖人了?”

“哼,”

曹長卿傲氣滿滿,“若連曹某都不夠的話,那天下便無人能夠!”

“很好的氣勢。那麼從你入天象至今已經快二十年了,為何一直不晉升呢?”

蚩曜揶揄著笑道,末了不等曹長卿回答,便自顧自地開始解釋,“是因為氣運不夠,西楚的氣運的確尚有殘餘,也的確足夠支撐你晉升儒聖。但是很遺憾,它並冇有彙聚在你的身上。也就是說,如果你不能找到那位身懷西楚絕大部分殘餘氣運的小公主,你這輩子都不可能成為儒聖。

當然了,如果肯加入離陽或者北莽,以他們兩大王朝的氣運倒是足夠支援你更進一步。但如果隻依靠儒家氣運的話,不是我打擊你,絕無可能!”

誰讓你們儒家攤上了一位不得了的老祖宗呢?

“即便不成儒聖,曹某要做的事,依然無人可阻。”

曹長卿自然不會被短短幾句話影響心神。他一生跌宕起伏,心智心胸都比尋常武夫要堅韌和寬闊無數倍。冇有絕對的自信,又如何能以匹夫之身去抗衡天子之怒,手不沾兵器,身不覆護甲,一襲青衣三進三於出皇宮之中,憑藉一己之力讓坐擁整箇中原的趙家天子不得安寢?

“話是這樣說冇錯。”

蚩曜點點頭,“但你有冇有想過,當初你若是有儒聖境界,或許就不會被韓人貓攔在趙惇身前五十步,而是已經摘下了那顆天子頭,傳首九邊了呢?”

傳首九邊,聽到這個詞,原本表情還略微有些嚴肅的曹長卿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幾縷笑意。

因為這個詞是當年趙勾創立後,針對被絞殺的江湖人設立的規矩,傳首九邊,以彰顯朝廷威嚴。

此時被蚩曜用到趙家皇帝自己的頭上,讓他有種啼笑皆非的感覺。而且蚩曜直呼當今天子名諱,並且隨意拿對方的頭顱打趣,這種絲毫不在意離陽皇室的態度讓曹長卿感到分外親切。

氣氛緩和下來,說話也就隨意了許多。

“加入魔教真的能讓我一步入聖境?”

曹長卿帶著笑容問道。

“不是魔教,是魔道。”

蚩曜擺了擺手“當然了,你若願意加入魔教,我更加歡迎,甚至可以將第一天魔的名號給你, 並且任命你為副教主。但如果隻是為了借氣運提升境界的話,轉入魔道其實就可以了。”

麵對曹長卿,虛言誆騙是冇有用的,所以他選擇實話實說。

曹長卿這次冇有斷然回絕,而是十分認真地想了想,而後盯著蚩曜的眼睛,一字一頓地問道:“何為魔?”

“嗬嗬,”

聽到這個問題,蚩曜先是笑了笑,而後答道,“這個問題你如果去問李當心的話,或許能得到最專業的回答,畢竟在佛教之中,魔是佛的對立麵,正所謂最瞭解你的就是你的敵人。

“不過要我來說的話,魔的概念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人為定義的。既然是人為定義的,自然就有他的目的。一切不容於主流觀點的人、事、物,都會被稱為魔。

“這並不取決於他做了什麼有傷天和的事或者犯了多大的殺孽,那些都是細枝末節。比如韓貂寺,被稱為三大魔頭之一,不也照樣被離陽趙氏護得好好的?也冇見龍虎山還是爛陀寺派人去太安城除魔。

“比如你曹長卿,雖然是出身儒家,但卻一心複楚,有冇有人說過你執念太深幾近成魔?離陽皇室派了多少人前來殺你?放在眼前被全天下公認的魔頭韓貂寺他們不殺反倒護著,卻派趙勾來殺你,你說離陽王朝又是正是魔?

“其實吧,現在也就是離陽初定天下二十年,舊的八國勢力尚存,所以你的風評姑且還算是正麵。若離陽帝業穩固,再過一甲子,等到九國遺民皆老去,失去了話語權,趙氏將廟堂江湖一把抓。那個時候,你可敢與我賭一賭,看看自己究竟是儒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