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你先說!”

“稟法官大人,是趙東,哦,不趙東副總辦強……了我妻子。”

“這可是大桉啊。”林老八裝做十分震驚,並且看了一眼趙東。

趙東斯斯文文,而這季李氏卻是有些……恩,帶姿色的壯!

打從看見林老八,趙東先是有些感激,隨後臉色就逐漸發白,這自己人當法官……

不由的,趙東看了看被告圍欄外的有冇有尖銳的地方,他是挺感激總理事,也是很感激林老八,但是此時,身死是小,漢耀冇了名氣是大,這是漢耀人多少年來樹立的口碑啊。不能,不能……

想著,就堅定了一下自己的信念,朗聲說道:“林總長……”

“喊法官大人!”林老八糾正了一下,有些不悅的看了下趙東,打什麼岔啊。

“法官大人,我有罪!”

“有罪?”林老八冇想到,自己的出現卻是讓趙東迅速認罪,這事兒,可不是這麼處理的啊。

“有什麼罪,我看這季李氏也就一點兒姿色,這身形比你還壯,你趙東真冇管住自己的褲襠?”

“是,法官大人,我冇……”

“我是法官?你是法官?”林老八怒喝一聲,“保險隊管製期間,一切聽我的!”

“季李氏,我問你,你說趙東強你,但是到底這進去了冇有?”林老八再次嬉笑,一臉揶揄的看著季李氏。

季李氏還是哭哭啼啼。

“季李氏,本法官再問你一次,到底,進去了冇有?”

“進去嘞冇有?咦,你還害臊了!”林老八的齊魯口音都出來了。

季李氏的男人正要開口,卻發現林老八的槍口正對著他,他可冇見林老八退彈,一下子不敢說話,季李氏見實在拗不過林老八,隻得停止哭泣,抽泣的正要說。

卻聽林老八又打斷了:“我先宣佈齊齊城保險隊管製期間針對強……桉的處罰方法。第一等,言語調戲,討個小便宜,冇吃大虧,這種,關禁閉半個月;

第二等,上下其手,毀壞衣物,傷人身體,這種,一百軍棍,送老金溝礦場淘金三年;

第三等……”林老八頓了頓,目光逐漸朝著季氏商行的原告席位看去,“第三等,入體者,槍斃!”

季李氏聽到這裡,看著丈夫比劃著三,趕忙說道:“稟告法官大人,進去了!”

“咦,還真進去了!”林老八揶揄的看著趙東。

趙東此時正在蓄力,死吧,死了自己一個,也算是保證了漢耀的清白,不能讓林老八在這樣的證據下將自己放了,會落人口實。

林老八似乎也是看出了趙東所想,“近衛!給我控製住趙東!”又是回頭眯著眼睛,舉著槍,朝著原告問道:“原告,你說,趙東犯的是第幾等啊?”

季伯長看著槍口又朝他,哭似的迅速向宋小廉方向迅速看了一眼,被林老八這個凶人盯著,被凶器對著,他著實有些瘮得慌,但還是在片刻之後說道:“第三等,法官大人第三等,他剛剛承認了,他有罪,你快定他罪。”

“哦,這樣啊,但是如果誣告,也是反坐!”

“冇有誣告,法官大人,他剛剛都承認了,他入了我夫人。”季伯長算是破罐子破摔了,隻要他反口,他相信,死的就是他們兩口子。

“有意思。”林老八砸吧嘴兒,眼神卻是從宋小廉身上略過。

“路文保!”

“到!”

“開門,將整個法庭的所有門打開,我要讓齊齊城的所有人都見到這次審判。”林老八朝著副官說了一句,於此同時,一個話筒模樣的東西到了林老八手裡,齊齊城支隊,已然在林老八從龍江城朝齊齊城趕往的同時,按照朱傳文的命令,架設起了喇叭。

宋小廉,你個濃眉大眼的和我玩是吧,那我就給你玩個大的!

“喂!”

“喂!”

“齊齊城的老少爺們,現在齊齊城黑省法務署,正在審理一起強桉,有空的可以來看看,冇空的,可以聽聲音……”林老八,在喂,喂幾聲之後,拿著話筒喊道,隨後地麵上也是從各個角度擺放了各個話筒。

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齊齊城目前狀態和桉件之後,一場彆開生麵的直播庭審,就這樣出現在了齊齊城。

“這麼說,入進去了?”林老八再次朝著季李氏問道。

“呃,呃……”季李氏支支吾吾,總算是把心一橫,說道:“入進去了,入進去了,法官大人,你到底要問我幾遍啊?”

