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梯之上緩緩的走著兩道身影,正是小麥和炎火兩人,他們已經在階梯之上走了一天一夜,但是就好像有無窮無儘地階梯一樣怎麼走都走不完。兩人走著走著就會走回到原來地地方,無論他們向上走還是向下走都會是一樣地結果。

小麥對著炎火說:“小炎,你站在這裡,我上前走。”

可是不一會兒小麥就會從下麵地階梯上走了上來,明明是向上走地,怎麼會這樣。

小麥再次說到:“小炎,你還是站著,我向下走。”

可是結果還是一樣,相反地是這一次小麥是在上麵階梯走了下來。

小麥不禁罵了一聲:“我靠,我們遇到鬼打牆了。”

“老大,什麼是鬼打牆?”炎火疑惑的問道。

“怎麼跟你解釋呢?就是視覺上的錯覺,在我們向上或者向下走階梯的時候,有謀些東西影響了我們的視覺,讓我們在這裡不斷地打圈,如果找不到影響我們視覺所在地節點,那麼我們就有可能永遠地走不出這階梯。”小麥解釋道。

“哪還不簡單,我們閉上眼睛,用精神力探查著向上走不就行了。”炎火說道。

“這倒是一個辦法,你繼續站在這裡,我再試一次向上走看一下怎麼樣。”小麥說完就閉上眼睛,釋放出精神力一步一步地往上走,冇有放過一點階梯上地任何變化。

可是最終地結果都是一樣,炎火驚訝的看到小麥再一次的從下麵的階梯走了上來。小麥張開雙眼看著眼前的炎火不禁歎了口氣的說:“怪不得需要十年的時間了,就這一關搞不好我們都過不了。”

炎火聽到小麥這樣說,不服氣的自己往階梯上走,可是依舊是從下麵走可上來。炎火來來回回好幾次了,結果都是一樣,他也不得不無奈的停下腳步。

“老大,這可怎麼辦,這階梯真的邪門啊,怎麼走都是回到原地,難道我們真地要困死在這裡嗎?”炎火說道。

“慌什麼,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慢慢來,總會找到這階梯的破綻,不然考驗者這還打廢周章的搞出這試煉來,直接把我們弄死就可以了。”小麥說道。

“老大不愧是老大,分析總結到位。我們繼續的找,我不相信這鬼階梯冇有破綻。”炎火再次雄心壯誌的說。

小麥和炎火兩人一上一下的仔細尋找著,一寸一寸的尋找,不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可是最後還是回到原地。兩人依舊都冇有放棄,因為小麥堅信這關卡不是為了困死他們而設定的。

小麥和炎火計算著眾原點出發,上下各兩百級階梯就回到原地,那麼就是一共四百級階梯,問題就出在這四百級階梯之中。

兩人嘗試著把地下的階梯破壞敲出來,可是無論他們怎麼攻擊對那些階梯都冇有任何的效果,考驗者連階梯都下了禁製。

小麥也嘗試著走出階梯向著階梯以外的地方走去,可是得到的提示是,三秒之內回到階梯之上否則死。在者詭異的地方小麥也不敢造次,乖乖地回到階梯之上。

半年時間一晃就過去了,小麥和炎火兩人已經困在這裡半年時間了,他們所有地方法都用儘了,依舊找不到出去的方法。

小麥也不得不懷疑背後之人真得是不是想把他們困死在這裡。同時也不知道水藍那邊得情況怎麼樣,是不是和自己一樣得考驗。

水藍那邊得情況也是一樣,無限得循環,無數次得回到原點,是人都會奔潰。可水藍意誌力堅定,她從冇有想過要放棄,因為她從小在魚人一族受儘欺負壓迫,早就了她永不放棄的性格。

炎火百無聊賴的坐在階梯之上,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而小麥同樣座在階梯之上,但他並冇有意誌消沉,他在靜靜的思索著辦法。

作為一個修煉之人,六感何其敏銳,如果這鬼打牆的階梯做了什麼手腳,自己根本就不會發現不了,一定是那裡出了問題。

突然之間小麥想到一個問題,身為修煉之人雖然六感敏銳,但也會過於依賴敏銳的六感,會不會是背後之人就是利用這一點來困住自己。

小麥站起身來,把自己的六感都遮蔽了,向著向上的階梯走著,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登著,直到好一會才停下腳步。

當他張開雙眼,恢複六感的時候,他已經來到另外一個平台之上,已經不是循環的回到炎火所在的階梯那裡。

半年的時間,小麥終於走出這鬼打牆的階梯,這背後之人不可謂不陰險,設下這樣的陷阱。往往修煉之人都會依仗著自己強大的精神力去探查,背後之人就是利用這一點來設置陷阱。

小麥用心靈感應的向炎火傳話:"我已經走出這無限循環的階梯了,你遮蔽六感向著上麵一步一步的走上來就可以了。"

收到小麥訊息的炎火異常的興奮,應為他們終於可以走出這鬼地方了。不一會炎火就走了上來,看到小麥後就說:“不愧是老大,這方法都讓你想出來了。”

“小在這裡吹捧,辦年時間我們才通過這一關,之後不知道還有什麼關卡要闖。”小麥說道。

“是地,老大你說的都是對的。”

這時候天空之上響起一陣聲音:“恭喜神之峰考驗者功成的闖過第一關,用時半年時間,重新整理了通關記錄,固獎勵初級靈甲一件。”

隻見平台之上的石柱之上懸浮著一件樣式古樸的靈甲,小麥走上前去把石柱上的靈甲收了起來穿戴在身上,大小剛剛好,好像量身定做一樣。

而其他四座山峰之人都聽到了神之峰主峰那邊的人已經通過了第一關的測試,他們也不在垂頭喪氣,而是打起精神來技術思考著如何通過這鬼打牆的階梯。

收起靈甲後的小麥四處的打量著周圍,隻發現一條同樣向上的階梯,和之前一模一樣的階梯。讓他不禁心想會不會又是鬼打牆階梯。

而一旁的炎火口中嘀咕著:“明明是兩個人通過考驗,問什麼隻獎勵一件靈甲?這不公平啊。”

看到這樣,小麥也冇好奇的說:“下麵如果有獎勵,給你行了吧。”

聽到小麥這樣說,炎火這傢夥才心情好一點,隨後小麥望著眼前的階梯,眼神堅定的對著炎火喊了一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