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準備進行一期部分小腸切除術。”

跟他們見到壞死小腸所顯露的驚愕不同,吳向東此時卻淡定許多。

他大致看了一下壞死小腸的長度,約十個公分左右,按照切口到正常腸管的距離,需要切15-20cm,也就一紮的長度。

“這樣的話,切除腸管以後,隻需要進行腸腸吻合就可以解除病灶,根本不需要做什麼小腸造瘺。”

吳向東一回想起之前趙國強要做腸瘺的要求,不禁鼻子裡發出一道冷笑,而位於床頭的萬誌華看到裸露在外的小腸,也同樣附和道:“對啊,就這麼一小截迴腸,他還非要做腸瘺,不做就不上台,這到底對自己的技術有多不自信才能做到這種程度。”

此言一出,嚇得一旁的助理險些把拉鉤掉到患者的體內,他冇想到萬誌華居然敢在這種場合公然批評自己的主任。

要知道自己還在手術檯上,就算彆人不敢說,難道他不怕自己告訴趙國強嗎。

就在助理被這句話震撼的說不出話時,主刀位置上的吳向東卻把目光看向了助理。

“想什麼呢,注意集中精力,接下來我要切除壞死的小腸,你拉鉤的時候保持好力道,不要像剛纔那樣,出現手抖的情況,明白了嗎?”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麵對比自己還小上幾歲的吳向東,助理被教訓的連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他連忙道歉,畢竟剛纔的失誤太幼稚了,不是他這個層級該犯的錯誤。

“行了,先不說這些了,給我幾塊鹽水浸泡過的紗布塊隔絕腸管。”

此時吳向東將拽出體外的腸管擺在術野中,而一旁的助理連忙將紗布塊塞進了腹腔,保護周圍臟器不受到壞死腸管的汙染。

吳向東再次確認需要切除的小腸長度,隨後說道:“準備分離腸繫膜。”

“剪刀。”

說罷,一把金屬彎剪遞到了吳向東的手上,他順著腸繫膜冇有血管分佈的組織開始下剪。

一上一下,動作細緻,輕柔,在避免腸管受損的同時吳向東隻用了很短的時間,就將其分離出來。

“血管鉗。”

“你負責鉗夾腸繫膜上的血管,注意出血。”

吳向東要來血管鉗,遞給助理一把,讓他協助操作。

隨後經過結紮、縫合,在確保腸繫膜冇有出血的情況下,吳向東將壞死的小腸分離出來。

看著烏黑的腸管,此時已經徹底失去功能,而不斷散發的腐臭味更是直接衝上了眾人的天靈蓋。

那氣味兒簡直是絕了,嗆得他們眼睛直流淚,估計在場眾人以後下館子都不會再點有關腸啊、肚啊之類的鹵味了。

但吳向東麵色如常,目光如炬,彷彿不受任何影響,依舊在全神貫注的在進行操作。

眾人見狀,臉色微紅,他們連忙穩住心神,繼續協助吳向東操作。

“腸鉗、直血管鉗,鉗夾兩端的腸管,準備進行壞死小腸的切除。”

“尖刀準備。”

“收到。”

操作檯上的器械護士,將預留好的11號刀片安在3號小刀柄上,給吳向東遞了上去。

“好。”

吳向東調整了一下手術刀的位置,將刀尖對準夾閉的直血管鉗下方,因為接下來的小腸切除,必須一次性切除,不能斷斷續續,要不然會對後續的腸腸吻合帶來麻煩。

手術刀在無影燈的照射下顯得格外耀眼,尖銳鋒利的刀尖此時散發著寒芒,讓在場眾人神情緊張,一動不動,生怕分毫的聲響影響到吳向東的操作。

整個手術間此時寂靜無聲,落針可聞,甚至有些人因為緊張就連喉結都在上下浮動,不停地咽口水。

這時,原本站在原地猶如鬆柏一般的吳向東忽然動了。

他手持刀柄,手腕用力,尖刀順著腸管一段斜形向下切入。

質軟的腸管被乾淨利落的一分為二,看著表麵光滑的切跡,眾人無比讚歎吳向東對力道的把控。

“這一刀選的位置恰到好處,成功的避開了密集的血管,刀緣規整,也能為後期縫合省出一大部分時間。”

“不但如此,吳大夫兩端的切口幾乎一樣,如果吻合的話,能大大降低腸瘺的風險。”

在眾人的驚歎聲中,吳向東已經將壞死的腸管移除,放在了一旁的治療盤中。

“找個袋子,把它裝到裡麵,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等一會有個人負責拿出去,給家屬看一下。”

吳向東這麼做除了規避風險,也是為了讓家屬放心,畢竟隻有讓對方看清楚孩子腸扭轉的情況,才能明白自己在做什麼,UU看書 .kansh.com也可以更加獲得對方的信任。

“好。”

一旁的巡迴護士連忙找了一個組織標本袋,用鉗子將它夾到了袋子裡。

而眾人在看到這段壞死的腸子後,也是很無奈的搖了搖頭,要不是家屬前期堅持保守治療,又怎麼能到非要切除腸子的地步。

隨後護士踩開電動踏板,手術間的門順勢打開,她拿著切除的標本快速的走了出去。

吳向東見狀,也開始進行最後的腸腸吻合術。

“碘伏消毒斷端切口,準備吻合。”

隨著消毒完畢,他操控著止血鉗,將兩端夾閉的腸管對在一起,這時眾人才發現,兩個切口竟拚接的嚴絲合縫,不留任何痕跡。

“還真是眼見為實,這樣的切口,實屬罕見。”

“對啊,吳大夫這一刀下去,直接連修整吻合端腸管的步驟都省去了,他光這一刀的功底就夠我學一輩子的了。”

彆看剛纔他們議論紛紛,真當吳向東將兩根腸管閉起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一時間整個手術室都安靜下來。

同時,在他們的腦海裡,對於吳向東的專業技術又有了更加深刻的認知。

然而就在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充分認識到吳向東的能力時,後者接下來展示的縫合技直接驚掉了在場所有人的下巴。

“持針器,5-0絲線,助手注意縫合絲線的牽引。”

吳向東左手無菌鑷,右手持針器,用小圓針帶著5-0的絲線在係膜側及對係膜側各做全層縫合1針作為支援線。

隨後打結、剪刀,再用單純連續縫合法進行腸管前壁的縫合。

最新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