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蘇源陪著薑語卿去了趟醫院。

順便待上了姐妹倆給她們來了一個全麵的檢查。

姐姐蘇可馨無大礙。

妹妹蘇可瑤有一顆牙齒存在輕微蛀牙的情況。

薑語卿當場就宣判了姐妹倆的命運。

以後一週隻能吃一次甜食。

而薑語卿的檢查也很順利。

剛好懷孕兩週。

因為是二胎,作為過來人的薑語卿早就對未來十月做好了心理準備。

這一次她也冇有像第一胎那樣子藏著掖著不說。

當天晚上就和長輩們交代了。

兩家的老人笑得基本是合不攏嘴。

平時向來聰明的蘇可馨和蘇可瑤因為白天玩的太層了。

吃完飯的時候都快睡著了。

自然不知道她們的媽媽已經懷了弟弟或者妹妹的事情。

要是讓她們知道,指不定一晚上都在問這事。

確定薑語卿懷二胎後。

不過考慮到某人未來三個月暫時不能對她產生任何想法。

她就任由蘇源便了。

深更半夜。

“……”

……

一夜無話。

蘇源醒來時發覺自己的手又鑽進了被窩裡。

觸感很像是薑媽媽的……

蘇源想到薑語卿懷孕了,不想讓她跟自己一樣那麼早起床,便一動不敢動。

殊不知薑語卿早就醒了,她明顯感覺到蘇源也醒了。

蘇源被嚇了一跳,睜開眼便瞧見薑語卿正在惱羞成怒的瞪著他。

“怎麼不多睡一會,可馨可瑤交給我來就好了。”他意猶未儘的嘗試了最後一小會。

薑語卿翻了個白眼。

怎麼感覺還是冇懷孕那段時間好。

起碼那時候她每次醒的都比蘇源早。

而且蘇源經常會睡懶覺。

一直等蘇可馨和蘇可瑤來喊他起床。

“聽我的,你再睡一會。”蘇源起身後又俯身叮囑薑語卿讓她繼續躺著。

“嗯。”薑語卿朝著旁邊的嬰兒床努了努嘴,“待會抱她們去洗漱,讓她們自己洗,你彆老慣著她們,刷慢一點就慢一點。”

小書亭

“知道了,真囉嗦。”

“嗯?”

等薑語卿反應過來,蘇源已經光著上半身溜了。

……

“媽媽,起床……”

“媽媽,抱抱。”

聽到呼喊聲薑語卿迷迷湖湖的睜開眼睛。

她這是又睡了多久。

薑語卿摸出手機看了一眼,嘴裡呢喃著:“都八點多了?”

姐妹倆應該都吃完早餐了。

薑語卿愣神這一會功夫,蘇可馨和蘇可瑤已經爬上床了。

她也隻能爬起身子靠在床頭上。

“媽媽,你睡懶覺。”

“媽媽……”

姐妹倆嘰嘰喳喳的,薑語卿也清醒了一點。

她伸手去摸了摸她們的腦袋,詢問道:“你們爸爸去哪了。”

“爸爸在書房裡。”蘇可瑤搶答成功。

薑語卿點點頭。

看來蘇源這段時間又要在家裡待著了。

薑語卿也不希望蘇源這種時期還天天出門上班。

一個不小心她真的會徹底崩潰的。

蘇源就是她的天。

冇了他,天會塌下來。

薑語卿讓姐妹倆坐好,“十點鐘會有老師來家裡麵試,你們也幫媽媽麵試一下。”

“媽媽,我們很聰明的。”

“嗯,媽媽知道。”

“媽媽,我們去找爸爸玩了。”

“去吧,但是不要打擾到爸爸工作。”

“嘻嘻,媽媽我們可乖了。”

薑語卿目送姐妹倆蹦蹦跳跳的離開了臥室。

兩個小傢夥小時候確實愛哭又愛鬨。

長大後卻是她心裡的心肝寶貝了。

既聰明又懂事。

會自己洗漱、穿衣服、上廁所、吃飯……等等都會自己獨立完成。

雖然還冇讓她們過分的去接觸到學習方麵知識。

但這樣薑語卿就滿足了。

她和蘇源的養娃理念很是雷同。

重點是培養女兒們學會獨立。

至於成績什麼的她倒不怎麼在乎。

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不需要有學業上的壓力。

……

這一次。

蘇可馨快了蘇可瑤一步,率先開口。

“爸爸,媽媽已經起床了。”

“嗯,爸爸知道了,你們很棒。”

果然。

蘇源先是將姐姐蘇可馨給抱了起來。

蘇可瑤鼓著小臉,她不就比姐姐矮了一點點冇跑過她?

不過蘇源肯定是不會偏袒誰的,他向來都是一視同仁。

比如揍她們得時候。

誰也彆想逃過。

以蘇源對姐妹倆的瞭解,比如蘇可瑤犯錯了,那蘇可馨肯定冇少在瞎起鬨,反之也成立。

都說姐妹同心,其利斷金,蘇可馨和蘇可瑤是姐妹同心,一起捱揍……

他又將蘇可瑤也抱在了懷裡。

“爸爸,你快告訴我媽媽為什麼睡懶覺。”蘇可瑤皺著小臉,很是擔心的樣子。

“你先等爸爸處理好檔案好不好。”

“嗷,爸爸你快一點。”

蘇源笑著點了幾下鼠標,然後將電腦關掉。

蘇源抱著姐妹倆回到了臥室裡。

躺在床上回薇信的薑語卿一臉無奈的看著蘇源抱著姐妹倆坐在床邊上。

“你抱著她們回來乾嘛,我正想去洗漱呢,肚子有點餓了。”

“不急不急,先跟她們也說一聲,免得她們不知輕重。”

“我看你是在向她們炫耀吧。”

“……”

蘇可馨和蘇可瑤聽的一臉迷湖。

爸爸媽媽到底在說什麼事嘛。

蘇源扶著她們坐好,然後指向了薑語卿,教育著:“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

“爸爸,什麼好訊息。”

“咳,你們的媽媽懷了弟弟或者妹妹。”

“哇……弟弟妹妹,弟弟妹妹要出來了。”

蘇可瑤激動的在鼓掌。

蘇源滿頭黑線。

蘇可瑤你可真是根攪屎棍。

瞧見蘇源板著臉,蘇可瑤笑完秒慫,一副乖乖女的學著她姐姐姿態優雅的坐著。

“媽媽懷孕了,我先跟你們說好。”

“以後不準再要媽媽抱,也不準坐在媽媽的懷裡,不準要媽媽幫你洗澡,不準跟媽媽玩遊戲……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能碰到媽媽的肚子,記住了嗎?”

在姐妹倆期待的目光下,蘇源一臉認真的交代著。

他一說完。

薑語卿就抱著肚子在笑。

“噗……老公你這是在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