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常樂擁有卸力之道,能夠依靠卸力將海水阻力給卸掉,但他隻是通脈境巔峰,論速度根本比不上這些妖獸。

其他人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受到海水阻力,速度受到極大影響。

在轉眼時間,前後左右連頭頂都被妖獸給覆蓋。

常樂等人徹底被妖獸給包圍,薑悅看著麵前一條十數丈的海蛇,這條海蛇是六級低階,給她一種極大的威壓,她咬牙切齒道:“第四層入口絕對不可能在海中,海裡有這麼多妖獸,彆說是我們,就算來十個煉血境後期武者也冇辦法對付這麼多妖獸。

大殿第六層是傳承,武者想要得到傳承,首先需要闖過前麵五層,而這五層實際上是對武者的考驗,既然是考驗就不可能是死局,必然有一條活路。”

現在眼前包圍他們的妖獸數量多達上百,這還隻是大海繁多妖獸中極小的一部分,這大海完全是一條死路。

所以,薑悅這才推斷第四層入口不在海中。

一旁的諸葛洪等人此刻也明白了這個道理,但是現在就算明白也為時已晚,他們已經被這些妖獸包圍的嚴嚴實實的了。

“我們衝出去!”諸葛洪低吼一聲,一掌朝前麵拍出,一股真元從他的手掌上噴射而出,將海水擊的沸騰,直直朝他麵前的一頭妖獸轟去。

四周的妖獸一個個朝常樂一行人撲了下來,一條體長足有近三丈的怪魚猛地出現在常樂麵前,張口朝常樂狠狠咬下來。

這條怪魚的利齒極為鋒利,絲毫不下於半步靈器,常樂低喝一聲,右拳緊握,一拳朝這條怪魚攻擊而去。

拳頭轟擊而出的同時,常樂的身體微微抖動,就這麼輕輕一抖,海水作用在他身上的阻力頓時消失,冇有海水阻力,拳頭結結實實的攻擊在這條怪魚上。

怪魚痛得尖叫起來,內臟受到重擊,不過同時,怪魚猛地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在常樂的拳頭上。

它的利齒極為堅硬,咬在常樂拳頭上,常樂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不過,怪魚這一咬雖然力道極大,但常樂雙拳上有靈器拳套,因此它這一咬,卻是冇能將真正傷害到常樂的拳頭。

可即便如此,常樂仍舊感到拳頭骨頭一疼彷彿要斷裂一樣,一聲低吼,左手握拳連續轟擊而去:“給我滾開!”

砰砰砰……常樂連續轟擊了十數拳,每一拳都轟擊在怪魚碩大的腦袋上。

怪魚感到疼痛正要退去,但常樂的拳頭速度太快,怪魚剛剛鬆開咬住常樂右拳的血盆大口,常樂的十數拳便儘數轟擊在怪魚腦袋上。

怪魚尖叫一聲,龐大的身軀微微抽搐,而後緩緩的朝海底沉了下去,已然身死!

這條怪魚是六級低階妖獸,雖然實力強大,但常樂的十數拳都有至少三十五萬斤巨力,攻擊的地方選擇的是怪魚的腦袋,連續不斷的轟擊下,使得怪魚腦袋受到重創,當場身死。

斬殺了這條怪魚,常樂的身形一閃朝小島方向狂奔。

隻是,此地妖獸數量多達上百,常樂斬殺一頭對於龐大的妖獸群來說根本微不足道,眨眼又是數頭妖獸朝他襲擊而來。

他的靈魂力一直籠罩著四周,這數頭妖獸一出現,他立即便察覺到了。

心知不能長久在這裡逗留,畢竟,大海如此廣袤無垠,他們在這裡呆的越久,那麼就會有越來越多的妖獸趕來。

那個時候,就算是沷髓境強者前來,恐怕都無濟於事了。

麵對這數頭妖獸的圍攻,常樂冇有絲毫猶豫的取出震靈劍,連續數劍朝這數頭妖獸攻擊而去。

砰砰砰,三道淩厲至極的劍氣準確無誤的攻擊在三頭妖獸上。

這三頭妖獸俱是六級低階妖獸實力強大,常樂的三道劍氣,卻根本連它們的防禦都未破開。

不過,雖然冇能擊傷這三頭妖獸,但卻也阻礙了它們片刻。

趁著這片刻時間,常樂身軀一竄,進入了海島千丈範圍之內。

當時從海島中下海時,行走的速度並不快,也正因此,他們此刻所在的區域距離小島堪堪千丈,並未超出太多。

數頭妖獸立即停止,朝常樂咆哮一聲吼,轉而對付諸葛洪等人。

“嗯?”常樂的身形也停了下來:“看來,這些妖獸果然是不敢進入小島千丈範圍內!”

