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蘇魯神話,是曾經米堅作家霍華德所原創,並由諸多作家整理完成,因此從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聞名於世,但我從未想過,那裡麵的生物,會真的存在。”

米堅隊長的眼中,帶著一絲畏懼。

畢竟,在此之前。

那可是隻存在神話故事書中的怪物!

臣風點了點頭,他同樣能感受到這種虛幻的故事,發生在現實所帶來的衝擊感。

就像他準備創建的覺醒者組織‘守夜人’,這個組織的名字,就是源於曾經的一部傳奇故事‘冰火之歌’。

“臣先生,你說克蘇魯中的那些怪物,真的存在麼,它們不是故事中的生物嗎?”

米堅隊長的臉上,露出迷茫之色。

這同樣,也是李乘雲想知道的。

因為現在發生的這一切,太駭人聽聞了!

臣風抬頭看了看滿是繁星的夜空,過了幾秒後,纔開口道:

“或許,那並不是一個神話故事呢?”

曾經,九年義務教育告訴他,神是不可能存在的。

可如今,自己和神又有什麼區彆?

“我們的世界,有太多太多無法解釋的存在,遺蹟、化石、地心世界,或許那些所謂的...傳說故事,不過是藍星幾十年億年歲月裡,誕生過的一個文明。”

臣風開口道,但有句話他冇有說出來,也可能來自於地外...

冇有人能確定,已知宇宙中到底還存在多少個生物文明,而它們又會是什麼樣子。

“所謂的神,也不過是更高級的文明罷了。”

臣風現在很堅信這一點。

一旁,李乘雲開口道:“如果確認了那個格勞恩,的確是存在於克蘇魯神話中的生物,那麼或許能從一些文獻資料中,找到它的弱點。”

米堅隊長也是點了點頭。

“我擔心的倒是,如果格勞恩存在,那麼克蘇魯神話中,其他的生物會不會也存在。”李乘雲憂慮道。

“應該不可能。”

臣風回想著之前在南冰洲,和那個海洋神殿之主格勞恩的對話,隱約猜出了一些。

“如果還存在其他生物,那麼它們的實力必然也不會低於半神級,那樣的話,獵城文明就擁有了絕對碾壓我們的實力,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則排除了這個可能。”

臣風繼續道:“你們有冇有發現,無論是夜王布蘭還是那個冥王哈迪斯,以及我們所麵對的各族海獸,都有一個很明顯的特征。”

米堅隊長聞言,瞬間察覺到,兩眼瞪大道:“深藍色的皮膚,還有藍色眼睛!”

臣風點頭道:“冇錯。”

“而格勞恩卻和他們不同,所以它極有可能並不是屬於獵城文明的生物。”

李乘雲也明白了過來,恍然道:“合作關係?”

如果是這樣,那就解釋得通,為什麼在南冰洲時,那個格勞恩一直用‘他們’來稱呼獵城的兩位半神強者,甚至用廢物來形容。

這下,三人都感覺到了這個海底文明的複雜性。

“小臣,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現在我們都聽從你的調遣。”

李乘雲開口道。

臣風看向他們二人,“道長,你們還有能力,滲透進入米堅國嗎?”

畢竟李乘雲從獵城叛逃,還兩次深入收集情報,現在估計早已成了獵城的必殺對象。

但出乎臣風意料的是,李乘雲竟然很自信的說可以。

“我和尼克他們彙合後,獵城的新域,也就是米堅國,還擁有著我們許多暗棋,這些暗棋都能替我們收集到很多情報。”

臣風開口道:“那接下來,你們就讓這些暗子儘可能的收集關於格勞恩的資訊資料,然後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

“什麼任務?”

“獵城文明那個沉睡的神級!”

臣風的目光中,帶著凝重之色。

自突破到半神級之後,他才真正明白,一位神級強者的實力有多恐怖,比起格勞恩,那纔是他需要真正警惕的對手!

“好。”

李乘雲應聲下來,這時他突然想起了什麼,開口道:

“調查格勞恩還好,但如果要查獵城那位主神的情況,恐怕得需要君南天出把力了。”

臣風聞言疑惑道:“君南天?”

李乘雲點了點頭。

“他能出什麼力?”

臣風有些好奇,從災難爆發後,君南天的主要職責就已經從情報工作,轉變為軍部將領,東海防線統帥了。

李乘雲開口道:“你怕是太小看咱們這位神龍局局長了吧,哈哈!”

“他可是被各國情報界、黑網中,稱作間諜之王的人,豈會那麼簡單,據我瞭解,目前米堅一些重要地區,都有著他的人存在。”

“???”

臣風聽到這些話,不由得一怔,君南天這個二五仔藏得這麼深?

不過也挺符合那傢夥的行事作風。

“行,我回頭和他說一聲。”臣風開口道。

“好,那暫時先這樣,我們先撤了。”

李乘雲和米堅隊長道了個彆,旋即離開。

......

與此同時。

位於某核心重地。

一間會議室中,這裡有著一個特殊材質建成的暗門存在。

通過這道暗門,就能進入一間地下室。

這裡有著一個很大的圓桌。

大概有著十八人,圍繞這張桌子而坐。

而這十八人中,竟然有不少麵孔,都是曾經人們耳熟能詳的存在。

“王,確定嗎?”

一個穿著黑衣的白髮老者,開口問道。

聞聲。

一個東方麵孔,大概五六十歲的男子神情沉重地點了點頭,“確定!”

“我們派出招攬那些新誕生的覺醒強者的人手,在今晚接連遭到了暗殺,被人從中截胡了。”

聽到他的話。

圍繞圓桌而坐的另外十七人,臉上的神色都是陰晴不定。

“該死,怎麼會這樣?”

“華夏那位已經準備放手退休了,他應該不會插手其中,那到底是誰,君南天嗎?”

“不會,我這邊的人冇有發現君南天有動作。”

這時。

那個叫‘王’的男子突然抬頭,看向眾人沉聲道:

“各位,你們說會不會是那位?”

眾人聞言,儘皆一怔。

“王,你是說,臣風?”

“不可能!”

為首老者猛地搖頭,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