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丈問道:“不知道蘇昭道友想要什麼?”蘇昭說道:“我想要知道枉死城如何建造。”

“枉死城?”方丈麵露訝異,慧匚和尚與財色和尚也露出不解。方丈一邊在引路,一邊笑著說道:“若是貧僧所料不差,枉死城應是幽冥之物吧。”蘇昭笑道:“大師果然淵博,不知迦蘭大寺可有此方記載?”方丈道:“貧僧也無法給道友你保證,不過貧僧讓人去查查,應該能查到一些。”蘇昭道:“那麻煩大師了。最好是如何建造枉死城的辦法,具體的需要之物。”方丈點了點頭,笑著吩咐財色和尚去藏書閣找一找。

財色和尚點點頭,走了下去。慧匚和尚有些好奇,問道:“蘇昭道友,為何要找枉死城,這是幽冥之物,我們人間是無法建造。”蘇昭要找枉死城地建造方法,慧匚猜測蘇昭可能是要在東州城建造枉死城,出言提醒蘇昭幽冥之物,很難在陽間長存。

蘇昭道:“不是陽間,而是陰界。我準備去幽冥鬼界,重建幽冥鬼界地枉死城。”慧匚和尚與方丈聽後,麵露震驚之色,慧匚和尚搖頭道:“蘇昭道友之境界,已經遠超我等,如此想法,天馬行空簡直令人聞所未聞!”去幽冥界建造一座枉死城,這不是幽冥的事情嗎?

竟然輪到蘇昭這位山內世界地第一人開始多管閒事了。蘇昭說道:“此事那是當初地神明請我去做地一件事情,我因實力太弱,一直冇有去管,如今實力足夠,我打算去試一試。不管成不成功,總能為以後積累經驗。”方丈聽後點了點頭道:“蘇昭道友能有如此之心,乃是天下萬靈的福祉,迦蘭寺定會傾儘所能幫助道友,讓道友找幽冥界建造一座枉死城,接引枉死的生靈。”蘇昭笑道:“大師當真是誇錯我了,我本來隻是為人族建造,冇有想其他的萬靈。”方丈搖頭道:“今日建人族枉死城,明日建造妖族枉死城,他日靈族,再遠是萬族……貧僧可以想到,未來不會遙遠。道友功德無量,必定為天道庇佑。”蘇昭笑道:“希望如此,能建造出第一座,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了。”方丈看向慧匚和尚道:“你再帶幾個師弟,去藏書閣仔細的翻找,不要錯漏任何一處,務必找到關於幽冥的記載。”慧匚和尚點頭道:“是師兄。”慧匚和尚走出大殿,叫了幾個同輩強者前去支援財色和尚。

“多謝大師了。”蘇昭道謝。

“是貧僧為眾生多謝道友了。”方丈說道,神色慈悲,不像是在故意的作假。

小白無聊腦袋倚在手腕上,就快要睡過去。林珠四處看看,不時的看向蘇昭,眼中帶著光芒,他永遠都是那麼的厲害。

過了許久,似一盞茶的時間,慧匚和尚手裡拿著幾塊玉簡而來。玉簡,有大有小,大者與竹簡相同,小者與玉佩一樣。

慧匚和尚道:“這就是我們迦蘭寺關於幽冥界的所有記錄,我看了看,裡麵的確有一些關於枉死城的記錄,但是建造之法冇有,還請道友細看。”蘇昭結果玉簡,靈力探入其中,看到了裡麵的內容。

“枉死城,以幽冥骨為基,以十八層地獄為牆,以六道輪迴為門!”蘇昭眼睛一亮,找到了關於枉死城的介紹,也找到了枉死城的如何建造之法。

“多謝大師,我已經找到瞭如何建造之法。”蘇昭說道,他要的也不是真正的枉死城,隻要能運轉枉死城的基本規則,就可以去建造。

冇有必要建造完整的枉死城,他還不是仙人,建造出來的枉死城,也不一定是真的枉死城。

完成老城隍神的心願,是蘇昭首先要保證的事情。幽冥鬼界可能冇有枉死城,但是真正的幽冥界一定會有枉死城。

跳入忘川之中,隨著忘川流向下一個幽冥界,其中會有機會進入幽冥界,若是能從忘川裡麵爬出來,還是有機會進入幽冥界的枉死城。

告彆了迦蘭寺的方丈,蘇昭帶著林珠她們兩個離開了迦蘭大寺。財色和尚麵露覆雜之色,問向站在大門口相送的方丈道:“師兄,他真的能成嗎?”方丈道:“能成,蘇昭道友如今快要成仙了,他還有神位在身,集神與仙一體,他若是建造不成枉死城,整個幽冥鬼界有誰能建造出來!”

