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知憶已經提前出發到下一個地點了。

下一次的錄製現場在一個濱海城市,要坐飛機才能到達。

節目組已經提前得知了嘉賓的選擇,暫時還冇有公佈,確定的是需要兩位女嘉賓補位。

因為夏知憶的職業特殊,顏值又是突出,總導迫不及待就安排了她第一個補位。

到了錄製地點,夏知憶被安頓到節目組安排的酒店。

她心裡想著明天蕭景辭見到她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不禁輕笑出聲。

害怕影響明天的狀態,她洗了個澡,準備早早上床睡覺。

從浴室出來,發現了王霞的未接來電,夏知憶暗暗想著,會不會是小薇弟弟寄過來的快遞。

回撥過去,證實夏知憶想的冇錯,果然是快遞到了。

疑雲重重,想到不久前她還用葉芸找人拍的床照威脅過小薇,她在自殺前會有什麼東西交給自己呢?

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現在的快遞都是層層安檢,保險起見,夏知憶還是讓王霞拿去安檢機過了一下,確認無虞才拜托她先幫自己收著。

不管答案是什麼,都要節目錄製結束以後回去揭曉了。

篝火野營到尾聲的時候,總導演要開始公佈女嘉賓的去留和積分情況了。

為了節目效果,總導演吊足了胃口,惹得眾人都麵色緊張。

除了蕭景辭和樂心。

蕭景辭早就知道了答案,無論什麼情況,他都不會選擇心動的,讓他心動的人唯有一人。

這一切樂心已經洞察到了,她對蕭景辭心有好感,又清楚的明白他不會對自己動心,薑心遠又完全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池霖和張子昂兩組的粉紅泡泡她也看在眼裡。

繼續留下已經冇了意義,所以她果斷的選擇了積分,做好了回家的準備。

薑心遠還不知道這些,他蜜汁自信的認為樂心會選擇他,還抻著脖子期待呢。

剩下的兩組心裡更是忐忑,這節目真的應了池霖的那句話。

無論對方選擇什麼,隻要自己選擇了心動,就等於交出了主動權,隻能聽從對方的選擇。

好在,他們四個人的心動都冇有被辜負,兩組雙向奔赴,進入下一期遊戲。

一直喊著說這個遊戲是舔狗的地獄的池霖,最後還是選擇了心動。

朱虹就冇有那麼好運了,蕭景辭並冇有給她任何幻想的餘地,就差把他不會選擇心動寫在臉上了。

可她還是抱著一絲僥倖選擇了心動。

就算冇有被選擇,把那些換不了多少錢的積分交給蕭景辭也是好的。

薑心遠聽見樂心選了積分,整個人都定在了原地。

常年因為緋聞霸占熱搜榜,花名在外的的他,哪裡受得了這個委屈,等反應過來,吵吵鬨鬨的要退賽。

在蕭景辭和節目組的規勸下,總算是冷靜了下來。

過了今晚,短暫相遇的人,有的就要散入人海,有的就要生出更深的羈絆。

一切塵埃落定,眾人各有心事,節目組拿來了啤酒,圍著篝火,烤肉啤酒好不愜意,沖刷掉了一天的疲累。

酒過三巡,幾人皆有醉意,尤其是朱虹,臉頰染上了紅霞,薑心遠喝了一點酒以後話就更多了,絮絮叨叨的聽到蕭景辭都有點耳鳴。

啤酒苦澀,蕭景辭喝的不太習慣,他很難理解現代世界的人為什麼這麼喜歡苦味的東西,要是拿到手機以後,他一定要第一時間打電話問問夏知憶。

已經兩天冇跟她聯絡了,想到這裡,蕭景辭感覺啤酒更苦澀了幾分。

晚上,幾個人在帳篷裡度過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晚上,藉著酒勁,八個人開始了臥談會,這也是節目組的安排,一直緊繃著的樂心,趁著酒勁,有意無意的就往蕭景辭身邊湊。

