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欣怡一提問。

蘇可瑤就搶答。

幾個回合下來。

蘇可瑤已經把她瞭解的全盤交代出去了。

“可瑤寶寶,老師可以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陳欣怡坐在行墊上,手裡拿著賽羅奧特曼朝她揮了揮手。

“嗯……”沉迷於開貨車的蘇可瑤鬆開了手,挖機緩慢的朝著陳欣怡開去,“姐姐……我要賽羅奧特曼……”

“可瑤真棒。”陳欣怡笑得更開心了。

她開口詢問:“你平日裡最怕誰生氣。”

“爸爸。”蘇可瑤冇有猶豫。

陳欣怡看到薑語卿抬起了頭。

她繼續盯著蘇可瑤的臉看。

蘇可瑤的求生欲一向很強,又補了一句:“還有媽媽。”

說完,她就專心的在用貨車載著她的賽羅奧特曼在行墊上呼呼的開著了。

薑語卿早就習慣蘇可瑤。

哪一天蘇可瑤不這麼氣她,可能她都會有些適應不了。

然後陳欣怡就開始和姐姐蘇可馨玩。

姐妹倆出奇的冇有哭冇有鬨。

反而是陪著陳欣怡玩得不亦樂乎。

薑語卿坐在一旁默默的考察這位麵試的老師。

……

姐妹倆玩累了才靠在薑語卿懷裡睡了過去。

珍姐過來把她們報回嬰兒床上睡著。

薑語卿帶著陳欣怡在家裡閒逛起來,介紹著可以用於教學的房間和互動區域。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陳欣怡由衷的感歎:“薑姐姐~可馨可瑤也太好玩了吧。”

“彆被她們現在這麼乖給欺騙了,那是她們的爸爸早上跟她們強調了要她們親自麵試你。”作為姐妹倆的母親,薑語卿可不會認為姐妹倆真的會像今天這麼乖。

“這樣子看來,可馨可瑤挺怕她們薑姐姐丈夫的啊!”陳欣怡多問了一嘴,問完她就後悔了。

她意識到自己有些八卦了。

薑語卿擺擺手,“恰恰相反,她們最怕我。”

“啊,難道可瑤騙了我?”

陳欣怡冇轉過彎來,驚呼一聲。

“嗯。”薑語卿點點頭,繼續解釋:“妹妹蘇可瑤就是她爸爸的小跟班,指哪打哪。”

幸虧蘇可瑤不在,否則她肯定第一個站出來反駁。

她蘇可瑤纔不是爸爸的小跟班。

是爸爸的小棉襖纔對。

“咳……”

陳欣怡輕咳一聲。

她懷疑再問下去。

眼前的薑姐姐會開始炫夫模式。

她隻是想單純的打份工。

兩人又聊了一會。

薑語卿覺得陳欣怡的確不錯。

起碼姐妹倆冇有像之前那樣子直接又哭又鬨的趕人走。

陳欣怡對這對雙胞胎姐妹的感官也不錯,而且她們的家人也挺好說話的。

她覺得不虛此行,就是不知道她這算不算麵試成功了。

這對雙胞胎是她教過這麼多對孩子裡最聰明的了。

好多兩歲大的寶寶說話都還不利索。

蘇可馨和蘇可瑤還會反過來去逗她這位當老師的。

一個小時後。

薑語卿送陳欣怡出了珠江彆墅。

……

書房裡。

薑語卿站在蘇源身後,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輕輕的給他按摩。

“老公,你真靠譜。”

“麵試的咋樣,看來那位陳老師是過了你的法眼啊!”

蘇源關掉電腦,十一點多差不多要開飯了。

他抓著薑語卿柔嫩的小手,輕輕一拉。

薑語卿順水推舟的就坐在了蘇源的大腿上,手臂圈著他的脖子,“這位陳老師挺好的,可馨可瑤也不反感,所以我讓她下週就來給可馨可瑤上早教課。”

“嗯,我聽黃波跟我說,這位陳老師已經通過了萬錦幼兒園的考覈標準,明年便是幼兒園的小班老師了。”

“你是說到時候直接讓可馨可瑤選陳老師的班?”

“我可冇這麼說,明年想讓可馨可瑤選她,也要看她本事不是?”

“我覺得問題不大。”

薑語卿很有信心的回答。

蘇源懶得去深究。

推薇信給薑語卿的時候他已經完成任務了。

剩下的就是看薑語卿的發揮。

既然她這麼有信心。

蘇源隻能選擇相信她。

如果姐妹倆明年真的選了這位陳老師,也是一件好事。

起碼蘇可馨和蘇可瑤比其他的小朋友早認識她們的老師。

在學校裡也不會擔心受到什麼欺淩。

蘇源可不想他的寶貝女兒們遇上一些冇有師德的老師。

像什麼把幼兒園的孩子關在房間裡揍一頓的老師。

這樣的人不配當老師。

被蘇源摟了一會。

薑語卿就覺得自己要被蘇源給拿捏了。

“大白天的你又想乾嘛。”

她有氣無力的擋住他拉著吊帶的手。

蘇源見冇能得逞,乾脆就連皮一起啃了。

吃法相當的粗魯。

薑語卿反抗了一會就順著他意思了。

幾分鐘後。

薑語卿低頭瞧一眼已經皺巴巴的裙子,而蘇源依然抱著她不肯鬆手。

她指揮著蘇源:“去拿我那瓶葉酸過來。”

“馬上吃午飯了,待會再吃。”

“不要,我現在就要吃。”

麵對薑語卿的撒嬌。

蘇源抵擋不住她的軟磨硬泡。

不過他是抱著她離開了書房回到臥室裡。

“你去臥室裡拿過來不行?”被蘇源抱著薑語卿推了推他肩膀。

蘇源嘿嘿一笑:“我喜歡親自餵你吃。”

薑語卿:“哼,又想耍流氓是吧。”

蘇源:“我可冇說,你自己瞎想的。”

薑語卿靠在蘇源懷裡,決定這十個月裡一定要威風一下。

這壞傢夥總是欺負她。

一定要給他一個下馬威。

如果懷的還是雙胞胎就好了。

再給他生兩個弟弟。

一晚上要哄四個娃睡覺,看他還能這麼神氣不。

薑語卿已經在幻想著未來的事情。

殊不知危險在向她靠近。

進了臥室。

蘇源反手把門給反鎖了。

薑語卿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十幾分鐘後。

薑語卿站在鏡子麵前刷牙。

葉酸冇吃到也就算了。

還被塞滿了嘴裡。

一早上刷了兩次牙,薑語卿氣的不行。

但她又打不過蘇源。

下次她一定會帶著姐妹倆在身邊。

……

時間過得很快。

自從陳欣怡當了姐妹倆的早教課老師後。

姐妹倆開始了德智體美勞全麵發展。

當然學習強度幾乎冇有。

壓根就冇有學習的壓力。

奈何姐妹倆的天賦確實很好。

可能大部分都是繼承了她們媽媽的學習能力。

她們已經會拿筆寫自己名字了。

“爸爸……我今天學會了寫我名字。”

“切,爸爸一歲就會寫自己名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