“成仙!”財色和尚露出了羨慕之色,

“不知道我何時才能成仙。”方丈轉頭看向財色和尚道:“等你真正的走出財色,放棄你心中的執念,立地成佛,化身為仙。”

“放棄錢和女人,非我所願也。”財色和尚緩緩搖頭說道。方丈道:“你的悟性不如姚念,若是再癡迷其道,怕需要很久才能脫離。”財色和尚笑道:“無所謂,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我捨棄魚與熊掌,就要錢與女人,走了,聽說城裡的青樓又來了幾個身嬌體柔的妹妹,我需要好好的超渡她們。”……東州城。

蘇昭回到劉家,準備去山外世界,這一次他詢問眾女,有誰願意跟著他去山外世界。

劉清竹這一次冇有去,她開始主動修行,讓蘇昭大感意外。舒葉也冇有去,她在山內世界可以隨時穿越人魔兩界,回到魔界去看看。

如今她有了神力在身,不依靠蘇昭也能自由的穿梭兩界。劉清竹不去,小妖自然也不去了,小雪不想拖累蘇昭,也冇有主動要求跟隨去。

隻有蕭瀟去,當然一路跟過來的林珠與小白自然也去。蘇昭去問了問老狼,他表示主人有需要,老狼隨時做牛做馬。

蘇昭說了去幽冥界,讓老狼自己去選。老狼擔心他修為太弱,不能幫到蘇昭,想了想還是放棄了。

老狼最近在城隍神廟幫著廟裡的廟祝看護香火,身上的妖氣被洗去了不少。

他打算在城隍神廟再多多修煉,冇有跟蘇昭出行。蘇昭帶著蕭瀟、小白和林珠三個,飛向了山外世界。

蘇昭這一次不先去幽冥界,他準備去靈仙道宗,去看看靈仙道宗這種聖地是否有關於枉死城的記錄,然後再把九嬰靈力本元給聞人離原。

進入鬼障之地,抓了幾個血色怪物,讓它們拉車,載著蘇昭一行人向著山外世界而去。

蘇昭一路走過,發現了不少兵刃,上麵靈力隱藏,像是玄器。

“看來山外世界的人來山內世界的人數不少!”蘇昭說道。小白道:“不過都被這群怪物吃了,光剩下兵器了。”

“好可怕!”蕭瀟表示哀悼。林珠卻說道:“定是山外世界的人想要來山內世界尋找機緣,結果機緣冇有見到,卻在半路上被鬼障之地的怪物截殺了。”金色法舟奔馳的很快,五百裡路程,隻用了三日,十幾頭血色怪物晝夜不停的趕路,終於來到了山外世界。

鬼障之地的邊緣,蘇昭揮揮手,讓十幾頭張牙舞爪的血色怪物回去。

“彆想我們了,回去吧。”蘇昭揮揮手,靈晶放入飛行法舟,向著西方飛去,已經是十日之後,來到了一處傳送陣外。

蘇昭收起飛行法舟,帶著小白她們三個一起走上傳送法陣,交了靈晶,傳送法陣一閃,蘇昭他們來到了熟悉的地方。

落陰山,蘇昭當初與小白回來的時候,在這裡還有點波瀾。落陰山有位人仙境的老祖,讓落陰山成了周圍大域的無冕之王。

不過這位老祖不問世事,很少去管下麵的事情。落陰山有位仙人境界的老祖,但是這位老祖卻不是落陰山宗門的人。

“又不讓用!落陰山的人真是欠揍。”小白看到前方的傳送陣被落陰山的人控製住,當即表示要好好的收拾一頓落陰山的人。

林珠還是第一次出這麼遠的遠門,對周圍很是好奇,尤其是見識到了山外世界的廣闊,讓林珠覺得山內世界真是一個小山窪。

“我支援你,打!”林珠掐著腰說道。小白當即上去,一巴掌抽開一個人,抓著一個掌管傳送陣的人問道:“本皇要用傳送陣,你說行不行,敢說不行,本皇把你的腦袋擰下來。”看守傳送陣的人也僅僅隻是元嬰境界的修為,小白一個化神境界的強者猛然間殺來,讓看守傳送陣的人麵露驚恐。

“大人,這是專門為貴人留出來的通道,您還是先等等吧。”看守傳送陣的人說道。

即便他被小白抓著,隨時要弄死他,但看守傳送陣的人仍舊是不鬆口。

“你是真的不怕死啊,我試試你有多厲害!”小白說著,一掌按了下來。

“不要!”

“住手!”一聲輕喝,隨即飛來一道流光,向著小白襲來,小白冷笑一聲,元嬰境界也敢獻醜。

小白手中打出一掌,狂暴的靈力震飛了襲來的流光。

“皇……公子!”一聲爆喝傳來,

“大膽敢傷我家公子!”一個老者猛然出手,向著小白殺去。化神境後期的氣勢爆發,要斬了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