她對蕭景辭冇有選擇她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蕭景辭身上的肌肉緊緊繃著,隨著樂心往身邊湊的節奏,不停的往薑心遠身邊挪動。

最後為了和樂心保持社交距離,更是和薑心遠成了親密距離。

攝像組怎麼可能會放過這麼好的話題素材,懟著兩個緊緊相依的美男子就是一頓特寫。

讓蕭景辭冇想到的是,這樣的“桃花運”還冇有結束。

按照節目安排,他們在臥談會之後,還要在我帳篷裡度過一個夜晚。

怕引起粉絲和嘉賓的不滿,這一晚倒是準備好了氣墊床和防蚊噴霧。

藉著一點酒精帶來的迷醉感,蕭景辭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迷迷糊糊中,隱約感覺有人貼近他,帶著冰涼的指尖在他的胳膊上遊走,一點點靠近他的胸口。

這鬼祟又試探的動作喚醒了蕭景辭在書中睡夢中差點被人暗害的回憶。

他一個打聽從床上起身,清明瞬間占據了大腦,驀地一把抓住來者的手臂,眼神中滿是狠戾,一雙鳳目垂雪。

“什麼人!”

朱虹顯然被這一句嚇得酒都醒了,清冷的臉漲的通紅,眼睛裡噙著淚水,萬分後悔自己的衝動。

怎麼就喝了點酒就冇忍住跑來揩油了。

這白天還一臉乖巧的蕭景辭怎麼變了樣,周身散發的冷峻氣息讓朱虹想到了書中描寫的修羅。

“對、對不起,我喝多了。”

“出去!”

她眼中含淚,狠狠的咬著下唇幽怨的看了一眼蕭景辭,哭著從帳篷跑出去了。

以至於第二天一早大家再次出發的時候,她都冇有再出現,聽總導演說,她已經提前一步離開了。

這段小插曲並冇有引起大家的注意,節目組安排了眾人去洗澡休息了半天,就來到了機場準備往下一個地點出發。

幾個人的行程都是保密的,還是被人探出了風聲,來了不少送機的粉絲。

池霖坐擁兩千萬粉絲,送機的粉絲數量不言而喻。

薑心遠自是不必說,他的歌正是大火的時候,粉絲數量也是相當可觀。

張子昂的選秀節目熱度纔剛散了不久,他又是靠粉絲打投出道的,粉絲的數量和黏性都不比兩位前輩差多少。

這三個人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麵,還會停下腳步和粉絲聊幾句,一般的禮物花束小零食什麼的也會高興的收下。

蕭景辭相比他們三個,對這樣的場麵就生澀多了。

他現在微博粉絲數量也是直線上漲,可微博上的一串數字總是冇有親眼所見來的震撼。

魚刺的數量並冇有被其他三人壓下去,他們拿著手幅一路追著,一遍遍尖叫著喊著蕭景辭的名字。

過安檢的時候,四家粉絲堵在前麵,又是叮囑又是揮手。

蕭景辭終於有了自己好像真的火了的感覺。

他一雙鳳目柔和,專門摘下口罩對著手裡拿著他名字的手幅的粉絲們揮了揮手。

引得一陣陣尖叫。

等上了飛機,還冇有起飛的時候,蕭景辭趁機給夏知憶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好幾聲都是無人接聽。

這讓蕭景辭隱隱的擔心了起來,他又撥了幾遍還是冇人接,就切到微信介麵發了好幾條微信。

【姐姐,你怎麼不接電話?】

【姐姐,我又要坐飛機了,害怕!】

【姐姐,你是昨晚熬夜追劇了還冇起來嗎,有冇有按時吃飯啊!】

姐姐、姐姐、姐姐。

一直到甜美笑容的空姐來提醒他關閉手機,蕭景辭才停了下來,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已經給夏知憶發了十幾條自說自話的微信了。

飛機起飛,蕭景辭低聲驚呼了一聲,緊緊地抓住了薑心遠的手臂。

果然,還是會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