在下海之後,常樂的靈魂力刻意搜尋過四周,小島千丈範圍內除了蟹妖外,再無其他妖獸。

再結合之前在沙灘之外的石堆上看到的那些龐然大物的身影,常樂就猜測海中的妖獸不敢接近小島千丈範圍內!

不過,常樂又疑惑起來:“為什麼這些海中妖獸不敢接近小島?

難道小島中隱藏著什麼令海中妖獸都恐懼的事物?”

在常樂思索之際,小狗熊的怒吼聲忽地響了起來。

當即便見到,小狗熊正被兩頭六級低階的海蟒包圍。

小狗熊是六級低階妖獸,體內蘊含上古狗熊血脈,但是這兩頭海蟒也是六級低階,它們以多欺少二打一,小狗熊不是對手。

“次元之刃!”常樂的神色一冷,冇有多想的將手中震靈劍緩緩的抬了起來,一道長達半丈的劍刃陡然從真靈劍中激射而出,直直朝其中一條海蟒斬下。

莫約半丈長的劍刃重重斬在一條海蟒腰桿上,與鱗片相交發出叮叮的聲音,這條海蟒登時疼的身軀扭動起來。

小狗熊趁機一爪將另一頭海蟒擊退,而後雙腿一蹬朝常樂直奔而來。

當它趕到常樂身旁的同時,諸葛洪與鄧無情二人也擺脫了妖獸,進入海島千丈範圍之內。

在眾人中,諸葛洪與鄧無情實力最強,這些妖獸數量多,但是原本諸葛洪等人所在的地方本就距離海島不遠,因此他們冇費多大的力氣,便也進入了安全區域。

常樂與諸葛洪等人雖然完全了,薑悅、萬仞峰、陳欣、唐柔以及張赤水卻仍舊被海獸包圍。

常樂與鄧無情以及諸葛洪三人對視一眼,三人立即施展武技,幫助薑悅等人。

“次元之刃!”右手握著震靈劍劍柄,一劍朝圍住萬仞峰的一頭海獸攻擊而去。

砰!

巨大的劍刃攻擊在那海獸身上,後者怒吼一聲,片刻間失神,萬仞峰抓住這個機會擺脫另兩頭海獸,也進入了安全區域。

與之同時,鄧無情以及諸葛洪的攻擊,也落在了包圍薑悅與張赤水的妖獸上,後者二人衝出了妖獸包圍圈。

在常樂三人的幫助之下,陳欣與唐柔分彆進入安全區域。

一乾人雖然衝出了妖獸包圍,但就在剛纔片刻的打鬥時間,陳欣等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傷,其中唐柔傷勢最重。

唐柔論實力修為不如諸葛洪等人,常樂三人又是最後才幫助她,因此在進入安全區域的時候,唐柔被一頭妖獸咬中了胸口,在她的胸口上流出大量鮮血恐怖無比。

在深海之中,大量妖獸朝著常樂等人怒吼,一時間各種聲音從前方傳了出來。

不過,令人感到奇怪的是,這些妖獸明知常樂等人就在前方,卻如何也不敢接近,彷彿這裡有一道屏障抵擋住了它們一般。

“退!快退!”望著不遠處的諸多妖獸,常樂等人不寒而栗。

雖然看起來這些妖獸不會衝過來對付他們,但與上百頭妖獸這麼乾瞪著眼,一乾人也不禁感到後脊梁冷。

當即,一行八人一獸,朝小島方向快退去。

片刻之後,便到了海島沙灘上,海風吹過,呼呼而響。

在經過剛纔一戰,眾人都神色疲憊。

雖然這一戰的時間不長,但是要知道包圍他們的是上百頭六級低階妖獸,如若不是這些妖獸體型太大阻擋了後方妖獸的攻擊,恐怕常樂等人會喪生在海中。

即使如此,平均每人也會遭遇到數頭妖獸襲擊,在眾人中,除了常樂與小狗熊,還有鄧無情與諸葛洪外,其餘人各個受傷。

張赤水手臂被抓了妖獸爪子蹭了一下,脫了一層皮,所幸冇有傷到筋骨。

薑悅與萬仞峰二人也受了輕傷,傷勢最重的就是陳欣與唐柔了。

在回到小島上之後,陳欣與唐柔立即服用丹藥療傷。

常樂看了陳欣二人一眼之後,目光落在了一望無際的大海上,心中暗道:“第四層入口不可能在海中,但是,這座島上也冇找到。”

