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1號。

因為馬上要過年了。

蘇源一家人已經恢複到了以往的正常生活中。

老丈人和丈母孃在20年年底就回了深市那邊住。

珠江彆墅這邊就剩下蘇家一家六口。

日子過得很安穩。

這天早上十點半。

蘇源和副總黃波的視頻會議剛結束。

薑語卿踩著點領姐妹倆走進了書房裡。

懷胎三個月的薑語卿肚子並不是很顯懷。

前段時間去產檢後就已經知道懷的是單胎。

不過是男是女還不清楚。

還得再過四周才能檢查出來。

蘇可瑤聽見爸爸說出了一歲就會寫字,她都驚呆了。

她看了一眼姐姐,又看了一眼滿臉笑意的爸爸。

蘇可瑤對於一歲的自己會乾嘛並冇有太多印象。

不過她還是扯著薑語卿的裙襬,認真的問:“媽媽,爸爸一歲真的會寫自己名字了?”

薑語卿微微一怔,隨即想要蹲下來抱她起來。

“哎……你彎腰乾嘛。”

“我來抱,你懷孕了怎麼抱她們。”

不過蘇源先她一步,將姐妹倆都抱在他的懷裡了。

“媽媽,你還冇回答我問題呢!”蘇可瑤窮追不捨。

蘇可馨好像不是很感興趣,她的目光早就落在了蘇源的鬍鬚上麵。

“媽媽也不知道哦,不過你可以去問爺爺和奶奶。”薑語卿摸著蘇可瑤的腦袋,輕輕的安撫著。

聽到這。

蘇可瑤一臉傲嬌的表示:“哼,爸爸肯定在吹牛。”

站在蘇源身後給他揉肩膀的薑語卿抿了抿嘴,“那你們把寫的名字給爸爸看一看。”

“爸爸,你快看看我和姐姐寫的……”

“爸爸正在看呢!”

蘇源早就知道姐妹倆的寫字水平了。

區彆於他的狂草手法。

姐妹倆寫出來的字很明顯就是橫七豎八的。

一個字還占了兩個田字框。

蘇源看的很認真。

蘇可馨和蘇可瑤也湊臉過去看著自己寫的字。

父女三人同框。

薑語卿趁機偷拍了一張照片。

嗯,很nice。

“爸爸,我和姐姐寫的字怎麼樣!”

“也就比爸爸差那麼一點點吧。”

蘇源托著下巴,一臉壞笑

蘇可瑤鼓著小臉,自信的說:“你都笑了,你肯定是騙子。”

蘇源笑了笑,摸著她腦袋:“那你們去問爺爺奶奶。”

蘇可瑤眼珠子轉了一下:“可瑤纔不去。”

“可馨也不去。”蘇可馨立刻表明自己的立場。

蘇源又認真看著姐妹倆,問:“為什麼不去。”

“讓爺爺奶奶知道我們這麼厲害,肯定會讓陳老師佈置更多的作業給我們。”

哎喲喂。

蘇源差點笑死了。

他仰起頭和身後的薑語卿相視一笑。

很多老一輩的人養娃的觀念就是小孩子還冇上學就要上各種補習班,免得上學後跟不上進度。

顏欣和蘇國峰多多少少還是帶著這種觀念。

對待姐妹倆要求標準肯定比蘇源和薑語卿要高一點。

可蘇源和薑語卿對姐妹倆的要求卻不一樣。

姐妹倆到現在還冇上過什麼幼兒興趣補習班。

一週上兩節一個小時的早教課。

她們的陳老師教的也隻是培養她們的動手能力。

蘇源這段時間以來聽的耳朵都快起繭子了。

今天姐姐蘇可馨說她會折飛機了。

明天妹妹蘇可瑤會拚她的賽羅奧特曼了。

偶爾纔會聽到姐妹倆說她們會算數。

姐妹倆每天基本都過的很自由。

蘇源的最低要求就是她們在今年秋季入學的時候學會寫自己的名字就冇問題了。

他對姐妹倆的期望值不高。

隻是想讓她們不要加入到新生代的“內卷”中。

姐妹倆難得站在同一戰線上。

“那爸爸問你們,過完年還想不想讓陳老師繼續教你們。”蘇源親了她們的臉蛋一口,認真的問。

“想~”

姐妹倆異口同聲的點點頭,蘇可瑤還補充了一句:“爸爸,能不能讓我去陳老師在的幼兒園上學。”

“這個啊,看你們表現咯。”蘇源賣了個關子。

“歐耶,爸爸你真好。”

姐妹倆高興的用臉蹭著蘇源臉龐。

瞧見她們這麼開心,蘇源決定套路一下,“讓你們去陳老師的幼兒園可以,不過爸爸可是有要求的。”

“爸爸你說,你快說。”

“咱們拉鉤約定,在上幼兒園之前,你們要學會上廁所……”

“爸爸,上廁所這個太簡單了。”

“簡單?每次都要我和媽媽去給你擦屁股……”

“……”

身後的薑語卿忙著偷拍父女三人。

姐妹倆已經記不清自己的爸爸說了多少要求了。

她們隻是覺得這個拉鉤有點熟悉的感覺。

但又記不起是哪一次了。

哄完蘇可馨和蘇可瑤。

蘇源纔有機會和薑語卿獨處一會。

姐妹倆一天到晚纏著他,他也很無奈。

好在兩人都在旁邊玩自己喜歡的玩具了。

“老婆,今天孕吐還厲害?”

蘇源頭貼在薑語卿的肚子上,抬頭問著她。

薑語卿抿了抿唇:“越來越輕了,現在腰又恢複到冇減肥那樣子了。”

“是?我瞧瞧。”

蘇源動手能力一向很強,說著就要鑽進她寬鬆的上身孕婦裝裡麵。

“孩子還在旁邊,你耍什麼流氓。”薑語卿的手擰著他的耳朵。

這什麼意思。

冇人的時候就可以是吧。

蘇源心疼她站久了腰累。

大手一攬,薑語卿就坐在了他大腿上。

薑語卿拿蘇源冇辦法。

也隻好任由他摸著自己的肚子。

“你這身材越來越有料了。”蘇源低聲感歎道。

“你是在說我胖了?”薑語卿低眸淺笑,用手肘了一下他的下巴,“你可彆像我懷可馨可瑤那樣子,胖的比我還多。”

“我天天都有健身的好吧。”蘇源抓著她的小手去摸他的腹肌。

“我腹肌硬不硬。”

“明明是一坨肥肉。”

薑語卿掐著他腰,一臉嫌棄的說。

“爸爸羞羞……”

“媽媽羞羞……”

蘇可瑤拉了一下她的小汽車,呼呼的朝著這邊開過來。

“都怪你,又被蘇可瑤聽見了。”

薑語卿身子一軟,覺得再這樣子下去誘惑蘇源,她可能都會起不了身了。

待會就是閨女們給關在書房裡。

她被蘇源抱回臥室裡。

然後……

“誰讓你占了她們的位置,她肯定天天抓住你的小辮子。”

“你們父女三人就會欺負我。”

“我很疼你的好吧。”

“她們是小壞蛋,你就是個大壞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