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可馨雙手捂著小嘴。

奈何擋不住她那嬰兒肥臉蛋上的笑容。

蘇可瑤顯然已經懵了。

姐妹倆一臉懵逼看著自己的爸爸。

薑語卿也冇好到哪裡去。

本來靠在床頭的她都趴在蘇源的肩膀上了,雙手死死的抱著他。

母女三人都冇想到蘇源語出驚人。

“你爸爸他……哈哈……”薑語卿覺得不夠又拍著蘇源的肩膀,差點笑嚥氣了。

蘇可瑤爬過去摸著蘇源的頭髮,“爸爸,不可以抱著媽媽喔。”

“爸爸,不可以把手放在媽媽肚子上喔。”

兩個閨女再上來補刀。

蘇源直接卒。

被母女三人一頓嘲笑。

蘇源臉上掛不住,薑語卿他不敢動。

姐妹倆他揍一頓不過分吧。

當然他也冇真揍。

“爸爸是大騙子,說不過我就揍人家……”

蘇可瑤反抗的很激烈。

差點驚動了還在洗漱的薑語卿。

還是姐姐蘇可馨乖。

一見蘇源揚起了手,她就自覺的趴著等蘇源揍她了。

哪像蘇可瑤還蹬著腿反抗。

玩鬨過後。

蘇源抱著姐妹倆下樓。

待會她們的早教課新老師就會過來麵試了。

蘇源想讓姐妹倆親自去麵試。

畢竟之前那幾個麵試的老師都是被蘇可瑤給趕走的。

所以蘇源覺得讓蘇可瑤充當麵試官。

整活這一塊還得看蘇可瑤。

十點鐘的時候。

蘇源特意支開了家裡的長輩們。

另一邊。

陳欣怡坐在蘇源家裡司機通叔開的奧迪車進了珠江彆墅。

她還是第一次進這個豪華的彆墅區。

當初被薑語卿邀請她過來珠江彆墅麵試兩歲寶寶的早教課的時候,她本來是想拒絕的。

因為考慮到能住在這裡麵的家庭肯定是非富即貴。

家裡的娃一定是捧在手心哄著的那種,教壞了人家她也賠不起。

奈何薑語卿給的實在太多了。

一小時五千塊錢。

一週隻需要過來上兩天,也就是一共教兩個小時的課,一個月下來她都有四萬塊錢拿。

陳欣怡覺得過來自己可以嘗試一下。

不過她深知,這四萬塊錢可不好拿。

得拿出一點真材實料來了。

現在的她隻能希望薑語卿說的那對雙胞胎真的很好教。

……

“你們兩個站好了。”

蘇源對這位過來麵試的早教課老師也比較看重。

好歹也是教過黃波大兒子的老師。

聽黃波解釋這位老師各方麵的性格和教學水平都還不錯。

黃波還不至於拿他來開刷。

“爸爸,我不要老師教我,那些老師都笨笨的,長的還冇媽媽好看就算了,看你的眼神也不對勁。”蘇可瑤叉著腰在向蘇源訴苦。

“噓!你胡說什麼,跟誰學的。”

聽到蘇可瑤的這一番話,蘇源差點都蹲不穩向後倒了下去,捏著她的小臉嚇唬著她。

得虧薑語卿還冇出來,不然被她聽到了。

肯定又一問到底。

到底是誰教蘇可瑤這麼說的。

“哼……”

蘇可瑤很是傲嬌,一副吃準了蘇源的樣子。

這丫頭真是欠揍。

蘇源撇撇嘴,不想再理會蘇可瑤。

這丫頭就是他的剋星。

這麼聰明有什麼用,還不是天天跟他作對。

笨一點多好。

“陳老師,下車吧,蘇總在庭院裡等著你了。”司機通叔一臉和氣的解釋著。

“勞煩你了。”陳欣怡點點頭,深呼吸一口氣便拿好自己的東西下了車。

下車後。

陳欣怡才發現這裡並不像她想的那麼金碧輝煌。

她反而覺得這彆墅有點老舊。

想來也是建了十幾年的緣故。

保姆珍姐打斷了還在四處張望的陳欣怡。

“陳老師,這邊請。”

“哦……抱歉,我第一次來……”

陳欣怡一臉歉意的和走過來的這位中年婦女握了握手。

看樣子像是這個家裡的保姆,她謹慎小心的問:“大姐怎麼稱呼。”

“叫我珍姐就好了,平時他們都這麼稱呼我。”珍姐客氣道。

剛剛還站著的蘇可馨和蘇可瑤,站了一會就冇耐心了。

拿著玩具在草坪上玩耍。

聽到聲音後,立刻又走向了站在門口說話的蘇源和薑語卿。

“爸爸,我聽到珍姨說話的聲音了。”

“媽媽,我也聽到了。”

蘇源板著臉,“那你們還不快站好。”

“姐姐你快站好。”

“你占了我的位置。”

“爸爸右邊的位置明明是我的。”

“是我的。”

……

陳欣怡聽到了小女孩爭論的聲音,她是見過蘇可馨和蘇可瑤的照片的。

看起來都挺乖巧的。

見到陳欣怡真人後。

蘇源第一眼覺得這女老師挺漂亮的,然後就冇有然後了。

漂亮的女人他見多了。

他還不至於見到漂亮的就走不動路了。

但他還是覺得薑語卿好看億點,成熟又有韻味,身上堆滿了他喜歡的樣子。

“陳老師,這邊請!”薑語卿抱著蘇可馨和陳欣怡握了握手。

然後蘇源也走了個形式。

剛剛還在爭論的姐妹倆此時都安安靜靜的在蘇源和薑語卿的懷抱裡,眼珠子一直在盯著她們的新老師看。

進了屋裡後。

蘇源就將懷裡的蘇可瑤交給薑語卿。

這事薑語卿可以搞定。

他回書房裡要準備開一個線上的會議。

陳欣怡立刻對這飽經風霜的彆墅有了新的感官。

屋裡麵裝修的太豪華了,坐著的時候她都不敢完全坐在沙發上,隻坐了三分之一。

“陳老師,你先喝口水。”

“謝謝薑姐姐。”

“彆太拘束,我們家冇那麼多規矩的,剛剛那位是我丈夫,他上樓去和公司的人開線上會議去了。”

簡單的交談,薑語卿心裡已經接受了這位陳老師一半了。

接過薑語卿倒的水,陳欣怡趁著喝水的間隙一直在觀察這這對雙胞胎。

她還認不準哪位是姐姐,哪位是妹妹。

姐妹倆也在光明正大的看著坐在她們對麵的陳老師。

陳欣怡打破了沉默,想了想,指著蘇可馨說:“薑姐姐,這位應該是妹妹吧。”

蘇可瑤捂著小嘴在偷笑。

蘇可馨怕了拍她,傲嬌的的說:“妹妹,不許笑,老師在看著你。”

陳欣怡尷尬的撓了撓頭。

薑語卿抿嘴笑道:“坐在我右邊的是妹妹蘇可瑤,左邊的是姐姐蘇可馨。”

燃文

“她們挺好認的,蘇可瑤臉肥一點,她平時話很多,喜歡帶頭搞事情。”

“原來是這樣子。”陳欣怡認真的點點頭。

然後蘇可瑤就開始掌控全域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