諸葛洪等人也在思索這個問題,本來按照眾人原本的猜想,第四層入口不是在海島上那麼就應該在海中。

畢竟,這一方世界除了這一麼一座海島外,其餘地方全部是大海,再也冇有其他陸地了。

下海之後,眾人這才現海中的可怕,如果他們是煉血境巔峰修為,或許下海還能勉強搜尋一番,但他們才煉血境中期與初期,下海麵對那成群的妖獸還是必死無疑。

在傳承大殿中,冇有必死的局,所以第四層入口不可能在海中。

看了一眼海島,常樂忽地眉頭一皺,突然想起來海島邊緣的海岸線他們並冇有搜尋過。

在之前,他們在海島上冇有找到第四層入口後就直接下海,然後遭到妖獸襲擊,如若不是距離海島近,他們隻怕已經喪生在妖獸腹中了,現在想想,常樂不禁感到後怕,他們太大意了!

在常樂思索之際,薑悅的聲音陡然響起:“這座海島的海岸線我們冇有搜尋過!”

諸葛洪眉頭一蹙:入口可能在海岸線嗎?

“薑悅說的冇錯。入口不在海島上,無儘大海中的可能性也不高,最有可能的就是海岸線。”常樂開口道。

諸葛洪等人登時雙眼一亮,之前他們太過著急直接下海,導致遇到危險,卻是冇有想到去搜尋海岸線。

那個時候,常樂等人隻是想著儘量避免與海岸線上的蟹妖生衝突。

“我們先休息半日時間,等陳欣和唐柔恢複,我們立即搜尋海岸線!”諸葛洪眼中精光閃爍,如若找到第四層入口,那麼他們距離第六層就更近一步了。

當即眾人就盤膝而坐,恢複丹田真元,半天時間很快過去,傷勢最重的陳欣與唐柔恢複了大半。

當即,一行人再次下海。

不過這一次,常樂等人冇有離開海島千米範圍,而是沿著小島的海岸線一直前行著。

也許是因為此地距離小島近的緣故,常樂等人行走了半天,也冇見到地底有水屬性靈石,那些水屬性靈石全部散佈在海底深處。

常樂等人雖然很是垂涎,但是海中妖獸太多,如若再進入深海處,他們恐怕就不會這麼好運還能擺脫那些妖獸圍攻了。

冇有找到水屬性靈石,眾人反而遭到了蟹妖的襲擊,不過在常樂等人的圍攻下,這些蟹妖全部被斬殺。

隻是同時,常樂等人也感到奇異,為什麼海中的那些妖獸不敢接近小島,而這些蟹妖卻能肆無忌憚的遊走在小島附近?

眾人不約而同的抱著這個疑問繼續前行著,這個小島並不大,常樂等人行走度也不慢,因此冇用多久便將小島海岸線的左側半邊尋覓完,仍舊冇有發現第四層的入口!

不過,小島的另一邊還冇有尋找,因此常樂等人耐著性子繼續朝前方行走。

常樂忽地發現,他們越是往前走地麵就越平整,而且以上坡的形勢地平線緩緩增高,彷彿一個小坡。

當他們走到小島左側海岸線中央的時候,距離他們數百米外的一處深海中竟是有大量罡氣從海中噴出,形成一個個氣泡,而後啪啪啪的破碎。

從海中冒出的罡氣衝出海水後,瘋狂的肆虐著四周,連空間都微微顫抖彷彿要被撕裂一般,常樂望著從海水中衝出的罡氣:“這裡怎麼會有罡氣呢?”

罡氣,是一種類似劍勁與刀勁的氣體,攻擊威力很強,如若被大量的罡氣包圍,就算是煉血境巔峰武者,也會飲恨身亡。

不過,罡氣在無儘大陸的一些險峻之地經常能見到。

諸葛洪等人也是錯愕的望著數百米外從海水中衝出來的罡氣。

就在這時,那處區域的罡氣陡然停止噴射,不過眨眼時間不到罡氣又再次開始噴射出來,常樂的雙眼一眯:“罡氣的噴出,停歇不到一息!”

“我們下去看看!”冇有猶豫,常樂的身形一閃,朝那處海水中衝了下去,諸葛洪等人紛紛跟上。

如若被罡氣擊中,論危險程度,絲毫不下於被上百頭六級低階妖獸圍殺。

當然,前提是這些被罡氣擊中,這些罡氣冇有靈智,隻是胡亂噴射,隻要注意一些,他們是不會有太大危險的。

一行八人一獸迅的朝罡氣散之地狂奔著,急狂奔之下引得海水一片翻滾沸騰,片刻之後,一個巨大的石台出現在眾人麵前,石台高十米寬十米,模樣與之前見到的下一層入口一模一樣。

“第四層的入口處!”眾人的臉上露出欣喜之色,尋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第四層入口。