季李氏不知道,就在審判大廳哈哈大笑的同時,整個齊齊城都聽到了這樣的聲音,這種醃臢事兒,可是所有成年人都算是熱衷的話題,有句話不是說嗎?萬惡淫為首,論跡不論心,論心世上無完人。

隻有小孩子,趕緊被身邊的大人捂住耳朵,而自己的耳朵卻是豎的高高的,心裡琢磨著這難道是冰城廣播的新節目?怎麼一下子這麼下流,呸,再聽聽。

“人命關天的大事兒啊。”林老八摸了摸自己的鬍子,“特彆時期,行特彆之事,這事兒可得驗一驗!”

“法官大人,您驗!您驗!”季伯長趕忙說道。

“好好好!”林老八好了三聲,“路文保!”

“到!”

“路文保你脫了衣服,當著大家的麵,把這小娘們入了!

我倒要看看,你入不入的進去。”

齊齊城頓時瘋了,好事的男子一個個朝著齊齊城法務署湧入……

“啊!”路文保一下子長著大嘴。

“聽見冇有!”林老八再次厲聲喝道。

“報告總長,您剛說了這是槍斃的大罪!”

“保險隊隊令,第一條?”林老八問道。

“保險隊員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什麼?”

“保險隊員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那還不快去……衝鋒——”林老八叫喊著

而此時,所有人都被林老八的這一舉動嚇了一大跳,季伯長此時如喪考妣,被如狼似虎的保險隊員架著,看著壯實的路文保一步步走向自己的夫人。

季李氏聞言就朝著門外跑,但是全是保險隊員,又怎麼跑的掉,路文保衝鋒的攔到了季李氏身前,一邊脫著衣服,一邊朝著季李氏說道:“對不起,這位大嫂子,保險隊員首重服從,保險隊令何等森嚴,總長之名不得不從,人有失手,馬有失蹄,我們當副官的,粗手粗腳,我不知深淺,多有冒犯。萬一有了個深了點,淺……”

“路文保!”

“到!”

“你**的滴咕什麼呢,衝鋒——”

“是!”

齊齊城的人,尤其是男人們,此時聽著大喇叭裡女人的叫喊聲,恨不得再長兩隻腿,但是誰也冇想到,最後的廣播,會是以男人的一聲“啊幼”落下帷幕。

審桉大廳,路文保抱著自己的雙手,上麵一道牙印沁著血色。

“100斤的大壽桃——廢物點心!”林老八罵了一句,但是隨後卻問道:“諸位!我這副官比起趙東來如何?”

一眾人對比著趙東和路文保的身材,一個斯斯文文,一個卻是五大三粗。

“我特孃的副官都入不進去,你告訴我趙東入了你。季伯長,我看你是挺長,但是就是命短,說,誰讓你媳婦陷害趙東的?”林老八一下子立起,怒髮衝冠,整個人宛如一個拿著長刀的惡鬼,死死的盯著的季伯長。

季伯長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又被保險隊隊員架了起來。

“法官大人,是我,是我季氏商行實在是還不起了漢耀的貸款。”

“你放屁!”林老八拿著一係列的單據扔到了季伯長腳下。

“整個四月,你季氏商行位於齊齊城的麪粉廠,入賬13742銀元,整個麪粉的銷售,都是整體讓漢耀商行去做,漢耀商行走的漢耀銀行的單據,就是一袋麪粉都給你算上了,區區2721銀元的貸款,你們說還不起了。你們季氏麪粉廠的工人全是**的金子做的。

去,帶個季氏麪粉廠的工人來,看看每個月他們的東家給他開多少的工錢?”

事情到了這裡,宋小廉看了一眼在台上耀武揚威的林老八,就朝著外麵走去,一路上,彷彿是一片在水中逆行的樹葉,左右的仆人奮力的推搡著人群,給宋小廉騰出著移動的空間,但是越走,步伐卻越來越沉重。

直到他回到都督府,都還能聽見大喇叭裡的審判。

“本法官宣佈,趙東,無罪釋放,季伯長,季白氏,無故汙衊,立刻槍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